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初,性本善。善良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天性,善良是人類普世價值的核心。很多人感嘆現在的中國人自私、冷漠、缺乏同情心,對別人的信任度很低,下意識地懷疑和提防別人。

中國人的善良哪裏去了?以下幾個文革時期的小笑話,讓我們看到,人性的善惡標準和社會正氣的敗壞,正是被中共「劃分階級成份」的運動和充滿「鬥爭精神」的極左思維破壞和毀掉的。

不讓座的理由

某君「文革」前是學雷鋒積極份子。能被評為學雷鋒積極份子,就說明他助人為樂,做過很多好人好事,看到別人有困難就會自覺自願地提供幫助。但是在「文革」中,經過一番「戰鬥洗禮」,他跟別人說自己已經提高了「革命」覺悟,就是在「階級鬥爭、路線鬥爭」上提高了覺悟。

具體的表現就是:有一次,在晃晃悠悠的公共汽車上,一位白髮老太太站在他旁邊,左右搖晃著,喘氣都喘不均勻,可他就是不讓座。後來有人問他為甚麼不給老太太讓座,只見他一本正經的說:「誰知道她是不是地主份子!沒弄清她的出身,怎麼可以隨便讓座呢?」

不幫階級敵人

一列火車上,一位老大娘顫顫巍巍,行動不便。她提出想請列車服務員給她倒一杯開水,她吃藥。

列車服務員對她說:「你自己去餐車打開水吧。」

大娘央求道:「同志,麻煩你幫幫忙吧。我老了,火車又開得快,行走不便呀。」

「豈有此理,不勞動者不得食!你自己不去倒開水,活該你渴死!」列車服務員狠狠地大聲說道。

「同志,」老大娘又說,「我身體有病啊,請你幫一幫忙吧。」

「幫你的忙,這容易,」列車服務員說,「但是,如果我幫錯了,我是會被批鬥的。」

一個乘客打抱不平:「你這也太過份了,連老大娘也不肯幫,你還算甚麼服務員?你應該學雷鋒。」

「學雷鋒?」列車服務員冷笑道,「雷鋒在大風雪天幫助一個貧農老大娘,但這個老大娘是不是貧農呢?萬一她是地主婆呢?我幫她就是幫助階級敵人呀,這個罪名我可承擔不起。」

「我是貧農呀!」老大娘說。

「我不能輕易相信你說的話,以後你要乘火車,先開張公社證明,寫明你是貧農,這樣,我就可以給你斟開水。」

如此助人為樂

成都市革命委員會成立以後,除了堅持「文革」的三大任務「鬥、批、改」之外,還提倡市民們發揚雷鋒精神,要市民們「學習雷鋒、助人為樂。」

不到半個月,整個成都市一窩蜂地開展了學習雷鋒活動,《新成都報》有一則頭條新聞報道了此事,摘要如下——

一. 四川大學組織學生到成都火車站幫助打掃衛生、助人為樂;

二. 火車站職工也向雷鋒同志學習,到錦江飯店打掃衛生、助人為樂;

三. 錦江飯店職工充滿階級友愛,到望江公園打掃衛生、助人為樂;

四. 望江公園革命領導班子組織園林工人到人民南路打掃衛生、助人為樂;

五. 人民南路居民委員會也發揚雷鋒精神,幫助四川大學打掃衛生、助人為樂。

精神鼓勵

「文革」時還有一個奇葩現象,就是要求人們不論說話辦事,都必須先背幾句毛語錄。比如到商店買東西,顧客一般先開口說一句「抓革命、促生產」,售貨員則回一句「要鬥私批修」。到食堂打飯要先說「為人民服務」,然後遞上碗說「打三兩米飯」;炊事員回一句「民以食為天,吃飯第一」,然後盛飯。

路上遇到不認識的人,說話之前也要對語錄。有一次,一個人拉著排子車正在艱難地爬坡,車裏拉的東西非常重,這個人已經氣喘吁吁,眼看就要拉不動了。他看到旁邊過來一位中年人,就客氣地向對方點一下頭說道:「一切革命隊伍中的人,都要互相關心、互相愛護、互相幫助」。意思就是請求對方幫忙推一把車,沒想到對方也背誦一段語錄作為回答:「要自力更生,艱苦奮鬥」,「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說完便悠悠走開了,並不幫忙。

從上述笑話中,不難看出,中國人的善是如何在中共的一次次運動中被泯滅,而中共在滅絕人性、向國人灌輸邪惡的東西後,也不得不承受所帶來的道德下降引發的社會問題。中共之惡,難以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