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櫻是日本春季的全民性活動,今年日本各地櫻花的開花時間大幅度提前。據日本氣象廳的統計,廣島,福岡,京都等地,今年的花開時間都創下自1953年統計以來的最早紀錄。東京也是繼去年之後,再次創下觀察史上最早開花的一年。

每年4月1日是日本新學年的開始,往年,學生們都在滿開的櫻花樹下,迎接新學年。但今年的3月末,東京的櫻花已步入落櫻繽紛的時刻。東京的新宿御苑、隅田公園、上野公園等櫻花名所連日來迎來了被稱為「櫻吹雪」的落櫻景觀。

櫻花在日本人心目中具有特殊的地位,被喻為「大和之心」或「大和精神」。在日本,常見的櫻花是染井吉野櫻,淡粉的花瓣,似有似無的清香,花開時枝頭爛漫,如雲似霞。然而花期極短,花開時又多逢春雨,日本人常開玩笑:「賞櫻需良機」。

被稱為世界三大美人之一的日本平安時期的女詩人,小野小町感嘆青春美貌宛如櫻花的「瞬間之美」,瞬息即逝。她情不自禁地發出「在春雨吹打下,色彩褪去,飄然而逝」的嘆息。

今年因疫情,日本的賞櫻盛況大打折扣,而在往年,櫻花時節,櫻花樹下,一期一會,人流如潮。一眼望去,櫻花壓滿枝頭,粉白的花朵簇擁在一起,顯得格外恬淡、靜謐。微風拂過,花謝花飛,飄落時留下一片悠然、無悔。日本人尤為讚賞櫻花在生命最後落櫻繽紛時的輝煌,把這浪漫瞬間形象地比喻為「櫻吹雪」。也正因為如此,日本用櫻花詮釋武士道精神:氣質高潔,直視人生,生命去留無遺憾。

日本江戶時期的著名國學家本居宣長留下了「何為大和之心,朝日映照下之山櫻」的詩句,把櫻花喻為「日本精神」,日本人常以「花如櫻,人若武士」來寓意做人所應有的氣節。

 

新宿御苑的櫻花,攝於2019年。(遊沛然/大紀元)
新宿御苑的櫻花,攝於2019年。(遊沛然/大紀元)
日本隅田公園的櫻花,攝於2019年。(遊沛然/大紀元)
日本隅田公園的櫻花,攝於2019年。(遊沛然/大紀元)

日本隅田公園的櫻花,攝於2019年。(遊沛然/大紀元)
日本隅田公園的櫻花,攝於2019年。(遊沛然/大紀元)

日本上野恩賜公園的櫻花 ,攝於2019年。(遊沛然/大紀元)
日本上野恩賜公園的櫻花 ,攝於2019年。(遊沛然/大紀元)

日本上野恩賜公園的櫻花 ,攝於2019年。(遊沛然/大紀元)
日本上野恩賜公園的櫻花 ,攝於2019年。(遊沛然/大紀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