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非政府組織負責人表示,中國國際電視台(CGTN)在法國已獲得播放牌照,但這將給這家中共官媒帶來更大的壓力。

非政府人權組織「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的負責人彼得·達林(Peter Dahlin)表示,法國給CGTN發放牌照的決定其實並不是一開始就做出的決定。該組織曾投訴CGTN,導致英國監管部門吊銷了CGTN在英國的落地許可。

達林3月8日告訴《大紀元時報》說:「節目被加入到衛星上是一個自動的流程,所以,與其說是法國電視監管機構批准了它們,不如說是自動的。」

達林說,他認為這一進展「非常積極」,因為法國媒體監管機構「法國最高視聽委員會」(CSA)表示,他們會密切關注CGTN的內容,達林稱這一舉動「非同尋常」。

他說:「CSA還明確表示,法國對甚麼能播、甚麼不能播有非常嚴格的規定,因此CGTN將被追究責任。」「所以我認為這實際上是一種積極的發展,因為這給CGTN和中央電視台帶來更大的壓力,要求它們在播出內容上更加謹慎。」

達林說,他的目標一直是讓電視監管機構對中國官方廣播公司進行審查,以確保其符合規定。

他說:「電視監管機構(比如法國)對它們的關注越多越好。」

2021年3月8日,非政府人權組織「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負責人彼得·達林(Peter Dahlin)在西班牙接受《大紀元時報》在線影片採訪。(The Epoch Times/Screenshot)
2021年3月8日,非政府人權組織「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負責人彼得·達林(Peter Dahlin)在西班牙接受《大紀元時報》在線影片採訪。(The Epoch Times/Screenshot)

更多「激動人心」的發展將隨之而來

2018年和2019年,「保護衛士」組織代表對央視和英語電視台CGTN播出逼供受害者,向英國廣播監管機構「英國通信管理局」(Ofcom)提出了多起投訴。

Ofcom 8日向CGTN的前牌照持有人星空傳媒(Star China Media Limited)開出了10萬英鎊(合138,359美元)的罰款,原因是CGTN播放了2013年英國公民彼得·漢弗萊(Peter Humphrey)被迫認罪的片斷。Ofcom還對另外兩宗被迫認罪的投訴作出了最終裁決,這兩宗投訴是由英國駐香港領事館前僱員鄭文傑(Simon Cheng)及桂安琪代表她的父親桂敏海提出的。

因CGTN對香港民主抗議活動的部份(偏向性的)報道,Ofcom還開出了125,000英鎊(172,929美元)的罰單。

在對「保護衛士」的投訴進行調查後,Ofcom於2月4日吊銷了CNTN在英國的落地許可,理由是英國監管部門認為CGTN背後是由政治組織——中共控制的。

達林說:「所以,我們在加拿大也有類似的流程;上周,(中共)央視4台和CGTN在澳洲被停播,一項針對這些逼供的電視轉播的調查正在進行中。我們看到德國也有一些相關的動作,希望其它國家也能如此。」

在沒有透露具體細節的情況下,達林說,「有很多措施即將實施,其中很多措施非常令人興奮。」

當被問及各國是否需要在政治上推動有關外國官方廣播公司的立法時,達林說沒必要,但現有的一些規定太過時,無法應對新的廣播方式。

達林說:「確實,在世界各地,現有的監管往往可以追溯到70年代。而我們今天生活在一個非常不同的媒體環境中。」

「你可以監管CGTN在電視上播放的內容,但同樣的內容可以放到英國的社交媒體平台上,而這是無法監管的。」

達林說,有很多方法可以繞開當前的監管規定,而且「我們現在要更全面地審視我們如何打擊虛假資訊、直接的謊言、偏見和假新聞。」

北京9日對Ofcom的罰款和裁決進行了反擊。

據法新社報道,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CGTN「一貫秉持客觀公正原則進行報道」,中方「保留進一步作出正當和必要反應的權利」。

通信管理局裁決的兩個弱點

曾在中國被囚禁兩年的(英國籍)顧問彼得·漢弗萊(Peter William Humphrey,韓飛龍)是被逼供的受害者之一。他說,他對Ofcom對CGTN鄭、桂案件的裁決和罰款「非常滿意」。

在中國被囚禁兩年的前記者、顧問漢弗萊(Peter William Humphrey,韓飛龍)在英國接受新唐人電視台採訪。(NTD截圖)
在中國被囚禁兩年的前記者、顧問漢弗萊(Peter William Humphrey,韓飛龍)在英國接受新唐人電視台採訪。(NTD截圖)

不過,漢弗萊說,這項裁決仍然存在兩大弱點。

「遺憾的是,Ofcom的最高罰款為25萬英鎊。坦率地說,這類罪行,我認為罰款金額應該更大,應該達數百萬美元。」他8日對《大紀元時報》表示。

「英國擁有最強大的電視廣播監管框架,可能是世界上最強大的。」他說。

「但是,……我認為現有的懲罰力度太弱,太小了。」

漢弗萊表示,10萬英鎊的罰款對CGTN來說只是「九牛一毛」,CGTN的資金來源是「中共非常深、非常髒、非常血腥的口袋」。

「所以這筆罰款對CGTN來說毫無意義,只有象徵意義。這就是Ofcom可用的懲罰措施絕對不夠的一個例子。」

漢弗萊說,Ofcom的另一個「主要弱點」是,他們在引用侵犯人權記錄方面做得不夠。

「這些針對CGTN和CCTV的投訴是有史以來提交的最嚴重的投訴,因為它們涉及極其嚴重和殘酷的人權犯罪。」漢弗萊說。

「我認為,Ofcom作為一個獨立的機構,其任務植根於人權法,實際上應該在這些投訴中更加突出人權角度。」他補充道。

「但是,在我去年看到的這些裁決中,都沒有看到用人權的語言提到侵犯人權的行為,而這些投訴是應該用這種語言的。這是Ofcom開展業務的一個重大弱點。」

當被問及對CGTN在法國獲得牌照、「重新在歐洲立足」的看法時,漢弗萊表示,雖然這在技術上意味著CGTN可以在英國再次播出,但在實際操作中可能很難。

漢弗萊表示,CGTN可以接觸的「少數幾家公司」「將處於尷尬的境地,因為它們要遵守Ofcom的規定和英國廣播規則」。

「所以我感覺,CGTN要想在英國找一家營運商來播放它的信號,並不容易。」

香港民運人士、英國駐香港領事館前僱員鄭文傑(Simon Cheng)。(Simon Cheng提供)
香港民運人士、英國駐香港領事館前僱員鄭文傑(Simon Cheng)。(Simon Cheng提供)

在周一的裁決後,來自香港的民運人士鄭文傑(Simon Cheng)表示,經過一年多的等待,這對他來說是一個「重要的時刻」,對其他人來說也是「非常鼓舞人心的信號」。

鄭8日告訴《大紀元時報》,這些裁決可能會鼓勵那些人權被侵犯的人「站出來」。他說:「在我們勇敢地呼籲時,我真心希望正義最終得到伸張。」#

原文:French Licence Puts Pressure on China State Broadcaster: NGO Director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