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近期又連番重擊科技產業,而曾經是資本市場寵兒的騰訊,成了這一波的挨整對象。幾天前,中共官媒批評網絡遊戲是「精神鴉片」,並點名了騰訊的一款遊戲,隨後,騰訊股價大跌。同時,騰訊的預測市盈率也跌到近三年來的低位。

面對不明朗的監管前景,海內外投資者也開始拋售騰訊。美國「女股神」伍德(Cathie Wood)旗下基金,中國公募基金等都減持了騰訊。此外,騰訊還攤上了官司,6日的時候,北京海澱檢察院發公告說,騰訊旗下的一款微信產品,侵犯了未成年人合法權益,將對騰訊提起民事公益訴訟。

其實,關於騰訊的壞消息,從4月份開始就一直沒斷,在4月10日中共罰了阿里182億之後,外界就猜測騰訊可能會是下一個,之後騰訊先是被多部門約談,隨後又因反壟斷之名被罰款,不過,當時曾有消息人士說,對騰訊的罰款至少在100億人民幣,但是至今對騰訊的罰款總共只有200萬人民幣。

那麼,同樣是大科技公司,中共對騰訊似乎比對阿里巴巴更寬容,這背後有甚麼原因?騰訊是否會安然渡過危機呢?

阿里巴巴vs騰訊

首先,讓我們來比較一下阿里巴巴和騰訊的市值。根據普華永道(PwC)的報告,截至2021年3月31日,在全球100強上市公司中,騰訊以7,530億美元的市值排名第七位,而阿里巴巴以6,150億美元排名第九。

再來看兩家企業的實力。在很多人的認知裏,騰訊只是一家「遊戲公司」,但騰訊在金融方面的影響力並不輸螞蟻集團,在某些方面「企鵝」的體量甚至已經超過了「螞蟻」。

騰訊金融的規模有多大,我們從騰訊近期的業績報告中可以一窺究竟,報告顯示,騰訊金融科技及企業服務,在2020年的全年收入增長了26%,達到1,280.86億元,在總收入中佔比27%。也就是說,金融已經成為騰訊旗下,除了遊戲、互聯網廣告之外的又一個增長極快的領域。

除微信支付、QQ錢包、財付通等之外,騰訊還投資了微眾銀行、富途證券、中金公司等,還有投資保險業,例如眾安保險、和泰人壽等等。可以說,騰訊幾乎壟斷了大陸的影視、音像業和遊戲領域。而微信和QQ,則是中國排名第一、第二的APP。根據騰訊2020年的財報,微信用戶有12.25億,QQ用戶有5.94億,涵蓋的客戶群體極為龐大。

中國股權投資專家臧其超曾在一次演講中說,馬雲幹不過馬化騰,因為馬化騰的無序擴張非常嚇人。

臧其超說:「你知道拼多多是誰投資的?馬化騰;你知道京東是誰投資的?馬化騰;你說美團誰投資的?馬化騰;你說比亞迪誰投資的?馬化騰;你說Tesla誰投資的?馬化騰;你說小紅書誰投資的?馬化騰。你大概能想得到的平台,都是馬化騰投資的,而且基本都是大股東,就是再小也是個二股東。騰訊其實根本不是互聯網公司,它是典型的投資公司,它手中抓的東西都是你們所要的。」

臧其超最後還在影片中總結,馬化騰做產品的最終一個目的,就是把14億中國人都圈在他的手上,這樣他就能擁有無限的發財資本、投資資本。

那這無限的發財資本,只是騰訊的財富嗎?當然不是,馬化騰的背後,還有大人物。

我們接下來,就來看一看騰訊和阿里背後的政治背景。大家知道,阿里巴巴的背後有江澤民孫子的資本運作,但是,騰訊跟江派的關係似乎還要更加密切。

海外媒體曾報道,2011年江澤民姪女加入騰訊,負責政府事務,尤其是牽頭和中共國安、公安部深度合作,和公安部、還有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一起建立工作站,深度介入騰訊公司通訊數據業務,進行數據過濾和監督。

此後,騰訊還頻頻刪除一切不利於江家的言論,並有意散播溫家寶、李鵬、習近平等家族的負面消息。

按理說,習近平應該更不喜歡騰訊,但是為甚麼對騰訊似乎就手軟一些呢?

從社會形象來看,馬化騰看上去比較低調,但最主要的原因,恐怕還是因為馬化騰更會討好、配合中共。

騰訊討好中共 配合嚴控輿論

我們看看他都做了些甚麼。騰訊在4月13日被約談後,沒幾天,就對外發布消息說,公司將為「可持續社會價值創新」戰略首期投入500億元,計劃設立相關事業部,在基礎科學、教育創新、鄉村振興、碳中和、養老科技和公益數字化等等領域「展開探索」。

而這些騰訊要探索的項目,實際上都是習近平想要做的事情。馬化騰實際上是花500億在向中共表忠心。

此外,北京對騰訊網開一面,可能是因為馬化騰在言論管控方面,一直配合中共。

今年6月,大陸《南方都市報》曾發文說,擁有6萬多員工的騰訊,黨員超過11,000名,目前有黨總支14個、黨支部275個,公司黨委11名委員、紀委3名委員都是企業的核心高管。此外還有10名專職和724名兼職的黨務官員。

騰訊的網絡信息審查團隊是由騰訊黨委副書記帶隊的,其中80%的成員都是中共黨員。審查團隊負責引導公眾輿論,抵制違背中共意願的信息,並對網民舉報的信息進行技術分析。

另外,騰訊網的副總裁也由騰訊黨委副書記兼任,以確保各平台都是由黨委來指揮,能夠傳遞中共當局的聲音,維持中共希望的輿論導向,也因此,騰訊被中共文化部評為優秀網絡文化企業。曾有大陸媒體人提到,中共網絡安全監察人員和國安網絡安全人員進駐騰訊公司,騰訊大廈至少有一層樓是專門給中共網監人員辦公的,其中包括網絡監察人員、國安和國保警察。

此外,馬化騰還用一心跟黨走的行動,積極向習近平示好。比如,2018年,網上曾經傳出過照片,馬化騰和京東的創始人劉強東,穿著中共的「紅軍裝」參拜中共紅色革命根據地延安。

今年4月,曾有消息人士對路透社說,與阿里巴巴不同,騰訊不是最大的監管目標,但是既然中共對科技公司的行動已經開始了,不處罰騰訊是不可能的。

阿里遭嚴懲的原因

https://manage.hkepochtimes.comhttps://images1.epochhk.com/pictures/213916/id13127307-GettyImages-1232278705_1200x1200-600x400@1200x1200.jpg
https://manage.hkepochtimes.comhttps://images1.epochhk.com/pictures/213916/id13127307-GettyImages-1232278705_1200x1200-600x400@1200x1200.jpg

那麼阿里巴巴為何被嚴懲呢?這幾天,阿里巴巴又爆出性侵醜聞,但這則消息隨即被新浪微博從熱搜榜上撤下,不過,這次,中共官媒卻罕見地為受害女員工站台。

8月9日,《人民日報》旗下新媒體「踏浪青年」發文稱,「資本絕不能控制媒體」,而微博「更不能成為某些利益集團操縱輿論的工具」。並提到,「在反壟斷成為既定國策的當下,如果有人還想通過公關手段刪文章、壓熱搜,那麼註定聰明反被聰明誤」,「不要妄想大而不倒」。

文章的指向,自然是阿里。我們從公開資料可以看到,截至2019年,阿里巴巴持有新浪微博30.4%的股份,擁有15.9%的投票權,是微博第二大股東。在去年4月時,阿里高管蔣凡的婚內出軌事件,也曾被自家人新浪微博迅速刪除,而且還禁言了部份帳號,相關消息也被從熱搜榜上撤下。

不過,在遭到連串整肅後的阿里,現在還要刪帖,顯然是再度引火燒身。

我們知道,阿里巴巴除了主營電商業務外,還投資媒體,範圍涵蓋紙媒、廣播媒體、數碼媒體以及社交媒體等等。從2012年開始,阿里巴巴投資了包括新浪微博、文化中國傳媒集團、優酷土豆、光線傳媒、芒果TV、《南華早報》等等多家媒體,規模相當龐大。

3月份時,《華爾街日報》曾經獨家報道,有中共官方知情人說,中共高層對阿里巴巴媒體的龐大規模感到「震驚」,認為阿里集團巨大的輿論影響力,對中共及其強大的宣傳機構構成了「嚴峻挑戰」。

除了掌控輿論之外,今年初,《華爾街日報》還報道說,中共監管機構,正在試圖讓馬雲分享旗下公司所收集到的消費者信用資料。有消息人士說,中共對螞蟻提出的要求之一,是讓螞蟻集團分享數據給央行實際掌控的信用評等公司,雖然螞蟻集團和中國其它7個數據公司,都一樣是這家信用評等公司的股東,但是螞蟻卻從沒交出數據。

而馬化騰的微信支付,雖然一開始也拒絕交出用戶數據,但是後來上交了。

在中國,馬雲支付寶有10億名使用者,累積大量消費者的消費習慣、貸款紀錄等資料。憑藉這些資料,螞蟻已經從大約100家商業銀行取得大部份資金,也已經向5億人發放了貸款。中共認為,這讓螞蟻金服對小貸公司甚至大銀行擁有不公平的競爭優勢,這種安排讓銀行承擔了借款人倒賬的大部份風險,而作為中間人的螞蟻集團卻將利潤收入囊中。

然而,馬雲多年來卻都拒絕配合政府。

為何馬雲敢和官方對著幹呢?他不怕被中共抓進大牢嗎?誰能和中共抗衡,給了馬雲這個膽氣呢?據外界消息說,馬雲同世界經濟論壇上那群支持「大重構」(The Great Reset)的精英們關係密切;也一直支持全球化,想促成一個世界級的大政府來統管全球,這就會削弱各國主權政府的權力。有國際財團和精英的支持,馬雲才有膽量與中共抗衡,中共也就不敢抓馬雲。

我們看,阿里幹的似乎都是中共忌憚的事,反之,騰訊則表現的比較乖巧,非常配合政府的要求。

那麼,聽話的騰訊,真的會沒事嗎?

中共明年就是「二十大」了,而這個「二十大」將決定習近平能否連任,所以,現在中南海高層的內部鬥爭也是越來越激烈。目前,我們看到,習近平通過打擊國內科技巨頭,以及在美國上市的中概股,從而打掉江派的錢袋子,使其和國際資本脫鉤,這是他其中的一步棋。

如今中共對馬雲加重懲處、對馬化騰淡化處理,這一打一拉,就樹立了正反兩個典型,或許這就是中共給其它企業做的樣版,學騰訊馬化騰跟黨走,就給你好果子吃;學馬雲跟政府唱反調,就給你顏色看看。

騰訊作為中國科技巨頭之一,儘管擅於左右逢源,但最終能否成為覆巢下的完卵,還要看馬化騰還能犧牲多少,中共還能利用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