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美科技角逐激烈之時,美國在亞洲的盟友南韓也與中共打著一場技術保衛戰。南韓電子、造船、軍工等優勢產業的技術正面對著中共越來越露骨的覬覦,美國之音從業內人士和專家處了解到,從高薪「挖牆腳」、收買內部人員到黑客攻擊,中企使用的手段日漸豐富巧妙,已成為南韓技術洩露的最大目的地。

來自中國的雙倍年薪誘惑

「中國企業招人」、「需南韓半導體大企業十年以上工作經驗」、「提供私宅和子女教育費」……在南韓的獵頭網站上,時不時就能看到這類招聘廣告。在南韓的半導體、顯示面板等電子科技行業,中國企業的「挖牆腳」行為十分普遍。供職於一家南韓半導體企業、經常往返中韓兩國的A先生告訴美國之音,在半導體領域,中國主要需要電路板設計等方面的技術人才,開出的條件都非常優渥。

「基本上年薪都會翻倍」,A先生身邊就有這樣的例子。「你知道模組廠表面噴塗工藝吧,每家廠的工藝都不一樣。國內這方面人才不是很多,廠家就從南韓同類企業找工程師,簽兩年合同,工資是南韓的兩倍,還提供房子、保險全繳。你想,南韓的工程師工資才8,000萬~9,000萬(韓圜),也就50萬人民幣吧,但是中國可以開100萬。對南韓人來說,兩年的時間不算長,再加上這個條件,他就會覺得很不錯。」

除了具體的技術,學習南韓的管理體系、生產技術標準也是中國企業挖人的主要目的。「中國與南韓在產品管控方面存在差距。」A先生說,「(南韓)比較高層的人過去後一般會做總監、副總,統籌整個技術部門。但是技術存在更新換代的問題,所以一般這種高薪都是只簽兩年,兩年後下面的中國人都學得差不多了,就不用你了,說白了就是把有用的東西搾乾後再換人。」

A先生認為,對中國企業來說,高薪挖人策略具有很高的性價比。「自主研發需要投入很多資金和精力,但國內企業都希望儘快看到利益,所以這可以說是另闢蹊徑。南韓的技術比中國國內先進,挖人過去就可以負責新產品、完成產業升級;而且人才流動這個東西沒法限制,不像設備甚麼的,這樣中國就可以繞開其它國家的管控了。」

金錢收買、黑客攻擊:中企從南韓竊密

「獵頭挖人只是最表面的部份,收買企業內部人員、買賣技術的情況也很多。」南韓相明大學信息安全工程學系教授樸元衡對美國之音指出。今年1月底,SK海力士、三星電子子公司17名有關人員因涉嫌將存儲晶片國家核心技術洩露給中國競爭對手,被南韓檢方與國家情報院起訴。2月初,三星顯示器的2名研究員因試圖將三星顯示器全球首創的OLED面板有關技術賣給中國,被南韓法院判處有期徒刑2年。

不過樸元衡認為,最令人憂慮的還是通過黑客攻擊竊取技術的行為。中共黑客擅長尋找並攻擊薄弱環節,最常見的手法是通過SHODAN等聯網設備搜索引擎尋找企業閉路監控系統的漏洞,監控研究所、生產設施等重要場所,以獲取機密。此外,大企業安全防範較弱的部門也是攻擊對象。三星電子俄羅斯、意大利客服中心曾先後遭遇手法類似的黑客攻擊,「從報告書提供的惡意代碼來看,基本上可以推定是中共黑客的行為。但為甚麼要攻擊並不重要的客服中心呢?我認為他們的意圖是先突破安全措施薄弱的環節、侵入內部,然後再攻擊安全防範較強的總部,這是中共黑客經常使用的手法。」樸元衡說。

無論是金錢收買還是黑客攻擊,「問題在於這類行為是從中國政府層面上進行的。」樸元衡認為。去年9月,南韓科學技術院的一名教授因涉嫌將無人駕駛有關技術提供給中國院校而被南韓政府起訴。南韓科學技術院是全球排名前五十的南韓頂尖院校,這名教授負責該校與重慶理工大學合辦的國際教育合作項目。調查顯示,該教授或參與了中國的「千人計劃」,收受了中共政府提供的額外資金。另外,「據我所知,黑客也是中共政府僱用的,隸屬於人民解放軍(中共軍隊)。」樸元衡介紹。

中國已成為南韓技術洩露的最大目的地。南韓國情院提交給國會的一份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10月的5年間,該機構共發現了123宗技術洩露海外事件,其中83宗的目的地為中國。面對這種情況,南韓正不斷加強有關立法。不過樸元衡認為中國(中共)並不會因此停止竊取技術,「他們會採取更隱秘、更不容易被發現的手法,比如使用加密貨幣買賣技術、進行更多的黑客攻擊,他們的手法會更巧妙。」

中共謀求科技崛起的戰略意圖

然而無法否認的一個事實是,中共的科技實力已得到大幅提升。根據南韓現代經濟研究院的報告,雖然南韓在半導體等領域仍保持著較大優勢,但兩國總體技術水平的差距已縮短至1年,隨之而來的是中韓出口相似度逐年提高。南韓主要出口高附加值技術產品,在全球價值鏈中處於中上游位置,這也意味著中共在全球價值鏈中地位的上升。

「如果說中國以前停留在全球產品鏈中,那麼現在是真正進入了價值鏈。」駐華南韓大使館前經濟通商官、中國經營研究所所長樸勝贊對美國之音表示。「雖然去年疫情席捲全球,但從聯合國報告來看,中國吸引的外商直接投資金額仍超過了美國。使用廉價勞動力的外資撤走了,但很多知識和技術密集型企業展開了對華投資。目前生產高附加值產品的工廠或供應商80%都分佈在中國,剩餘20%在南韓、台灣和日本等周邊國家。如果要打破以中國為主的價值鏈,整個高附加值製造業的格局都會發生變動。」

將這種變化放置在第四次工業革命的背景下考慮,其意義就更為重大。由於基於新技術的新產業和新生產方式將決定未來的經濟範式、進而影響全球的政經秩序,中國顯然將之視為一次戰略機遇,中美關係也由此走到了分水嶺。「之前的技術時代和高附加值技術時代需要分開來看,之前中美關係好比『與狼共舞』,因為互相需要,所以在全球價值鏈中尚能和平共處;但第四次工業革命帶來了變化,中國會慢慢發展可以用來反制美國的技術,在這個問題上,它從頭到尾計算得非常清楚,」樸勝贊指出。

正因如此,「中國(中共)也很明白在第四次工業革命有關技術上必然會和美國脫鉤、各走各的路,所以提出技術獨立、自力更生,推行工業強基政策。也就是說重要的材料、零部件和設備都要在中國國內生產,但沒有內需市場這是不可能辦到的,這就是為甚麼中國要強調以內循環為主。」「最終是要構建起一條『中國價值鏈(China Value Chain)』。」樸勝贊提出了這樣一個概念。

「這個過程十分漫長,但中國(中共)的思維方式是,目前情況下不能直接挑戰美國,要把目光放在未來,進行長遠的佈局。」樸勝贊認為。對於中國所看到的是怎樣的未來,樸勝贊並未直接回答,而是舉了電子貨幣的例子。「目前中國(中共)正在加緊佈局電子貨幣,明年起就可以全面使用,在這方面美國落後於中國。美元在全球金融市場佔據主導地位,其貨幣供給影響巨大。但電子貨幣的規則和地位將完全不同,」從這一點來說,「中美關係間的問題已經擺到了桌面上,無法後退。」

(轉自美國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