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5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用一張黑奴舊照試圖轉移歐美國家對新疆「再教育營」強迫勞動的指控。

華春瑩拿出了一張超過100年前的黑白照片,但並沒有說明這張照片的實際出處,具體時空和拍攝背景。而且醜化別人,也無法美化自己的黑歷史。

搜狐網2007年9月24日轉載《組織學生拾棉花不可利字當頭》一文,來源是北青網—《北京青年報》。《北京青年報》是中共共青團北京市委的機關報。

據這篇報道,從1994年開始,新疆開始組織三年級以上的小學生、中學生及大中專院校學生參加拾棉花的「勤工儉學」活動。但據文章分析,學生拾棉花這項活動,首先是解決了當地勞動力不足的問題。

大多數學校規定了每天拾棉花30到35公斤不等,這對很多學生來說已經過高。據拾過棉花的往屆學生反映:從早上9點一直幹到晚上8點多,中午飯花個十幾分鐘,累死累活地為「35公斤」忙碌,如果趕上好點的地,還能完成任務,否則幹一天還是功敗垂成。

完不成任務受罰,包括延時勞動。對於有病不能勞動的,有的學校要求按每公斤0.8元交錢,一天35公斤就得交28元。

報道評論,以錢頂工是把學生當成了創收對象,三審假條是把學生當成了懷疑物件,這些做法已經背離了「勤工儉學」的基本宗旨。這就讓人不免懷疑,學校是不是在創收衝動的驅使下,把學生們當作了廉價勞動力,甚至忽略了他們的身心健康?

據《中國教育報》報道,2005年,新疆2,689所學校就組織了近100萬名各族學生拾棉花的勤工儉學活動,總計收益9,340萬元。這每年近億元的收益主要被學校拿走,成了學校的自有資金,僅少部份於資助貧困學生。

華春瑩與其花精力指責19世紀的黑奴歷史,不如虛心面對並檢討21世紀新疆採棉黑歷史,百萬學生被當廉價勞工,如果不參與很可能就拿不到畢業證,特別是連小學生都不放過,這可太黑心了。

此外,25日同天,新華社官方微博也刊文指出,中國作為世界最大棉花消費國,近年的年度缺口約185萬噸,新疆棉花中國自用還不夠。

但國產棉花不夠用的背面是,中國是棉花淨進口國。據國內專家撰文分析,新疆長絨棉產量只佔全部產量的2.3%,新疆產的大部份都是普通棉。中國優質棉大量依賴進口,國內棉花產業存在「高等級棉」短缺與「低等級棉」過剩的問題。

另據中共發改委旗下《中國經貿導刊》在2020年6月「中國棉花進口國際市場依賴程度研究」報告指出,中國棉花進口的原因主要是產品結構性問題,進口的棉花中61%是來自美國和澳洲的高品質棉花。這份報告直言:「中國對美國棉花出口依賴程度最高」。

難怪今次微博上「新疆棉花」的相關討論中,不乏網友客觀評論:我們真的很多東西被人掐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