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於19世紀北太平洋獵人的日誌,兩百年前,抹香鯨(Sperm Whales)就在相互學習如何避免獵人的捕魚叉的襲擊了。

澳洲商業內幕網報道,這項由皇家學會於日前(3月16日)發佈的基於美國捕鯨者的最新經過數字化了的航海日誌,記錄了他們在19世紀北太平洋遠征時候的詳細信息,例如發現或捕撈鯨魚的數量等。

儘管兩百年前的人類對諸如鯨魚、象牙和鯨魚油脂的需求量很高,並且記錄了近80,000個「航行日」,但成功發現鯨魚的次數只有2,405次,成功率僅為3%。

該項研究的作者們還發現,從使用捕鯨叉開始,不到兩年半時間,這一區域內的命中率就下降了58%。研究人員分別是鯨類研究人員霍·懷特海德(Hal Whitehead)教授、盧克·任戴爾(Luke Rendell)博士及數據科學家蒂姆·史密斯(Tim D Smith)博士。

加拿大哈利法克斯市(Halifax)達爾豪西大學(Dalhousie University)的懷特海德教授對這一研究結果表示驚歎,他告訴《歐文太陽報》:「真的是異乎尋常,我原來也認為(打擊率)可能會有所下降,但並未想到下降幅度竟如此之快。」

「通常,隨著對野生動物逐步有了更多了解後,獵人們在捕捉方面會變得更加成功。也就是說,當我們學習到如何做時,事情會處理得更有效率。」他說。

該研究得出的結論是,當一些抹香鯨在得知它們是如何遭到捕殺後,它們就會與同伴分享這些信息,它們的同伴相應地為避免遭到獵人的捕殺而改變它們的行為。

抹香鯨這一類型的哺乳動物在與它們的孩子們在一起時,它們只在雌性群體中群居生活,這樣就使它們能夠在相互之間形成密不可分的聯繫並分享逃避避獵人的秘訣。

獵人們也意識到了抹香鯨已經制定出逃避他們的策略。

抹香鯨的方式不是以形成具有防禦力的正方形陣容來對抗掠食者的襲擊的,而是以逆風而行的游泳方式超越以風力為動力的行使中的獵人的船隻。

然而,在19世紀後期,蒸汽動力和手榴彈魚叉的出現意味著抹香鯨將註定遭到大規模的屠殺。

抹香鯨是地球上所有動物中有著最大的大腦組織結構的哺乳動物,研究人員強調,如果它們能夠在兩百年前調整策略,兩百年後的今天它們還是會面臨當今海洋的挑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