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宣稱「2020年中國全面脫貧」後,當局發佈「中央一號文件」聲稱要加快振興農村。而中共農業農村部部長在兩會提出的舉措之一是「今年糧食最低收購價提高1分錢」,這份給農民的「新年大禮」令輿論譁然。

近日,中共農業農村部部長唐仁健在兩會上回答記者提問時提到,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發展主要預期目標之一,就是糧食產量保持在1.3萬億斤以上。

對此,唐仁健稱農業農村部做了三條具體的安排,其中的政策措施包括秈稻和小麥最低收購價,在去年每斤提高1分錢的基礎上,今年繼續提高1分錢。

根據官方資料顯示,自2004年以來,中共官方對稻穀、小麥在主產區實行最低收購價政策。如粳稻最低收購價由2004年的0.75元/斤逐年上調到2014年的1.55元/斤。自2015年開始,糧食最低收購價逐步下調。

2020年2月,中共當局發佈了關於2020年稻穀最低收購價格的兩份通知。根據通知,2020年中國秈稻最收購價每斤提高1分錢。

中共當局規定,2020年生產的早秈稻、中晚秈稻和粳稻最低收購價分別為每50公斤121元、127元和130元。而2019年的相應價格分別是120元、126元和130元。

中國稻穀市場資深分析師張智先對《期貨日報》表示,「目前,國內秈稻市場價格已接近或滑到了種植成本附近,再掉下去就會挫傷農民的種糧積極性。」

「糧食收購價提高1分錢」的背後 天災人禍不斷

與上述中共農業部長唐仁健的說法一樣,中共總理李克強在3月5日的政府工作報告中也提到,「糧食生產連年豐收」,「糧食產量保持在1.3萬億斤以上」。不過,這兩位官員卻沒有提及去年發生的大規模「天災人禍」造成的糧食危機。

2020年7月,中共當局針對糧食問題開會,要求省長承擔各地「糧食安全」責任。中共副總理胡春華在會上稱,「無論是主產區還是產銷平衡區、主銷區,都要確保糧食播種面積和產量只增不減。」

山西省當局去年要求長治市壺關縣建立縣級儲備糧1,000萬斤,但這個「國家級貧困縣」的儲糧規模距離上級指標還相差一半,難以保障縣域內糧食安全。而長治市在內的山西省多地去年出現強降雨、雷暴大風、冰雹等天氣。

2020年6月至9月上旬,中國70%的縣(市)出現暴雨,多省發生暴洪、城區內澇、漬災。一些地方政府要求農民必須種糧,甚至要求農民把果園和魚塘改種糧食,否則就取消承包權。

而在中美貿易戰、疫情和颱風的多重打擊下,中國市場上的粟米價格去年10月出現大幅上漲,現貨粟米均價創下近4年來新高,而粟米價格的上漲也引發一系列的連鎖反應。

據財新報道,8月底至9月初,三場颱風連續席捲東北地區,正值農作物灌漿期,導致部份農作物出現倒伏。這不僅讓農作物減產,還會出現霉變,品質下降。東北地區是中國最大的粟米產區,吉林、遼寧、黑龍江的粟米播種面積佔全國播種面積超過31.6%。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去年7月22日考察吉林時稱,「吉林要把保障糧食安全放在突出位置。」隨後全國各地開始「轟轟烈烈」的節約糧食運動。各地提出千奇百怪的節糧新詞,如「光碟行動」、「恢復飢餓感」等。外界認為,中共當局多次強調「糧食安全」,凸顯大陸糧食危機迫在眉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