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復旦大學副教授劉宇光在一次講座中表示,中共清楚孔子學院是失敗的大外宣工具,因此中共選中佛教作為對外拓展影響力的工具,雖然中共為部份佛教提供生存空間,但實際上卻是「我讓你活著,你要為我服務」的思維。

4月1日,台灣國立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舉辦「中國的佛教公共外交」講座,由上海復旦大學哲學學院副教授劉宇光主講。

據中央社報道,研究大陸佛教的劉宇光表示,中國大陸自稱「佛教大國」,積極發展「佛教新祖國」的概念,除對內進行宣傳,也將內宣的基礎化為經營「公共外交」的工具。

劉宇光說,中國大陸會利用境內佛教信徒總數多過東南亞國家等說法,將自詡的「佛教大國」的稱謂合理化。另外,由於佛教在起源國印度的發展已式微,而大陸境內擁有漢傳佛教、藏傳佛教及上座部佛教等傳統大型佛教,中共利用這點,開始宣揚大陸是「佛教新祖國」。

他認為,中共上述說法主要是用來對內宣傳,增強「佛教是中國人的宗教」的意識並與民族主義掛鉤。然而,中共雖然為部份佛教提供生存空間,但實際上卻是「我讓你活著,你要為我服務」的思維。

劉宇光提到,中共面對宗教時,第一思考的是「顛覆、分裂及宗教恐怖主義等國家安全問題」,然而中共也沒有放棄將佛教轉化成經營對外關係、進行公共外交的工具。

他表示,中共清楚孔子學院是失敗的大外宣工具,因為「說到底是中國的東西」。因此,中共在眾多宗教裏選中佛教作為對外拓展影響力的工具,除了因為中國大陸內部有傳統佛教、較能掌控外,還有佛教信徒具跨國性,可以補足孔子學院跨國性不足等問題。

劉宇光以位於海南島的「南海佛學院」為例,指中共在此開設宗教教育機構,目的不是培養國內宗教人才,而是吸納柬埔寨、老撾(老撾)等東南亞國家的僧侶,藉此培養跟東南亞國家的宗教關係,並利用東南亞國家中宗教對政界的影響力進行遊說並促進雙邊關係。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表示,早期中共的意識形態教育,作為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最早的原則,中共把佛教解釋成為麻醉人民的鴉片,是把它作為毒品來對待的,但是後來它發現宗教可以利用了,所以它把宗教作為它統治工具的延伸。


示意圖,圖為2005年4月5日慕名而來的海外武術迷在少林寺門外合影留念。(Cancan Chu/Getty Images)
示意圖,圖為2005年4月5日慕名而來的海外武術迷在少林寺門外合影留念。(Cancan Chu/Getty Images)

中共推行「宗教中國化」 宗教成統治工具

2018年8月27日,河南省登封市嵩山少林寺首次舉行升紅旗儀式,這是一千五百多年來該寺院首次的升旗儀式。當天上午7時,方丈釋永信攜少林寺全體僧眾在寺門前進行升紅旗儀式。現場圖片顯示,幾名和尚扛著紅旗走正步,看上去不倫不類,讓人啼笑皆非。

河南省登封市統戰部長、中共佛教協會副會長、河南省佛教協會會長等官員參加了這次升旗儀式。據陸媒報道,此前的7月31日,在中共全國性宗教團體聯席會議第六次會議上,曾下發一份《關於在宗教活動場所升掛國旗的倡議》。隨後,少林寺立即組織僧人們深入「學習」,少林寺方丈釋永信決定「要率先在嵩山少林寺行動起來」。

與中共佛教協會前會長釋學誠被舉報性侵、鉅額資金去向不明案一樣,中共佛教協會副會長釋永信此前亦被舉報其經濟和個人私生活方面有問題。外界認為,在深陷醜聞漩渦之後,釋永信令少林寺升旗意在向中共表忠心。

就在上個月(3月18日),中共當局召開全國性宗教團體聯席會議,會議主題是學習新修訂的《中國共產黨統一戰線工作條例》(下稱《條例》),除中共統戰部副部長、國家宗教事務局局長王作安講話之外,佛教、道教、伊斯蘭教、天主教、基督教五大宗教團體的負責人均表態要「把思想和行動統一到黨中央決策部署上來」及所謂「宗教中國化」。

會議要求,將《條例》作為一項「重要的政治任務來抓」,「要加大對宗教界人士和廣大信教群眾的宣傳和引導。」

中共宗教官員:共產黨要消滅地球上所有宗教和信仰

前中國建設部高級結構工程師何立志此前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披露,他曾經親眼看過一段影片,內容是時任中共國家宗教事務管理局局長的葉小文對中央機關和國務院各大部委黨委書記舉辦的一次講座。錄像長達3、4個小時,期間葉小文談到了中共統戰宗教的終極目的以及為達到這一目的進行的步驟。

在這次「專題講座」中,葉小文稱,共產主義社會理想是要「消滅貧富差別和階級社會」,但是比實現這個目標更重要、更艱鉅的任務是,共產黨最終要在地球上消滅所有的宗教,消滅人對神的信仰。葉小文稱,即使實現了共產主義,也沒有達到最終目標,因為人在自然界面前是渺小的,人沒有能力去對付各種自然災害,所以自然會想到神,會祈求神的庇護。所以實現了共產主義也沒有達到最終目標,最終目標是要消滅人對神的信仰。

對於中共為何在《憲法》中規定宗教信仰自由?葉小文在會上解釋稱,因為大部份信教群眾都分佈在少數民族地區,如果一開始就不讓他們信教了,那就會帶來相應的民族問題。這些少數民族可能就要擺脫中共的統治了。

葉小文提到中共消滅宗教和信仰的三個手段:一、把那個少數民族的宗教首領,比如西藏的喇嘛也好,班禪也好,請到北京來給你高官做,讓你享受生活,給你最優厚的待遇,讓你忘掉甚麼信教。

第二個手段是,對於不服從的這些宗教領袖或門派掌門,就是那些不聽中共的人,進行嚴厲打擊,投到監獄裏,不能給他生存空間。

第三個手段,就是在廣大的信教地區,大力加強無神論的教育,讓年輕人、讓新一代人不再相信他們的父輩。這樣,這些地區隨著時間的推移,那些老的信教人慢慢不存在了。把這個信教的人數控制到最低、逐漸減少,最終達到這個宗教不再存在。


被稱為「少林CEO」、「政治和尚」的釋永信曾被少林寺弟子舉報擁有雙重戶籍、包養數名情婦、與尼僧釋延潔有私生子。圖為2013年少林寺方丈釋永信參加中共人大會議。(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被稱為「少林CEO」、「政治和尚」的釋永信曾被少林寺弟子舉報擁有雙重戶籍、包養數名情婦、與尼僧釋延潔有私生子。圖為2013年少林寺方丈釋永信參加中共人大會議。(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九評共產黨》一書中介紹說,從中共1949年竊據政權開始,就傾國家之力開始了對中國民族文化的破壞。在中共開始改革開放以後,重修了很多寺院、道觀和教堂,也在國內搞廟會,在海外搞文化節。這是中共對殘存的傳統文化的最後一次破壞與利用。修復門面、毀去內涵,這也是中共迷惑世人的策略。

書中表示,中國所謂的「宗教自由」是一種偽自由,它有一個前提,就是堅持共產黨的領導。偽宗教自由讓許多不明真相的人加入到中共把持的宗教場所,他們研習的經典被中共歪曲,他們的正信被中共用世俗的利益所侵蝕,這都是中共系統破壞佛、道教的圈套。偽宗教自由同時讓一大批聽命於共產黨的品行惡劣之人成為寺院、道觀的住持以及各級宗教協會的負責人,一方面拚命斂財,乃至吃、喝、嫖、賭,另一方面他們積極配合中共需求在國際上為中共的偽自由塗脂抹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