人類隨著年歲漸長,身體機能和記憶力難免會逐漸衰退,這時對子女而言,如何照顧好年邁的父母,便成為頗具挑戰性的任務,電影《爸爸可否不要老》(The Father)將此一題材給予十分扎實的刻劃,且在敘事上亦有著不俗水準,加上奧斯卡影帝、影后級演員的出色詮釋,讓本片成為品質很高的劇情片。

電影簡介

男女主角安東尼與安是住在英國倫敦的一對父女,安東尼如今已年過八十,除了身體老化之外,記憶力衰退的問題也日趨明顯,而且他老是與看護鬧翻,這讓安十分苦惱、無力。安東尼的未來也在這樣的處境下,變得充滿不確定性,有可能剛好跟往後新聘請的看護比較投緣,也有可能最終只能被送到安老院。

「戲」說新語 

剛開場就扎實體現男主角處境

電影的首場戲,便以安回到家中探視爸爸安東尼的戲碼,作為故事的開端,表面上這是一場平凡的家庭生活橋段,但從兩人的言辭間,便能讓人深刻感受到,年邁的安東尼如今所面臨的嚴重問題。跟看護的相處,便是其中一項難題,本片此時雖然僅透過角色間的對話來詮釋此內容,但台詞的設計及兩位演員的演出,都讓人十分有感,足以讓人輕易想像安東尼此前與看護間的種種不愉快。

另一個面向在於記憶力的衰退,《爸爸可否不要老》對此的呈現方式十分的簡潔高效,透過安東尼找不到手錶這項劇情元素,給予扎實的刻劃。此類內容的安排,能夠緊扣安東尼與看護之間的矛盾,讓人感受到很多事情其實事出有因,保證劇情的緊緻感;同時,這類情節本身也相當寫實,不需特別用較浮誇的方式來詮釋,便能有合理的戲劇效果,能做到發揚生活中的常見事務,來營造可看性。

這些面向的塑造,都能使觀眾對安東尼令女兒感到無奈的情況,以及安渴望盡力卻又無能無力的無力感,得到十分具體的展現,也能夠讓人在剛開場不久,便對本片的重要故事面向有充份的理解。電影的其它安排,也有助於進一步襯托安東尼較為年邁的角色定位,如家中的傢俬、陳設較不以現代感取勝,而是更貼近古典美,諸多配樂或背景歌曲,同樣採取古典風格,讓作為陪襯的元素,也能更恰當地融入故事類型。

敘事手法有助創造懸念

往後隨著女婿一角登場,《爸爸可否不要老》在敘事技巧的出彩之處,便進一步得到顯現。電影在故事情境上,做了一定的鋪陳,這也成功讓女婿的登場,一開始給人較為明顯的意外感,與安東尼記憶衰退的處境良好地契合。同時,隨著岳婿之間的對手戲逐漸深入,觀眾們也能逐漸感受到事有蹊蹺,部份 劇情元素似乎與此前的鋪陳有所矛盾。

這樣的安排,能夠為聚焦在親子關係的故事增添一定程度的懸疑感,讓人好奇究竟哪種情境才是真實的。同時,這種部份劇情相互矛盾的安排,也能有力地貼近安東尼記性不佳的角色面向,讓記憶力衰退的層面,不再僅止於很容易找不到物品,而是涉及到更廣的層面,使片中跟記性有關的劇情變得更有看點。

這樣刻意相互矛盾的情境,還不止一次,就在岳婿之間的對手戲剛結束不久,電影又透過女兒一角的再度現身,為安東尼的記性問題,增添更深入的一筆。這回《爸爸可否不要老》詮釋的方式比之前的劇情矛盾更為大膽,足以深化觀眾對安東尼記憶衰退的認識。而且兩段戲碼幾乎毫不間斷地接連登場,足以讓人深刻認識到,這是一部敘事上充滿障眼法的作品,讓人對電影的特色有明確的認識。

女婿一角的登場,自然也意味著本片對於家人關係的塑造,不會僅止於父女層面。電影也有效運用了女婿的角色作用,有的屬於偏向娛樂面向的戲碼,如安東尼尋找手錶這項情節,就在此時再度得到有戲劇效果的詮釋,儘管此一情節已經出現過,但實際內容仍有一定的新鮮感,不會因情節有所重複而讓人感到厭煩。

同時,安與丈夫之間的對手戲,亦能進一步營造角色之間的觀點衝突。這類內容有助於刻劃,人們對於如何安排身心狀況大不如前的長者,可能會有嚴重的分歧,讓這項很現實的議題,得以透過較直白的方式來加以呈現,不再遮遮掩掩,有助於體現電影的寫實感。

老頑童的面向 亦得到趣味刻劃

本片對於老年人的角色刻劃,也不僅止於能力弱化這類的層面,也包含較有陽光色彩的元素,如有時會變得較有童心,展現老頑童的一面。這類面向,在一位新看護登場時,便得到較有趣味性的體現。安東尼與新看護間的對手戲,有著良好的火花,成功使電影的風格一度變得較為活潑。電影也不忘對安東尼這回與新看護互動良好的原因,給予有說服力的闡述,讓角色關係的塑造,不會顯得太理所當然。

而對於安東尼與新看護的相處,《爸爸可否不要老》也再度活用此前曾出現的,兩段劇情互有矛盾的敘事手法,這類手法如今除了體現男主角的記性問題外,還成了營造對比效果的有效工具。電影在後半段安排了兩場安東尼與看護相處的戲碼,一場有較明顯的正面色彩,讓人相信新看護有可能讓一切逐漸走向正軌;一場則彰顯令人擔憂的氛圍,男主角的不幸處境又再度被突顯出來。究竟何者才是真實,則成為攸關故事最終走向的關鍵。

本片並未賣關子太久,且在安東尼的處境變化上,並未透過較為直白的方式來呈現,而是保留一定的模糊空間,但最終的結果呈現出來時,不會讓人感到突兀,在敘事手法上能夠體現導演Florian Zeller的功力。

往後安東尼的個人情感爆發,則有力地體現安東尼霍普金斯(Anthony Hopkins)的精湛實力。儘管電影並未明確交代他的人生如何走向終點,但動容的情感塑造,仍足以成為電影的精彩句點。

《爸爸可否不要老》是劇情片風格鮮明的作品,片中並未刻意安排任何容易吸引觀眾眼球的元素,就連讓人發笑的情節,也並未刻意渲染喜劇元素。但故事的刻劃稱得上十分細緻,敘事手法更頗有亮點,演員的表現亦能讓電影的質感提升,能夠獲得奧斯卡六項大獎提名,可謂實至名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