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4日,流亡美國的阿翔(化名)接受大紀元電話專訪表示,他曾參與2019年11月中旬的香港理工大學保衛戰,是堅持到最後才撤離的極少數人之一。阿翔在警方進入理大清場前一晚(2019年11月27日),單獨召開記者會,強調自己並未違反法律,因害怕遭港府消音,所以站出來對外界說明留守13天的心路歷程。

阿翔說:「我到現在都堅信自己沒做錯事,不應該被警方登記或拘捕。但現在留在香港幫不上任何忙,而且還會被逮捕,造成更多打擊。」就如同所有的離港者,阿翔也有很多無奈與不捨,尤其是「國安法」通過後,曾參與前線活動,遭逮捕的香港手足都在考慮離開,因為大家都擔心「將來要走都走不了」。

港人DNA「送中」的恐懼

阿翔表示,現在香港基本上已沒有人敢公開發聲,疫情在香港爆發後,警方更藉此肆無忌憚抓捕,迫使香港的街頭抗爭行動停擺,大多數支持香港的活動都轉為更隱蔽。在街上穿黑衣、戴黃色口罩都可能被警方盤查,因為警察有理由認為你可能要參與遊行。在香港生活,日日都籠罩在無形恐懼中;政府又要求民眾登記健康碼,去年8月港府開始推行全民核酸檢測,阿翔說:「我們還要把自己的DNA給政府,不知道會被拿去做甚麼,人沒有被送中,DNA送中。」

有一名阿翔在街頭抗爭時認識的手足,初時遭警方以「非法集結」判刑入獄兩個月,沒想到出獄後,還遭警方另以「暴動罪」逮捕,阿翔說:「沒人知道以後還會用甚麼方法抓人,會有甚麼方式限製出入境。」他認為香港的抗爭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與中共對抗需要很長的時間。阿翔說:「還是有很多手足在撐香港,但我也很擔心他們之後要怎麼辦,尤其是限制出入境以後,他們如果被判刑,可能會坐牢很久。」

儘管香港的抗爭運動在中共強力鎮壓下已難以為繼,但阿翔並未失去信心,因為他認為無論在哪裏,香港人都會心繫香港,現在只是為了保存實力,暫時落潮。他說:「有些人會覺得自己離開,做了逃兵,但現在真的要保存實力,在台灣、英國倫敦都有聲援香港的活動,在哪裏都可以為香港發聲。首先要的是保存實力,活下去。」

阿翔曾多次被警察痛毆

幾乎是堅持到最後一刻才離開「理大」的阿翔說:「我當時只是想留下來陪他們,不可以留下手足。」在那13天遭困的日子中,留守者們多半備受心靈煎熬,阿翔表示,當時有很多人輪番去勸大家離開,無論是社工或朋友都沒有使其動搖。但這次,阿翔必須選擇離開香港。

面對未來生活全新的挑戰,阿翔也感到迷茫,但他認為就算有語言差異,生活壓力,但這些都比對付香港警察輕鬆,容易多了,因為留在香港很危險。

在參與香港街頭運動中,阿翔曾多次被警察痛毆,他說:「警察是真的往死裏打,又踩、又拖行,下非常重手,明明大家都是香港人,為甚麼要這樣!」讓阿翔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這些香港警察為何忘了自己本應保護市民的職責,反而去攻擊幾乎沒有還擊能力的市民。

相較於遭受嚴重傷害的香港手足,阿翔認為自己運氣一直都還算不錯,就算被警察強行拖走,遭警棍暴打,但傷勢都算輕微,他說:「其他的手足更辛苦,中催淚煙也很難受,其實這些身體的傷痛都可以撐下去,心理上的壓力更難熬。」

中共蠶食香港本土文化

阿翔認為相對香港而言,大陸人的資訊還是比較封閉,走在路上,從打扮就可以看出是香港人還是中國人,生活習慣也可以發現兩者明顯的差異。但1997年香港回歸後,本土文化就不斷地遭中共有計劃地消除,阿翔說:「無論是從學校教育或流行娛樂產業,香港年輕世代更貼近大陸,香港已經被潛移默化地改變了。」

過去中國人說「鋤強扶弱」,但阿翔覺得現在的社會,越來越多人選擇「鋤弱扶強」,為了既得利益,選擇向強權靠攏。在參與爭取香港民主自由運動的過程中,阿翔也曾試圖與反對運動的大陸人、香港「藍絲」們溝通,但他發現兩者世界觀差距太大,根本沒有「對話」的空間;面對那些支持港府,高呼「愛國、愛黨的藍絲」,阿翔則更顯無奈,他說:「他們這麼愛中國,怎麼不回去呢?當初不是因為怕共產黨才來香港的嗎?這些人真的很奇怪。」

阿翔說:「其實也有一些不錯的大陸人,提供物資給前線抗爭的手足。還是有好人的,但還是太少了,只能說有一部份人還是能明辨是非。」很多五毛、小粉紅在網絡上找香港人對罵,雙方變成敵對勢力,他發現就算是試著與不同立場的人溝通,拿出事實、用現場片段來說明,但對方多半只是想表達自己要說的話,拒絕傾聽,無法產生交集。阿翔說:「大家都沒有妥協的可能。或許只能等到他們自己也嘗到苦果以後才能明白。」

寄語台灣以香港為借鑑

自2014年,香港民眾要求北京落實「真普選」開始,香港人就再也沒有回頭路。阿翔說:「那時我還小,沒有參與街頭抗爭,但一路過來大家都意識到,不能與中共妥協,一國兩制、政治改革都只是幌子。」

離開香港前,阿翔與幾位參與抗爭運動的手足道別,沒想到對方其實也都正準備離開香港。他說:「大家都很低調,沒有聲張,都不是認識很久的朋友,沒想到會這樣別離,以後都各奔東西,不可能再約銅鑼灣見、尖沙咀見,很可能是英國見、加拿大見。」

阿翔曾動念移民台灣,他說:「我本來是想去台灣當兵的,一來離香港很近,二來保衛台灣也像是保護香港。」但礙於法規與個人的經濟因素,最後只好選擇赴美獲取政治庇護。

阿翔寄語台灣人,千萬不要低估中共的打壓與滲透,雖然大多數的台灣年輕人都在這次香港的「反送中」行動中覺醒了,但還是不能掉以輕心,中共會以傳媒、各種文化交流的方式讓人逐漸失去防備,最後漸漸失去主體性、失去自己的語言,台灣除了要武裝軍事,還要保衛自己的文化。阿翔說:「很多台灣人為香港打氣,提供物資。我希望台灣不要淪為第二個香港,要把香港當成前車之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