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過去了將近一年後,托德·甘迺迪(Todd Kennedy)才開始逐漸恢復他的嗅覺,但是他的味蕾仍然處在無知覺狀態,這是他所始料不及的。2020年3月甘迺迪不幸罹患了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所幸的是,他康復了,但緊接著他發現,自己失去了品嚐及嗅覺食物的能力,這對於一個婚禮蛋糕設計師的職業生涯來說無疑是致命的打擊。

「每個人都理所當然地喜歡(好的)味道和氣味」,42歲的甘迺迪經營著一家位於紐約市的蛋糕店。在遭遇病毒的侵襲後,「他的味覺和嗅覺這兩種簡單的體驗生活的樂趣已蕩然無存」,甘迺迪對此表現出無限的惆悵。

任何有過與甘迺迪同樣體驗的人都知道,這不僅為生活和工作帶來不便,它還會影響到從營養到心理健康乃至基本家務方面的安全等。

那究竟是何種原因導致病毒患者的嗅覺和味覺的喪失的?賓夕凡尼亞大學費城氣味與味覺中心主任理查德·多迪(Richard Doty)博士表示, 「至少目前,我們認為主要的原因是由於對(鼻腔)上皮外圍細胞的損害所致,」而鼻腔頂部的組織在嗅覺檢測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據悉,高達90%的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患者都曾經歷過一些暫時性的厭食或嗅覺喪失等方面的症狀。

儘管科學家們仍然還在著手研究病毒與厭食症之間的聯繫,但哈佛醫學院神經科學家在7月份的《科學進展》(Science Advances)雜誌上發表的研究結果表明,這種病毒不會像多發性硬化症造成的鼻竇感染和自身免疫性疾病那樣對嗅覺神經元造成永久性損害。

關於中共病毒的更多信息——從「鼻子到腳趾尖」病毒造成的後遺症在不斷增加中。

患者通常開始不會注意到自己嗅覺的喪失,他們只是注意到食物不再如同以往般的那麼美味了。「但事實上,嗅覺才是造成這種不好體驗的背後元兇。」多迪表示。

「對於那些聲稱自己味覺出了問題的患者,他們中90%的人具有正常的味覺功能,但是他們真正所經歷的是嗅覺功能障礙。」多迪補充。

多迪還解釋,「當人們在咀嚼和吞嚥食物時,食物的分子團會透過嗅覺感受器感知為味道」,「如果你捏著鼻子喝咖啡或朱古力,你就會感覺不到咖啡或朱古力的味道,而只是感覺到喝的東西是苦或甜。」多迪說。

還有一些患上厭食症的中共肺炎患者在痊癒後,會抱怨食物的氣味或味道令人感覺不爽。「當病毒進入大腦後,會引發長期的厭食。」多迪表示。但值得欣慰的是,「通常他們的味覺和嗅覺會逐漸恢復,儘管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多迪說,「大多數情況下會在幾個月內得到改善。」

「目前尚不清楚為何某些患者的嗅覺失靈會更加嚴重一些。」紐約西奈山聯合廣場(Mountain Sinai Union Square)鼻病學主任醫學博士安東尼·德爾·西格諾爾(Anthony Del Signore)表示。

「病毒載量波動(viral load fluctuations)可能是另外一個原因。」西格諾爾說,他本人就曾於2020年3月患上了中共肺炎,儘管他的嗅覺在幾周內大部份(90-95%)都恢復了,「但是這是一個緩慢的康復過程」,西格諾爾表示。

不過,西格諾爾警告,嗅覺或味覺的喪失可能帶來某些危害健康方面的風險:「如果失去了嗅覺,就不會聞到腐爛的食物的味道或感知煤氣的洩漏。」西格諾爾補充,「這關係到日常生活方面的安全問題。」

而多迪則指出,嗅覺或味覺的喪失可能遭致心理或情感方面的困擾,「有些人與朋友或家人在一起時會感到沮喪,因為他們再無法在品嚐食物的味道後分享感受。」

「他們會避而不談食物的味道,這將迫使他們改變他們的社交習慣,將自己孤立起來。」多迪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