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起我的前夫劉君(曾用名劉軍),他生前迫害法輪功而造下的罪業,他臨終前的懺悔,仍然是歷歷在目,發人深省……

我和劉君原是結髮夫妻,他是河北省淶水縣永陽鎮黨委副書記,我在鎮司法所工作。 1996年初,我開始修煉法輪功,一個月內,胃病、神經衰弱、尿毒症等疾病都好了,體重由70多斤增加到105斤。

「榮譽證書」成迫害鐵證

1999 年7月邪黨迫害法輪功後,劉君常常對我大打出手,我的臉上、身上總是青一塊紫一塊的。

2001年3月,我因煉法輪功遭非法關押,劉君馬上和我離婚,與別人結婚。不久他得了腦血栓,留下後遺症,走路一瘸一瘸的。2014 年初,劉君第二次離婚。

2015年7月,劉君再次嚴重腦出血,出血量超過腦中樞線。在淶水縣醫院,醫生在他頭上鑿了個洞,把瘀血抽了出來。醫生說他或許還能活一年半載,或者成為植物人。

我兒子找到我,讓我照顧他父親。我在照顧劉君期間,偶然發現一張中共河北省淶水縣委員會給劉君頒發的「榮譽證書」,內容是他在2000年度「解決和處理法輪功問題工作」中成績「顯著」,2001年3月被評為「先進個人」。

劉君得到「榮譽證書」的時間,正是劉君往死裏打我、逼我放棄法輪大法修煉、和我離婚的時候。在他的影響下,原永陽鎮派出所長也和修煉法輪功的妻子離了婚。這張「榮譽證書」等於給劉君下了一份「死刑判決書」,也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鐵證。

劉君的懺悔:這都是報應

2015年7月,劉君再次嚴重腦出血,徹底癱瘓在床了。他總是自言自語地說:「共產黨騙了我,我上了共產黨的當了。」

他不斷地抽搐,身體逐漸萎縮,一隻手像麵條一樣軟,不能拿東西,另一隻手嚴重收縮,攥成拳頭,再也伸不直了。

他非常後悔地說:「我這都是報應啊!我罵過李老師、罵過大法,燒過大法書、毀壞過李老師的法像、講法錄音帶、錄像帶。我還往死裏打你。」後來劉君抽得越來越頻繁。他總是說:「你別離開我、你別離開我,我好像隨時要死去。」我安慰他說:「我不離開你,你會好起來的。」

隨著劉君身體的惡化,他的神志時而清醒、時而糊塗,身體瘦得像個木乃伊。他一陣陣淒慘地叫喊:「哎喲!他們把我捆起來打我,我好疼啊!你快拉開他們哪!快,救救我呀!」我說:「誰打你呀?」他說:「兩個穿著黑衣裳的人,拿著棍子打我呢!」

2017 年9 月的一天早上,我把癱瘓在床的劉君扶起來,瞬間他眼睛一閉,乾枯黃灰的臉像帷幕一樣唰地落下來。這個曾為邪黨賣命、背著一身罪業的人走了,逝年65歲。

唯一慶幸的是,劉君生前懺悔了,他退了黨,發表了「嚴正聲明」向大法認錯,並用真名控告迫害元兇江澤民,給他消去了很大罪業。死後,他的身體很綿軟,不像生前那樣僵硬。

當我看到那些迫害法輪功的人將面臨的悲慘下場時,慈悲心促使我把劉君的經歷寫出來,希望能使人們從中吸取教訓,早日醒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