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觀眾,大家好,今天是04月02日,星期五,歡迎收看紀元頭條。我是雪兒。

內部文件洩露 疫苗接種設指標

中共正在把接種國產疫苗作為一項政治運動在各地快速進行。近日,江蘇省張家港市一位大紀元忠實讀者沈先生,向大紀元記者提供了一份政府內部文件。該文件內含張家港市政府針對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苗接種的具體實施方案。

方案稱,疫苗接種的實施「總體要求」是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分步推進中共病毒疫苗接種。還設有每天接種的指標任務,「4月每天的接種劑次,是要求接種18,362劑」,並責任到具體單位和官員。

該方案中要求,「到2021年4月底,完成全市57.2萬的首劑次接種,覆蓋40%常住人口。

大陸各地現啼笑皆非接種疫苗標語

中共變相強制全民接種中共病毒疫苗,各地出現了各種啼笑皆非的標語口號,有「防疫道路千萬條,接種疫苗第一條」「2021年頭等大事 接種新冠疫苗」等。

其中大陸某地一處疫苗接種的標識引發熱議,標識橫幅寫著「新冠病毒接種點」。少了「疫苗」二字,遭到市民嘲諷。

不過,不少網友留言稱,這是寫標識人的一番苦心在其中。網友留言說:「這是淪陷區講真話的特有方式。行家一出手,就是與眾不同。」

還有說:「這是寫給有腦子的人看的,看完之後,不要打了,趕緊回家,在中共國說句真話,不容易啊!」

科興疫苗四大怪象 接種國確診數不跌反升

另一方面,中國疫苗安全性備受質疑,被指呈現四大怪現象。

首先怪象一,香港接種中國疫苗後,出現11人死亡個案,但大陸沒有個案通報。據香港衛生署的消息,截至3月29日,在短短1個月內已有13人接種疫苗後死亡,其中11人都接種科興,其餘2人曾接種復必泰(BioNTech),年齡介乎55至80歲。

另一方面,中共衛健委在28日高調公布,大陸接種國產疫苗已超過1億劑次,但卻沒有通報任何一宗死亡或嚴重副作用的案例。與此同時,在大陸網絡上,有關接種疫苗出現不良反應的言論,也都被迅速刪除。

怪象二:多國打中國疫苗後,確診個案不降反升。英國去年12月最先開始接BioNTech疫苗,隨後在今年1月引入阿斯利康疫苗,1月9日後疫情逐步回落,至3月27日錄得4,715宗確診,比前一天的6,187宗明顯減少。同樣選擇以BioNTech疫苗為主的美國及以色列,疫情也在打疫苗後顯著趨緩。

不過,選擇接種中共國產疫苗的智利、土耳其及巴基斯坦,確診人數不降反升,疫情愈演愈烈。

智利在2月份已打了近900萬劑科興疫苗,平均每100人接種47針,是南美接種率最高的國家。但當地確診人數不跌反升,3月26日更錄得7,626宗的單日確診新高,導致病床供應緊張,首都聖地亞哥近日也將封城。

同樣主要接種中國疫苗的土耳其、巴基斯坦處於封城或半封城狀態。巴基斯坦總理和總統接種中國疫苗第一劑後,還雙雙確診。
第三個怪象是:科興副作用與安慰劑相近。歐洲病毒學專家、生物技術公司首席科學家董宇紅博士表示,疫苗注射組的副作用比率,通常都明顯高於安慰劑組。而科興疫苗注射後發生副作用的機率,與注射安慰劑差不多,這一點頗令人費解。而且某些副作用在疫苗組的發生機率,甚至比安慰劑組還要低。她表示這不符合常理。

怪象四:就是中共擬將疫苗「政治化」,強制民眾接種。這一點近期都多有報導。這樣的情況在別的國家是看不到的。

再耍陰陽兩手 中共突缺席35國氣候大會

中共近期升級戰狼外交後,近日又爽約35國氣候大會。3月31日,來自35個國家的部長參加了「氣候與發展峰會」,但是承諾在氣候變化上做出貢獻的中共,卻蹊蹺地沒有出席。

會議的主辦方英國表示,他們邀請了中共,但中共卻沒有露面。

目前,英國政府和美國政府,都表示雖然要捍衛人權,但願意在貿易和氣候變化等領域,同中共進行積極的接觸。

美國總統拜登還發出邀請,希望習近平出席在4月22日至23日舉行的國際氣候會議。

中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國,中共的缺席引發關注。

彭博社分析,31日,中共出人意料地缺席氣候變化會議,這可能又是擺出一副「姿勢」,就好像美國最近在阿拉斯加舉行的會議時,中共的楊潔篪在鏡頭前大罵美國一樣,一旦攝像機關閉,楊潔篪就跟美國進行「有益的、有利於增進相互了解」的會談。

文章還說,中共一些「戲劇性」的演出是為國內觀眾準備的,因為北京經常利用通過官媒引發所謂的「愛國」反應。

東京櫻花早開創紀錄 3月底已落櫻繽紛

賞櫻是日本春季的全民性活動,今年日本各地櫻花的開花時間大幅度提前。據日本氣象廳的統計,廣島,福岡,京都等地,今年的花開時間都創下了自1953年統計以來的最早紀錄。東京也是繼去年之後,再次創下觀察史上最早開花的一年。

每年4月1日是日本新學年的開始,往年,學生們都在滿開的櫻花樹下,迎接新學年。但今年的3月末,東京的櫻花已步入落櫻繽紛的時刻。東京的新宿御苑、隅田公園、上野公園等櫻花名聖地連日來迎來了被稱為「櫻吹雪」的落櫻景觀。

櫻花在日本人心目中具有特殊的地位,被喻為「大和之心」或「大和精神」。在日本,常見的櫻花是染井吉野櫻,淡粉的花瓣,似有似無的清香,花開時枝頭爛漫,如雲似霞。然而花期極短,花開時又多逢春雨,日本人常開玩笑:「賞櫻需良機」。

被稱為世界三大美人之一的日本平安時期的女詩人小野小町,曾感嘆青春美貌宛如櫻花的「瞬間之美,瞬間即逝。」她情不自禁地發出「在春雨吹打下,色彩褪去,飄然而逝」的感嘆。

今年因疫情,日本的賞櫻盛況大打折扣,而在往年,櫻花時節,櫻花樹下,一期一會,人流如潮。一眼望去,櫻花壓滿枝頭,粉白的花朵簇擁在一起,顯得格外恬淡、靜謐。微風拂過,花謝花飛,飄落時留下一片悠然、無悔。日本人尤為讚賞櫻花在生命最後落櫻繽紛時的輝煌,把這浪漫瞬間形象地比喻為「櫻吹雪」。也正因為如此,日本用櫻花詮釋武士道精神:氣質高潔,直視人生,生命去留無遺憾。

日本江戶時期的著名國學家本居宣長留下了「何為大和之心,朝日映照下之山櫻」的詩句,把櫻花喻為「日本精神」,日本人常以「花如櫻,人若武士」來寓意做人所應有的氣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