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開始進一步收緊網絡言論空間,對語音社交軟件和涉「深度偽造」(Deepfake)技術的互聯網新應用下手。騰訊、字節跳動等11家企業都因此被約談。

3月18日,中共國家網信辦官網發佈通知稱,針對近期未履行安全評估程序的語音社交軟件和涉「深度偽造」技術的應用,國家網信辦、公安部要求北京、天津、上海、浙江、廣東等地方的網信部門和公安約談映客、小米、快手、字節跳動、鯨准數服、雲帳戶、喜馬拉雅、阿里巴巴、網易雲音樂、騰訊、去演這11家企業。

11家公司被要求開展「安全評估」,「完善風險防控機制和措施」,對發現的「安全隱患」及時採取整改措施。它們還需向網信部門和公安機關提交評估報告。

目前,中共對語音社交軟件還做不到完全監控,比如前段時間在中國火過幾天的Clubhouse軟件,網民可以用變調的聲音交流,這就加大了監控難度。

而所謂的「深度偽造」技術,能對聲音、圖像和影片進行智能處理,從而模仿特定的人物,或讓特定人物看起來在做某件特定的事。其效果可以達到以假亂真的程度,被稱為「音影片領域的PS技術」。

如最近被大陸下架的深度偽造變臉APP「Avatarify」,就可以讓使用者變成任何想變成的人,還能讓寵物開口說話等等。這也成了中共的監管「大漏洞」。

網絡技術人員詹先生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中共對互聯網內容早有嚴格要求,此次針對語音人工智能技術進行監控,無非是為了在網絡端口加入監控系統。

他說,「如互聯網經營企業涉及到採取語音,人聲方面的前端,有一個機制,比如我給你發語音信息過來,我透過抖音或其它社交軟件發語音,它會首先採集你的初始聲音作為備案,存入它的服務器,但這個聲音是不對外的,與公安部門會有一個接口。」

詹先生認為,未來中國國產手機軟件或網絡平台在蒐集個人數據的同時,還會蒐集個人生物信息,包括聲音。他說,「相當於公安機關,它對你有一個追訴機制,沒料到在這個行業也開始推行了。」

中國網絡活躍人士沈治則認為,當局要求互聯網企業主動向當局提交監測數據,表明這些民營企業正在加入中共政府的監控系統,成為政府的一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