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近日表示,中共不斷對他人身攻擊,是因為他擊中了中共的要害。他提出兩項行動,反制中共一系列惡劣行徑。

蓬佩奧還說,他取消美台交往不應該存在的限制,對台海兩岸、整個區域與全球均是好事。他期待有機會能訪問台灣。他還批評拜登政府:對中共與伊朗的政策缺乏力道;以美國的安全保障為代價,浪費前政府4年來的強勢邊境政策。

中共人身攻擊 蓬佩奧:因擊中其要害

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近日表示,中共對他人身攻擊是因被擊中要害。

保守派電台主持人休·休伊特(Hugh Hewitt)採訪蓬佩奧時調侃說,如果要根據中共最不喜歡誰為標準來選舉美國的下一任總統,蓬佩奧一定會遙遙領先,因為每次他出現、說些甚麼,中共就會找個點來攻擊他。

蓬佩奧回覆說:「我已經看到了中共對我的人身攻擊,他們已經制裁了我與我的家人。」「我認為,(人身攻擊外國官員)這是一種軟弱的表現。當(外國)領導人準備反擊抵制它們的時候,除了單獨攻擊個人外,它們(中共)沒有太多的辦法。」

蓬佩奧強調,當西方政府官員指出中共對中共病毒治理不力、危害美國與世界;指出它們關押百萬維吾爾族人在拘留營中、強迫絕育,中共就會有反應。

蓬佩奧說:「我想,當(外國)領導人談論這些話題的時候,你可以看到中共有(攻擊)反應。然後你就知道,甚麼時候它們感到虛弱,就是,你當真擊中它的一個要害。」

中共肆無忌憚惡行 靠兩項行動反制

此外,作為前特朗普政府時期對抗中共的主力內閣成員之一,蓬佩奧提出兩項行動,反制中共一系列惡劣行徑。

中央社華盛頓時間3月9日報道,面對中共加大打壓香港、持續拒絕交出中共病毒(2019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初期資料,及軍事恫嚇台灣等一連串肆無忌憚作為,蓬佩奧指要靠兩項行動反制:一是教育世界各地人們,讓他們清楚中共的作為;二是以此作為基礎,建立全球反共聯盟。

談到致力反對中共的原因時,蓬佩奧說,他曾在冷戰時期服役,目睹獨裁暴政、共產主義對人民生活造成的影響,亦看到共產主義的高度集權與威權本質所帶來的悲劇。最重要的是,那些會對美國造成風險。

中共嘴上常說雙贏,但從沒看過雙贏,蓬佩奧說,只看過中共贏,與他們交涉的國家輸。希望中共能夠改變方向。他認為這能改善中國人民處境,是中國人民希望看到的事。

國家領導人是誰事關重大,蓬佩奧指,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從上任到往後幾年時間,都展現出對美國構成實際風險,他說:「我擔任國會議員時就意識到這點,成為中央情報局(CIA)局長後更是近距離親身目睹。」

蓬佩奧強調,中共政權不能代表中國人民,美國在與中國交往時,必須有所區分。2020年7月23日,他在一場演講中說,世人應與中國人民交流,並賦予他們能力。當時他形容中國人民是個「活躍、熱愛自由的民族,與中國共產黨截然不同」。

此外,蓬佩奧表示,現在評論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尚早。但他肯定現任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認同中共對新疆的打壓行徑構成種族滅絕(genocide),讚許布林肯朝自己任內的努力方向邁進。

蓬佩奧希望美國新政府能持續以「正確」方式對待中共,他說:「希望比我們做得更好。」

蓬佩奧:期待訪問台灣

由於蓬佩奧鮮明的「抗中(中共)友台」立場,不少台灣民眾討論他是否可能訪問台灣。對此蓬佩奧表示,他不便預設可能會訪問或不會訪問哪些地方,但「若哪一天真有機會造訪台灣,那會是很令人享受的事(a real treat)」。

蓬佩奧談到1月份在卸任前他決定取消美台交往限制的原因時說,是他經過多方考慮後的決定,他認為那些限制條文簡直是瘋狂,還夾帶一整套不合理的規定。

過去鑒於美中之間的協議,美台雙方有清楚的「理解」。蓬佩奧指,多年來美方持續遵循「一中政策」的方式處理台美關係,那些限制條文是過去月復一月、年復一年的層層交疊,因此他決定進行全面檢視,破除那些纏繞糾葛的限制。

蓬佩奧認為,那些規定是沒有道理且不應該存在的。美台之間應該有更多公開對話空間,這對台海兩岸乃至於區域與全球都是好事。

蓬佩奧強調,自己過去所參與過的奮戰及在特朗普任內所推動的工作經歷都深深留在心中。未來他會繼續勤奮工作,確保那些工作能被持續的推進。他說,緊接而來的2022年的美國中期選舉亦是一項重大事件。

蓬佩奧說,他心中深深在意的是,持續努力促進美國的自由,這場奮戰仍需做出很長一段時間的努力。

1994年,蓬佩奧獲得哈佛大學法學博士學位,曾在華府擔任律師,1998年與3名西點軍校同窗合夥買下堪沙士州3家飛機零件製造廠,合併創立塞爾航天公司(Thayer Aerospace)。2006年賣掉股份,4年後首次參選美國聯邦眾議員,以近60%得票率當選,連任3屆,2017年1月獲前總統特朗普任命為中情局局長。

蓬佩奧談拜登對中共與伊朗政策

另一方面,蓬佩奧批評拜登政府對中共與伊朗的政策缺乏力道。

美媒Newsmax當地時間3月11日引述霍士FOX BESINESS節目10日的採訪報道,蓬佩奧對拜登政府在外交層面的措施感到擔憂。他表示,自己不太注重過程,而是注重結果。他說:「你們已經看到了,他們(拜登政府)採取了安撫伊朗的措施。」

「我們也看到他們在回應中國(中共)大規模攻擊微軟服務器時採取了乏力的措施。這樣做會鼓勵其它國家挑戰我們,打擊我們。而一個強大的美國,一個不綏靖的美國,才是可以確保美國自由的美國。」

此外,3月12日拜登參加美國、澳洲、日本與印度「四方」領導人視像峰會,討論針對中共的行動。對此,蓬佩奧表示很高興,但也很擔心。

蓬佩奧強調:「這些領導人走到一起是一大步。但比他們的會面更重要的是,他們實際做了甚麼,採取了甚麼行動。」

蓬佩奧希望四國領導人發表聯合聲明,採取措施讓中共明白:對待維吾爾少數民族的做法及其它活動,是「不可容忍的」。他說:「如果中共繼續在這條道路走下去,我們將讓他們付出真正的代價。」

對於認為前特朗普政府在對中共問題上態度強硬的看法,蓬佩奧高興的表示,這是個很好的觀點。他說:「我們很大膽,並不害怕。」「我們是第一個站出來反對中共的威脅,反對他們針對香港居民採取行動的政府。」

在卸任前一天,蓬佩奧發聲明說:「經過對現有事實的仔細審查,我已確定,在中共(CCP)的指揮和控制下,中國(中共)在新疆對以穆斯林為主的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和宗教團體實施了種族滅絕行為。」「我相信這種種族滅絕正在進行,我們正在目睹中國(中共)有系統地試圖摧毀維吾爾族人。」

此外,拜登政府計劃重回前特朗普政府已退出的伊朗核協議,這位前國務卿說:「有句老話說,伊朗人從沒打贏過一場戰爭,也沒有輸過一場談判。」

「在重新參與(伊核協議)之前,我們必須非常謹慎從事,我們必須以實力來做,而這正是我們留給拜登政府的。」蓬佩奧說。

美邊境危機 蓬佩奧批拜登浪費前政府強勢政策

蓬佩奧還指,拜登政府正在以美國的安全保障為代價,浪費前政府4年來的強勢邊境政策。

蓬佩奧批評拜登上任後的移民政策。他表示,美墨邊境正在發生一場真正的危機;前政府整個團隊與所作的出色工作,均被拜登政府丟棄了。而邊境危機不僅對美國及美國的南部邊境構成威脅,亦對通過墨西哥被販賣的兒童構成威脅。

拜登政府改變邊境政策後,美墨邊境非法移民數量暴增,2月份拘留近10萬移民。美國國土安全部長馬約卡斯3月8日承認,當局不得不爭分奪秒的應對不斷升級的危機。

蓬佩奧說,他在任時努力制定了一項「停留在墨西哥」政策,想進入美國的移民,必須留在墨西哥等候評估是否被批准;這創造了正確的激勵機制。而現在,拜登政府跟移民說:不要到邊境來,但「真實情況卻是讓他們來」。

蓬佩奧指,拜登政府的政策是激勵未成年人(移民)來邊境。這導致這些孩子成為販賣對象,被那些歹人虐待,用可怕的方式進行販賣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