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高層會晤即將於3月18日在阿拉斯加舉行,白宮說此次會晤「可能會很艱難」,預計不會發表聯合聲明。此外,美國前總統特朗普近日告訴他的顧問米勒(Jason Miller),如果他在任,絕不會同意與中共代表在阿拉斯加的安克雷奇(Anchorage)舉行會議。

米勒近日對Newsmax電視台說,特朗普認為,美國政府應該讓中共代表直接去華盛頓DC開會。特朗普說:「我會讓中國人來華盛頓開會的。」

米勒說:「拜登讓他的團隊去安克雷奇而不是在華盛頓開會的事實,就已表明,他在向中國人示好。他已經向中國人投降了。」他繼續說:「我昨晚與特朗普總統談過,他說他永遠不會那麼做的。」

美預警中美高層會晤或不發聯合聲明

據白宮官網消息,白宮新聞秘書普薩基(Jen Psaki)3月16日表示,拜登(Joe Biden)政府本星期晚些時候與中共舉行的首次高層會晤「可能會很艱難」,因為美國尋求提出人權和技術等問題。

普薩基在飛往賓夕凡尼亞州的空軍一號上對記者說:「我們預計,會談的某些部份可能會很艱難」,「總統在一些問題上並沒有掩飾自己的擔憂,無論是人權問題,還是經濟或技術問題」。

普薩基告訴記者,中美在阿拉斯加舉行會晤並不意味著雙方會定期會面。

另據英國路透社報道,美國政府一位高級官員3月16日表示,美國不期待3月18日在阿拉斯加舉行的中美高層會晤有任何具體的「成果」,預計也不會發表聯合聲明。

彭博社認為,在阿拉斯加會晤舉行之前,美國總統拜登和日本、印度、澳洲的領導人3月12日舉行了四方安全對話(Quad)首次視像峰會,團結一致對抗中共的表現是顯而易見的。

白宮一位高級官員周二(16日)表示,在北京停止壓制澳洲的經濟之前,美國不會給予中共任何改善兩國關係的機會。

過去一年,坎培拉呼籲國際社會調查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的源頭,北京因此對澳洲施以報復,對澳洲出口到中國的價值至少200億美元的商品實施了貿易禁令和關稅,澳中兩國的關係也隨之跌入谷底。

上周,在澳洲向香港民主派領導人之一◇許智峰◇發放簽證後,中共駐坎培拉大使館威脅稱,中澳關係只會進一步受損。

澳洲將加強與美國、印度和日本的四國聯盟,以對抗中共對該地區日益增長的威脅。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印太事務協調員坎貝爾(Kurt Campbell)表示:「我們不會讓澳洲獨自上陣。」

美媒總編:中共對美國的影響是個巨大問題

3月14日(周日),霍士新聞頻道「Sunday Morning Futures」節目主持人巴蒂羅莫(Maria Bartiromo)採訪了布萊特巴特(Breitbart)新聞總編施維澤(Peter Schweizer)。施維澤就美國應該如何應對中共日益增長的影響力談了他的看法。

巴蒂羅莫回顧了美國國家情報局前局長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在2020年12月6日的一個採訪中所說的:中共使用各種手段大規模滲透美國,以擴大在美國的影響力。其參與各種活動的規模是俄羅斯的6倍、伊朗的12倍。中共真正目的是影響美國國會議員,確保國會議員所通過的法律是對中共有利的,而不是反共的。

巴蒂羅莫說,一周前,中共召開了兩會,會議提出未來五年的奮鬥目標是超越美國,成為世界頭號超級大國 。

在回答巴蒂羅莫的問題「如何應對中共的影響力」時,施維澤說,中共與美國競爭,是通過冷戰方式,如以色誘來腐化美國官員,用商業利益來賄賂收買民選官員。中共比前蘇聯有更多的錢來做這種事,「因此,這是一個巨大的問題。我們可以挑戰(中共),我們可以保持領先地位,我們甚至可以努力進行可能的中國改革,但是這需要有領導才能和敢於做出艱難的決定的領導人來完成」。

但他也認為,華盛頓有很多人不想做這艱難的決定,「因為他們想要安逸,他們通過討好北京賺了很多錢」。

施維澤說,共和黨和民主黨領導人都從中共那裏獲利,他們「對北京很滿意」,「這非常令人不安,你不能忽略它」。

面對中共的滲透,施維澤認為,2017年特朗普對中共實行強硬政策是必要的,但是還不夠,「美國人要知道,美國面臨的根本問題不在於中國,而是中共。中共政權對美國形成了真正的挑戰和威脅。習近平已經向世界證實了他的殘暴、強硬的獨裁統治。所以美國必須要制定政策,確保在與中共對抗中獲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