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局的格是時間,局是空間。

世界的世是時間,界是空間。

宇宙的宇是空間,宙是時間。

每個人的格局,就是他的時空、世界和宇宙。

有人自成一格,已成定局;有人不拘一格,侷促不安。

還有人聊備一格,當局外人。

甚至有人,有局無格,易陷入僵局,或格格不入。

當局者迷,破格出局,是怎樣的人生?

一位19歲青春少年,生長在台灣最南角,海天一色,青山綠水,在大自然中揮灑澎湃的風華,快樂逍遙啊!甚麼樣格局的人,才能享受大自然的寵愛?否則好山好水,好無聊。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最近老爸常帶著寶貝兒子去看醫生,兒子很挑醫生,沒有一個看順眼的,大都門診一次,就不肯複診,醫生換了一個又一個,兒子很拗,不肯再就醫。兒子的理想世界,和爸爸成人的現實世界,距離有多遠?

老爸好話說盡,好歹兒子只答應看最後一位醫生。醫生在台中,台中實在太遠了啦!兒子使性子,拉扯了幾天,硬著頭皮,如趕著鴨子上架。老爸載兒子北上看診,開了3個半小時車程,回程還要再開3個半小時,想到就累壞了,天下父母心啊!

少年郎坐在候診椅上,翹著二郎腿,戴著帽子歪歪的,人也歪歪的玩手機,喚了他的名字3次才回應。走路吊兒郎當的,斜眼看人。坐上診椅就翹著腳,手靠桌子撐著下巴。可憐的老爸在旁,立正站好。

這是甚麼看病格調?

我說:「你坐好,把手放下,把腳放下,把帽子摘下,把手機放在背包裏。」

少年郎愣了一下,還沒看診,就先來個新生訓練?青澀的年輕人不被家庭馴化,就會被社會馴化。

人生的格局,要怎樣擺放?

我說:「把手伸出來,把舌頭伸出來。」

看了看,盯著少年郎說:「你這小子,頭腦聰明,完美主義,常困在枝枝節節上,混身是勁,不知道要用在哪裏?沒人了解你,你鬱卒到快發狂!」

少年郎聽了,立刻問老爸:「這個醫生怎麼那麼厲害!把脈就知道我的個性?你有事先打電話給醫生嗎?」

這時我抬頭看了看,蒼老憔悴的老爸,他也正愣得直搖頭,不知道該說甚麼?我低頭想,要如何解救眼前的老爸,他一定被桀驁不馴的兒子折磨得很慘!

我請老爸到候診室休息,年輕人的問題,要他自己負責,也許他也不願意老爸聽到他內心的話。少年郎滿口髒話,正如他滿臉的青春痘,發紅發膿。

我說:「小子,你長得那麼帥,象牙嘴裏不會冒出髒話。髒話負面物質充滿你的場,這樣對你自己不尊重,對醫生也沒禮貌,要怎麼幫你看病?誰願意幫你看病?讓人看了就討厭!」

雖然少年郎嘟著嘴,卻自動坐好,清清嗓子,開始敘說他的困擾。

這小子每天都困在浴室和大門,開門關門,又開門關門,不知開關幾次,長達半個小時,還出不了門。那雙手,洗了又洗,洗了又洗,洗了半個小時,洗到手發紅破皮了,還覺得洗不乾淨,無法擺脫,常有輕生念頭。這是甚麼毛病?

這是強迫性精神官能症,簡稱強迫症,屬於焦慮症,精神疾病,列為世界最常見精神問題中第四位。患此症,七成與家庭有關,六成與人際關係、學業有關。其中1/3人有憂鬱症,1/10人企圖自殺,1/5曾有自殺計劃。在台灣100人中有2~3人患強迫症,約40~60萬人,人數高於精神分裂症、躁鬱症、恐慌症。男女比例相當,多在25歲前發病。

在古希臘神話,有一個悲劇人物,叫薛西弗斯的巨人,因犯錯,被萬神之王詛咒,讓他在地獄中推著巨石上山,上到山頂之後,又讓巨石滾下山,他就這樣,不斷的推著巨石上山、下山。薛西弗斯遭受這種可怕的刑罰,永無止境的被此苦役所折磨。

現代有多少個薛西弗斯?詛咒來自那裏?醫學上說是:腦部頭狀核,眼前額葉有病灶,訊息過度而塞車,中樞神經興奮抑制的失調,神經傳導物質血清素、多巴胺不平衡。把弗洛伊德也參一腳,說是因為潛意識的衝突所致。

我問少年郎:「小子,你不喜歡那些擾人的動作吧?」

少年仔猛點頭。

「那就不是你的意識想要的,我們來奪回你自己的操控權。」

少年仔睜大眼睛問:「那是甚麼跟甚麼?」

我立即回答:「你是你自己最好的醫生,你的堅強意志是特效藥。下次要2度關、開門時,先按合谷穴,等一下,告訴自己:我要作自己的主人,開了門直接走出去,關了門直接走進房間。要洗手,照平常洗法,要再洗時,等一下,按合谷穴,通關密語:我要作自己的主人,關上水龍頭,就離開浴室。」

少年仔傻了眼,這算甚麼治療?

針灸處理:

我告訴年輕人,他身體的網路,部份短路,我要用針灸來調整。少年仔沒針灸過,倒有點好奇,就來吧!讓諸神安位,針百會穴;鎮靜,針神庭穴對刺;凡與勞有關:心勞、神勞,針勞宮穴,勞宮的勞就是牢,把怪力亂神封鎖在牢內,就不會出來擾民。請年輕人常按此穴。青春痘,針曲池、血海穴。第一次針灸,針數少,刺激量輕,別把年輕人嚇到了。

……

原本沒有預期拗小子複診,第2周卻出現在候診室,老爸竟然沒有隨侍在側,他坐椅子竟然沒有翹腳,莫非孺子可教也?一問之下,少年仔自願自行搭車來看診。強迫症沒有改善多少,痘痘有好一點,情緒震盪有很大的紓解。最重要的是,從頭到尾,沒聽到他講一句髒話,真教人興奮!

自己想飛的翅膀,一定要經得起風雨。

我說:「強迫症是一種物質,像一種漩渦,令人無法擺脫,最好的方法,就是脫離它的頻道。它也是有靈性的,喜歡吸附在找不到自己的人的身上。」

少年仔滿臉疑惑的問:「要怎樣脫離甩開?」

我回答:「每當要開關門、洗手時,擔心沒關好,沒洗乾淨的思緒出現,那不是你的意識,而是強迫物質它發出的訊息,要立刻拒絕它,說我不要,漸漸你就能奪回你的自主權。」

要針灸時,少年仔滿臉很痛苦的表情,我以為他怕針灸,少年仔才說:「醫生,等一下,有一件事比強迫症,更令我痛不欲生?」

甚麼事啊?那麼嚴重!

「醫生說我骨垢板已癒合了,不可能長高,我才169公分,沒有170公分怎麼能看哪?」

才差1公分而已,那麼計較!完美主義者,就是錙銖必較,侷限在自己所設的格局當中。儘管自己有多少理想,這個世界卻不一定為自己而轉。青春才敢有夢想,過了青春期,只會為夢想,踮一下腳尖而已,等到年長,只剩下枷鎖。

我檢查他的骨架,就說:「可能還有一點希望,你把花在關開門,洗手的時間,拿來跳繩500下,或投籃200下。恐會傷腎,會耗掉生長的腎精。不能吃冰品冷飲,晚上10點前睡覺。」

少年仔馬上接話:「哇塞!簡直要我的命,沒有冰飲料,要怎麼過日子?」

我回答他:「甚麼格局過甚麼生活,生活是一種選擇,你要怪誰呀?你不要把爸媽用血汗和尊嚴,換來的資源金錢,來供養你自認為理所當然的想法。」

針灸加針長高的百會、湧泉、足三里穴。

3個月後,少年仔神采奕奕,眉飛色舞,揮去憂鬱的眼神,高興的告訴我:

「醫生,你解決了我二大要害,現在強迫症只剩偶爾發作,而且很快就能控制了。最高興的是我長高了3公分,太帥了!太神奇了!耶!」

青春是一本倉促倉皇的書,時光飛逝,很快少年仔就會長大,可能回頭一讀再讀,含著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