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在1950-1960 年代進行了許多核試驗。令人驚訝的是,今天的美國蜂蜜中仍然可以檢測到放射性物質殘留物。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美國和其它國家,包括前蘇聯和中國,進行了數百次地上核試驗。這些核彈向大氣中噴射了一種化學元素,稱為放射性銫。這是銫(Cs)元素的一種放射性同位素。然後,風將其散布在世界各地,然後以生態系統和農業的健康微小顆粒的形式從天空掉落。根據不同地區的季風和降雨模式,這些放射性物質分布不一定均勻。例如最近的一項研究報告說,美國東海岸的放射性污染遠遠超過其它地區。

該研究始於一項簡單的春假作業:位於弗吉尼亞州威廉斯堡(Williamsburg)的威廉與瑪麗學院的地質學家詹姆斯‧ 卡斯特(James Kaste)要求他的學生從春假地點帶回來一些當地食物進行放射性銫測試。

一名學生從北卡羅來納州的羅利(Raleigh)帶了蜂蜜回來。令卡斯特驚訝的是,它所含的放射性銫比其餘樣品高100倍。

杜克大學土壤科學家丹尼爾‧ 里希特(Daniel Richter)在一份聲明中說:「這的確令人難以置信。」他說,這項研究表明,核彈測試後果「仍然存在,並且偽裝成主要營養物質」。

放射性銫可溶於水,植物會誤認為它是鉀,而鉀是具有相似化學性質的一種對植物非常重要的營養成分。

為了了解植物是否繼續吸收這種核污染物,卡斯特和他的團隊從美國東部地區蒐集了122 份當地生產的未加工蜂蜜樣品,並對它們進行了放射性銫測試。結果顯示68 個樣品中的放射性銫含量超過每公斤0.03 貝克勒爾,相當於每湯匙約有870,000 銫原子。佛羅里達州的一個樣品放射性水平最高,為每公斤19.1 貝克勒爾。

這項出乎意料的結果意味著,即使距今五十多年而且距離最近的核試驗場數千英里之遠,放射性殘留物仍在動植物之間循環。

不過這種水平的放射性元素不應被認為是危險的。美國食品與藥物監督管理局(FDA)在同一份聲明中說,新研究中報導的放射性銫水平「遠遠低於」每公斤1,200貝克勒爾:這是任何食品安全問題的臨界值。

「我不是要告訴人們他們不應該吃蜂蜜。我給孩子們吃蜂蜜。」卡斯特在另一份聲明中說,「現在我比開始這個項目時吃的蜂蜜更多。」

但是,放射性銫會隨時間而衰減。因此,過去的蜂蜜中可能含有更多的殘留物。

卡斯特的團隊仔細研究了美國牛奶中的銫測試紀錄,出於放射性污染的考慮對其進行了監控,並分析了存檔的植物樣本。他們發現,自1960 年代以來,銫的含量已急劇下降。

他在上述聲明中說:「我們今天看到的只是輻射在1960 年代和1970 年代期間的一小部分。」「而且我們不能確定銫137 是否與蜂群崩潰有關。」

馬薩諸塞大學生物地球化學家賈斯汀‧理查森(Justin Richardson)在前一份聲明中說,新發現提出了銫在過去半個世紀中如何影響蜜蜂的問題。

核污染物四處傳播 影響生態系統和農業的健康

「它們正被殺蟲劑殺死,但還有其它鮮為人知的毒性影響,例如放射性物質,會影響其生存。」聲明說。因此,即使這項新研究並不影響今天食用蜂蜜,但了解核污染物如何四處傳播對於評估我們的生態系統和農業的健康仍然至關重要,猶他大學的地理學家圖爾‧ 瑟琳(Thure Cerling)表示,「我們需要注意這些事情。」

這項新研究發表於2021 年3 月29 日的《自然通訊》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