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上任才50天,就已推出5個極左做法。(Getty Images)
拜登上任才50天,就已推出5個極左做法。(Getty Images)

1.9兆紓困計劃生效 班農:最激進立法

隨著拜登的簽字,一項價值1.9萬億美元的疫情紓困計劃今天已經生效了。拜登在簽署後表示,這是他見過的「最進步的法案」。

拜登口中這個「最進步」法案,其實在眾議院是遭到了共和黨人強烈反對的,210名共和黨眾議員全都投了反對票。甚至緬因州民主黨議員賈里德.戈爾登也不同意這個法案,這次是站到了共和黨一邊。但是民主黨仍憑藉人數優勢,以220:211票,通過了這項頗具爭議的法案。

這項法案的投票表決,再一次體現出黨派的分裂。不過爭議如此之大的真正原因,是因為裏面藏著太多貓膩,私貨夾帶太多。

根據公佈的法案全文,可以看到這項所謂的疫情紓困法案,實際上僅有9%是用於疫情,其它都是各種名目大撒幣。包括對外援助120億美元,用於非法移民醫療150億美元,給墮胎5,000萬美元,給眾議長佩洛西的家鄉加州6億美元,給所謂的藝術項目2.7億美元,用於福利券1,100億美元,給民主黨掌權的藍州補助3,500億美元。

也就是說,所謂的疫情紓困計劃,真正用在疫情上的錢連十分之一都不到,太多錢給了那些不該給的人。這種做法說好聽點叫瞞天過海,如果用老百姓的話說,就是掛羊頭賣狗肉,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眾議院共和黨黨鞭史蒂夫‧斯卡利斯將這個法案稱為「佩洛西對進步人士的分贓法案」。

他表示「民主黨人對及時且有針對性的中共病毒救濟手段沒有興趣,而是利用預算協議程序,來通過他們的自由主義願望清單上的議程。」

肯塔基州共和黨眾議員安迪‧巴爾表示,美國經濟已經準備好全面復甦,但是民主黨人「利用疫情」,目的是通過一些帶有黨派色彩的項目。比如給經濟狀況相當糟糕的民主黨主政的州和地方政府撥款,給囚犯寄支票等等。

白宮前首席策略師班農在他的「戰情室」表示,這個所謂「疫情紓困計劃」是「過去40年中最激進的立法」。「這項法案對中共病毒沒有多大的救助作用,但民主黨卻從中得到了幾十億美元的好處,這是盜竊!」

旅美政論家曹長青在推文斥責:「大撒錢圖利民主黨政治,左派可惡至極!」

不知道美國人在了解這個法案內容後,會是甚麼反應。如果這是拜登在美國國內推出的最激進立法,那麼拜登對外還有更多的極左政策。

拜登50天 5個極左政策

3月10日是拜登上任的第50天,時間雖然不長,但左案卻一個接一個。布萊特巴特網站梳理了拜登的5個極左做法。

拜登簽署行政令,取消Keystone XL石油管道項目的許可。圖為準備用在有關工程中的管道。 (Andrew Burton/Getty Images)
拜登簽署行政令,取消Keystone XL石油管道項目的許可。圖為準備用在有關工程中的管道。 (Andrew Burton/Getty Images)

第1個極左做法 撤銷Keystone XL石油管道

拜登上任第一天,立刻撤銷了Keystone XL管道的許可。

據估計,拜登這個極左的做法,將使多達7萬名美國人失業。

特朗普政府頒發總統許可證,授權開展Keystone XL石油管道工作,直接和間接地創造了數千個美國就業機會。但是拜登一上來,就砍掉了這個項目。

蒙大拿州共和黨參議員史蒂夫.戴恩斯批評說,拜登採取步驟「殺死了美國能源項目,而Keystone XL管道對蒙大拿州這樣的能源生產州至關重要。」

第2個極左做法 結束移民管制

特朗普在2020年3月啟動了「留在墨西哥」計劃,有效地阻止了非法移民進入美國。

但是拜登認為「留在墨西哥」不人道,結束了這項政策。布萊特巴特指出,在拜登這個極左政策下,已經有2萬5,600名非法移民被釋放進入美國。僅2月就逮捕了近10萬非法過境者。

拜登的顧問雅各布森10日向福克斯坦言,特朗普的強硬政策「制止了非法移民」,拜登的政策「鼓勵非法移民,並製造了大量非法移民」。

第3個極左政策 重返世界衛生組織

因為世衛組織與中共勾連隱瞞疫情,使美國遭受了極大的創傷。所以特朗普政府在2020年7月宣佈,退出世界衛生組織,不再充當冤大頭,把美國人的納稅錢送給白眼狼。但是拜登在上任第一天就宣佈,重返世衛組織。並且宣佈向世衛組織提供兩億多美元的資金援助。拜登沒有看到美國有近3000萬感染了中共病毒,沒有看到54萬2191人死於中共病毒嗎?

第4個極左政策 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

這也是一個讓美國燒錢、當冤大頭的政策,所以特朗普政府在2020年11月宣佈退出了這個不得人心的《巴黎氣候協定》,為美國納稅人節省了大筆不必要的開支。但是拜登上任第一天就重新加入了這個協定,繼續像奧巴馬政府一樣燒錢。

第5個極左政策 停止驅逐大多數非法移民

在移民和海關執法局的備忘錄中記載,拜登要求特工停止逮捕和驅逐非法移民,否則就將特工抓起來。其實1.9萬億美元的假疫情紓困計劃,錢畢竟是花在了美國國內,用中國人的話說叫肉爛在鍋裏。但是這些極左的對外政策,對美國卻是一點好處都沒有。拜登究竟是在建設美國,還是在敗壞美國呢?或者說在毀掉美國呢?

庫默又涉性侵案 哈里斯不睬記者

事情發生在眾議院通過疫情紓困計劃之後,哈里斯與記者進行了簡短交談。有記者問她,「對庫莫州長有甚麼評論嗎?」沒料到哈里斯聽到這個問題,立刻轉身走出了簡報室。

記者的提問,有一個前提。星期三又有一名受害者站出來指控庫默「性侵」。大家注意,這名受害者是指控「性侵」,已經不僅是「性騷擾」了。而且這位受害人很年輕,所以顯得事件很嚴重。但是哈里斯在講話中一直在迴避庫默的事情,所以才被記者追問。

哈里斯越是不回答,記者麼就越想知道她的態度。因為如果庫默的行為確實是性侵,那就已經是犯罪問題了。作為美國第二號人物,總得有一個表態才是。

據《奧爾巴尼時報聯盟》報道,一位直接了解那名指控女子的人表示,去年年底,庫莫曾把一名女助手叫到行政大樓,然後以「性侵犯」的方式,對她進行了侵略性的觸摸。為了保護這名指控者,文章故意隱去了她的身份。

包括福克斯新聞在內的多家美國媒體都報道了這件事。報道中表示,庫默叫這名女助手到大樓,藉口是讓她協助處理一個手機方面的小技術問題,但是她卻被帶到了庫默在二樓的私人住宅。隨後就對這名女子動手動腳,這名女子立刻告訴庫默停下來,在那以後,庫默「經常對她進行調戲」。

很顯然,這次對庫默的指控比之前那5次都嚴重,前面的5名女子都是指控庫默性騷擾。

其實就目前這些指控,已經使庫默的民意支持度在急遽下跌。民調機構「政客/早上諮詢」公佈了結果,在3月6日到8日對1990名登記選民的調查中,人們對庫默的好感度只有21%,連民主黨人對他的支持率也只有34%;不歡迎他的佔大多數,高達54%,其中75%的共和黨人和57%的無黨派人士認為庫默不受歡迎;另有15%沒有表達意見。

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3月11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閉幕後的新聞發佈會上,通過現場視頻發表講話。(Getty Images)
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3月11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閉幕後的新聞發佈會上,通過現場視頻發表講話。(Getty Images)

李克強洩經濟真相 又似與習對著幹

中共二會結束了,剛被嚴重削權的中共總理李克強,又有反常舉動。話裏話外洩露了中國的真實經濟情況,明顯在跟習近平唱反調。

在二會記者會上,李克強回答了中外記者的提問。在回答CNBC記者的提問中,他表示今年就業形勢依然嚴峻,將從增加穩定就業崗位、廣開靈活就業渠道等兩種手段,解決民眾失業問題。他還披露,「現在中國的靈活就業正在興起,已經涉及到兩億多人」。

李克強說的「靈活就業」是甚麼意思呢?用他自己的說法就是「一人打幾份工」。

甚麼樣的人需要「一人打幾份工」呢?在我看來,就是每一份工作都不穩定,今天做的這個工,明天可能就沒了。甚至上午做的工,下午就失去了。為了不至於沒有活幹,需要多做幾份工,有個截長補短。

另外還有很主要的一點,就是每一份工作都沒有高收入,或者說為了養家餬口,只有多打幾份工,才能解決生活問題。

從這兩點來看,所謂的「靈活就業」,實際就是沒有固定職業的臨時工,而且是朝不保夕的低薪臨時工。這樣的人群,多數是失業人員,李克強說有2億多人。

李克強還說,「所以我們應該給他社保補貼,特別是要用機制性的辦法來解決可能出現的職業傷害問題,給他們提供基本的權益保障。」

李克強的這句話已經表明,這些朝不保夕的低薪臨時工仍然需要生活補貼,靠他們自己的辛苦勞動,根本不能養家。而這實際上是洩漏了中國經濟的真相,打了習近平一巴掌。

2月25日,習近平在「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上宣稱,「脫貧攻堅戰創造了人間奇蹟」。中共官媒宣傳表示,現在全國都脫貧了,「也就沒有扶貧了」。

既然是全國脫貧了,沒有扶貧了,為甚麼還要給這2億多人補貼呢?明顯是在唱反調,跟習近平對著幹。

實際上,李克強控制的國務院系統,對習近平推動的脫貧「大躍進」並不認帳。在中共這個脫貧攻堅表彰會前不久,李克強曾召開一次座談會。國務院官網顯示,李克強向各省政府負責人表示,「你們講真話,我們才能出實策」。這實際是暗指習近平推動「全民脫貧奔小康」是浮誇宣傳,運動式脫貧。

台灣嚴重旱災 祈雨文再現

目前,台灣正在經歷著56年來最嚴重的旱災,特別是中南部地區。

截至9日,北台灣的石門水庫蓄水量僅剩48.8%;新竹寶山水庫剩20.8%、寶山第二水庫僅有11.9%;中台灣的鯉魚潭水庫僅剩14.9%,台中德基水庫水位更一度創47年來新低、僅9.8%,首見「水底枯林」;南部的白河水庫已見底、蓄水0%,指標的曾文水庫蓄水率僅剩15.2%。

而台灣知名的旅遊勝地、南投的日月潭,水位在持續下降,目前的蓄水量只有往年的4成多。岸邊甚至由於水位下降,露出了一大圈礫石,好像是「年輪蛋糕」一樣。據管理日月潭水庫的台電表示,因為日月潭水位下降,潭岸周邊已經出現了野草和泥溝。

查閱資料發現,台灣的旱情其實從去年10月就開始了。當時還在台灣的氣象史上創下了三個「第一次」:第一次在夏季豐水期進行人工增雨;第一次在 10 月召開旱災應變會議;第一次在 10 月將水情燈號轉為一階限水的「黃燈」。

高雄的韓先生表示,如果到4月還不下雨,就要當心了。他表示,期盼清明節期間能夠普降甘霖,然後到了梅雨季,缺水的情況應該會有改善。

不過現在的旱情,還是讓人們有些擔心。台灣當局也呼籲人們節省用水,希望水庫的水能夠撐到今年7月。

為此,中南部的大甲鎮瀾宮辦了一場祈雨法會,誦讀了90年前的一篇祈雨文。這篇祈雨文的來歷,吸引了很多人的關注。

據報道,1929年初,台灣西半部地區連續50多天無雨,各地旱象頻傳。隨後很多地方開始向神明祈雨,台中仕紳張麗俊受地方委託,特別撰寫了祈雨文,並在3月31日當天,在豐原慈濟宮進行了祈雨儀式。

神奇的是,法會剛結束,當天和隔天都降了雨。雖然雨量只有0.1毫米和0.8毫米,仍然無法緩解旱情,但卻堅定了人們對神明的信心。

其實這個祈雨文,在我看來有些類似向神明懺悔。就是懷著一顆虔敬的心,向神明懺悔自己的問題,並真心改過。

如今台灣再次遇到旱情,人們請出了90年前的祈雨文進行誦讀,會不會再次被神明垂青呢?希望台灣的旱情早日得到緩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