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白宮高級顧問賈里德·庫什納(Jared Kushner)自今年年初離開白宮後首次發表公開言論,撰寫了一篇關於中東和平契機的專欄文章。

庫什納周日在《華爾街日報》上發表了題為「中東地區的機遇將至(Opportunity Beckons in the Mideast)」的評論文章。文中認為,拜登政府如果不以特朗普政府在該地區取得的成功為基礎,將是一個錯誤。

庫什納寫道:「消滅ISIS哈里發國(ISIS caliphate)並帶來六項和平協議──以色列與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巴林、蘇丹、摩洛哥和科索沃之間,以及海灣合作委員會(Gulf Cooperation Council)的協議──已改變了模式(paradigm)。」

庫什納是2月份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提名的四名特朗普政府官員之一,他們在以色列和阿拉伯國家之間的四項正常化協議談判中發揮了作用。

庫什納是前總統特朗普的女兒伊萬卡杜林普(Ivanka Trump)的丈夫,他強調了特朗普政府在2017年對沙特阿拉伯的國事訪問。那次訪問期間,特朗普在利雅得(Riyadh)發表了演講,號召阿拉伯世界反對他所認為的共同對手,即:伊斯蘭激進極端主義和該意識形態的最大支持者伊朗政權。

「作為伊斯蘭教兩大聖地的守護者,沙特阿拉伯在打擊極端主義方面取得了重大進展,這大大地降低了美國遭受攻擊的風險,並為當今的新夥伴關係開創了環境,」庫什納寫道,「在特朗普先生離任前的最終協議中,他促使卡塔爾和沙特阿拉伯結束了雙方的外交衝突,恢復了對抗伊朗的重要聯盟。」

自1月20日離開白宮後,庫什納未曾正式公開露面或發表言論。一周前,伊萬卡因為協助特朗普政府的「農民到家庭」(Farmers to Families)計劃,被人目擊在佛羅里達州阿波普卡(Apopka)運送食品盒,因此上了一些媒體的頭條。

前總統特朗普於兩周前的2月28日,在佛州保守派政治行動會議(CPAC)上發表演說,這也是他離任後首次公開露面。

庫什納特別讚揚了拜登政府對伊朗問題的處理,並認為拜登總統與國家領導階層的現有關係,是特朗普所不具備的優勢。

「雖然許多人對拜登團隊提出與歐洲合作,並重新加入被稱為「聯合全面行動計劃」(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的伊朗協議感到不安,但我認為這是一個明智的外交舉措。」庫什納說。

他寫道:「當伊朗向歐洲人表示,《聯合全面行動計劃》已死,只有新框架才能為未來帶來穩定時,拜登政府認定伊朗在虛張聲勢,認為伊朗只是為了啟動談判並要求回報,拜登總統做出了正確判斷予以拒絕。」

作為特朗普政府推動中東和平努力的領導人物,庫什納建議,拜登政府最好對伊朗保持耐心,因為伊朗正因特朗普制裁而陷入財政緊縮。

「伊朗假裝自己很強大,但其經濟形勢嚴峻,在目前的制裁下,它沒有能力維持衝突或無限期生存,」庫什納寫道,「美國應該有耐心,堅持任何協議都要包括真正的核檢查和結束伊朗對外國民兵的資助。」

他指出,因為各國不再抵制以色列,阿拉伯世界已經開始蓬勃發展,拜登政府應按照上屆政府的路線圖取得進展。他提到,阿曼(Oman)、卡塔爾(Qatar)和毛里塔尼亞(Mauritania,又譯茅利塔尼亞)正處於加入亞伯拉罕協議的邊緣。

「應該積極追求這些關係,每項協議對那些喜歡混亂的人都是一個打擊。」庫什納寫道。

這位前白宮顧問強調,目前已改善的最重要的關係,是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之間的關係。庫什納寫道,如果由「拜登政府領導」,這種關係可以正常化。

「都已經準備好了,」他在最後寫道,「如果明智的話,拜登政府將可抓住這個歷史性的機遇,釋放中東的潛力,保證美國的安全,並幫助該地區扭轉數十年來的衝突和動盪。現在是開啟夥伴關係、繁榮與和平新篇章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