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一些高級智囊人物,經常會在內部的一些演講或訪談中,談到一些中共當局的中長期戰略問題,有一些可能因當時聽起來給外界感覺故弄玄虛,當時並沒引起很多人注意,也很少引起美國等西方國家的重視。但往往多年之後被應驗,中共確實是按照他們說的走。

最近,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美國問題專家、被稱為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御用顧問的金燦榮教授在2016年的一個講座中的談話,被意外地發現精準地預測了過去幾年發生在中美之間及圍繞中美關係的很多大事。中國人民大學是中共頂級人文社會科學大學,培養出很多中共的政治、外交和商業精英。

現居美國的中國時事和歷史學者章天亮博士說,以金燦榮這樣的地位,一定與中共高層、中共的決策層有很多溝通,他說的話,等於中共實際上就是這樣想的;如果美國能夠重視金燦榮所講的,可能在2017年、特朗普政府剛剛上臺的時候,就會調整對華政策了。

讓我們回顧一下金燦榮的講話,看一看他說的有哪些已經發生了,有哪些正在發生。

中共不甘心做「老二」

在總體上,金燦榮給中共在全球的地位定位為「老二」,而「美國的全球戰略就是維持老大地位」,「2010年以後,美國認為唯一的對手是中國」。

但與對付俄羅斯不同,「美國不知道該怎麼對付中國」,因為中共「不透明」,所以美國「他看不懂你,也無法影響你」。

而中共方面呢,則是千方百計,甚至不惜使用「邪招」,也要把美國搞下去,達到稱霸全球的目的。

金認為,「目前有全球戰略的就是兩個國家,一個是中國,一個是美國,中國是非常新的,美國一直有——蝴蝶戰略,但是裡面有一個漏洞,非洲不怎麼管。」(蝴蝶戰略,頭和心臟是北美,身子是南美,兩個翅膀,一個是罩著亞洲,一個罩著歐洲,爪子再把中東控制一下。)

所以中共最先下手收買的就是非洲,這是它取得在聯合國和國際組織裡話語權的基本盤。金燦榮用台灣問題舉例:「現在很多非洲國家的領導人每年來中國一次,見習主席就講一句話,堅決支持一個中國政策,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然後給點錢就回去了。每年都是這樣,花300多億人民幣,對中國也不是太大的數。」

他說:「在南海問題上,我們最近秀了一下我們的朋友圈,」「其實我們中國有一個問題已經開始鬧革命,拉朋友圈,現在拉了七十多個朋友圈支持我們。」「最後世界要拉朋友圈,我們會比美國厲害,我們會告訴美國人,我才代表國際社會。」

在過去的幾年中,中共也一直在做這件事,否定美國所代表的西方價值觀。自去年1月中共承認中共病毒(武漢疫情)爆發以來,就宣傳自己制度優勢,嚴格封鎖控制疫情得力;後來又連續借助「口罩外交」和「疫苗外交」宣傳自己的制度優勢。

在3月18日舉行的中美高層戰略對話中,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就直接挑戰美國所代表的國際秩序和國際價值,稱「世界上絕大部份國家並不承認美國的價值就是國際價值,不承認美國說的就是國際輿論,不承認少數國家制定的規則就是國際規則。」

中共全球爭霸戰略

相比於美國早就存在的全球戰略,中共是直到習近平2012年上台以後,才提出「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全球戰略」。這個戰略有「兩個支柱,一個是一帶一路,以陸地為主往西看,希望用物理的方式,鐵路、公路、油管、氣管、光纜、港口、交通樞紐、機場等等,用物理方式把東亞、西亞、非洲、歐洲互聯互通,搞成一個經濟體」。

另外一個是海洋上的,「還有一個支柱是往東看,叫亞太自貿區,這是2014年11月APEC會議宣言裡面提出的,……,準備用貿易的方法和相適應的法律制度安排,把南北美洲和澳洲跟我們連在一起。」

金燦榮認為,「一般現代國家的三步曲,生存、發展、尊嚴。但是超級大國像中國、美國,其實有第四階段,在世界上要主導。」他認為,中共第二代領導人鄧小平的韜光養晦政策「非常簡單,但非常有效」。

「(在)國際上追隨美國,在美國體系內崛起,受一點委屈,接受美國領導,但得了實惠,在美國體系內充分利用人家公共產品,悶頭發大財。」

習上臺後,「跟小平的戰略不一樣」,「習主席提出新型大國關係」,包括三點,第一點是不衝突、不對抗,就是「不要兩家直接交手」,顯示中共在軍事上還沒有完全的自信;二是相互尊重,表明中共仍在從「尊嚴」向最後「霸權」過度;三是合作共贏。這一點被美國方面前解讀為中共贏兩次。

去年7月,時任美司法部長的威廉·巴爾(William Barr)在一場演講中也表示,「雙贏在中國的意思是,中國連贏兩次」,據信此話最早就來源於金燦榮。

在3月18日舉行的中美高層會談中,中共中央外事辦公室主任楊潔篪重複習近平的話說,「我們對中美關係的看法如國家領導人習近平所說,那就是期盼零衝突、零對峙,互相尊重的雙贏合作。」

但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的首席中國政策顧問餘茂春對《大紀元》表示,「中美兩國之間在很多問題上不可能雙贏。」「中美雙邊關係本來就有很多針鋒相對的地方。」其根本原因,不在於貿易衝突、經濟利益糾葛或文化差異,而在於兩種政治社會和意識形態制度的不同。

金燦榮說:「2015年中國外交最重要的變化,中國開始重視全球治理。」從過去的單純參與者,變成領導者,「現在很多非洲國家讓我們去管它。」

不過金燦榮透露,「2009年,美國提了一個詞G2——兩國集團論,美國說在兩極結構當中,我老大,你老二,而且要用法律形式固定下來,中國不幹了,我們就拒絕了,於是中美必然有很深刻的矛盾。」

中共用「邪招」收拾美國

金燦榮用一把手和二把手來比喻美國和中國當時的狀況,他說,「現在的一把手,能力很強。坦率講現在美國還是一個壯年人,美國沒有到退休年齡。美國屬於單位裡面顏值也很高,能力也很強,群眾基本擁護的國家,我們是剛提拔不久的二把手,我們想把它擠走,又不敢打它,所以挺難的。」

那對於擋在中共謀求霸權路上的美國,中共就只能用「邪招」,「在想各種辦法收拾它(美國)」,金的「邪招」包括,「第一,創造條件讓它犯錯誤,有一天讓巡視組把它給辦了;第二,讓它忙不過來,最後讓它憂鬱症,自己不想幹了;第三,和美國攪在一起,讓它打不了你,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所謂的巡視組,是指中共中央一個專門查處腐敗的機構。第一條似乎是說給美國政要設計腐敗圈套,從而獲取把柄來操控他們。前不久曝出的加州眾議員斯沃威爾(Eric Swalwell)與中共女諜方芳有染的事件、以及拜登兒子亨特拜登與中共代理人葉簡明的合資受賄案等,都是這種情況。

第二條,就與金講的「確保美國有四個敵人」的「邪招」相合。他認為,「美國有一個毛病,他真的多元,……建立共識非常困難。」所以「對美國來說,外部最好的情況是有一個非常明確的敵人,圍繞這個敵人進行政治動員。」

「如果有兩個敵人,美國就傻眼了,二戰以前就是這個情況,有兩個敵人,一個是黑色威脅納粹德國,一個是紅色威脅蘇聯。這個時候美國內部就吵,一派說他是敵人,一派說他不是敵人,還沒打,自己就打起來了。」

「如果美國外面有三個敵人,我估計就開始暈,有四個就徹底找不著北。」

「中國戰略的任務就是確保有四個敵人,恐怖份子肯定是一個,俄羅斯很像一個,但是還不夠,中國曾經想辦法去扶植巴西,巴西實際上有潛力成為一個大國。」

「讓世界的亂局進一步發展」,確保美國有更多的敵人,也是金燦榮所說的中共「邪招」之一。比如鼓動「中共扶持的小兄弟」朝鮮(北韓)出來搞事,跟美國叫板;2016年1月,習近平訪問一直受美國制裁的伊朗,建立中伊全面戰略夥伴關係,並同意就達成未來25年全面合作協定進行磋商,去年7月曝出此協定涉及中共投資4,000億美元;去年12月,中國一個間諜小組被阿富汗政府逮捕,這10名中國人被指控與塔利班等恐怖組織聯繫、操控恐怖活動。

對於第三個「邪招」,金燦榮說,「中美過去44年,一個戰略遺產就是經濟上綁在一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因為中共在過去一些年外匯儲備一直增加,「從現實操作角度來講,只好買美國國債,量大,流動性很好,想出手就出手,收益還可以,基本上有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