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出生人口連年呈斷崖式下跌,其危機遠超歷史上由戰爭瘟疫造成的人口劇減。一場橫掃德州的冬季暴風雪暴露出綠色能源的弱點和黑色幽默。

中國新出生人口暴跌

中國新出生人口連續四年下降,2020年公安部戶籍管理中心公佈的戶籍登記只有1003.5萬,差一點跌到千萬以下。國家統計局數據,2016年到2019年,出生人口分別為為1,786萬、1,723萬,1,523萬、1,465萬人。

即使2020年的出生人數以後調整後增加,快速下降的趨勢是肯定的。而且目前看不到未來回升的任何跡象。

而2016和2017年的數據實際上是虛假的偏高,因為2016年開放二胎,不能排除某些心理因素的影響,後幾年的下降證明二胎化並沒有甚麼作用。

新出生人口暴跌的幾個原因: 1.計劃生育

中共常年搞的計劃生育政策,這是人類歷史上一個政權,有意識、最大規模的消滅自己統治下人口的政策。從80年代開始,到2016年,幾乎是全面的一刀切的一胎化。某些地區更早就施行一胎化政策。

70年代初,我被下放到農村,當地民兵就四處捉拿生育年齡、生過孩子的婦女去結紮,比當年日本鬼子狠多了。

更荒唐的是開放二胎以後,當局已經知道人口將斷崖式暴跌,卻繼續對三胎或以上的實行一胎化時期的懲罰。

2.觀念的變化和城市化的過程

這兩者是連在一起的。一般國家在後工業化時期、城市化後,都會降低出生率,都會發生在人民富裕以後,人們更注重生活的質量、生活的享受,所以不想生孩子。但是中國的城市化過程和一胎化的過程幾乎是同步的,很多人進入城市後,受制於一胎化政策,只生一個孩子,同時生育觀念也被改變。整整一代人,現在處於生育年齡的夫妻多半是獨生子女,生一大群孩子的概念幾乎沒有。

所以說,政府的強制性命令和城市化過程,再加上這一代人、是在這種獨生子女環境中長大的人,就形成了一種文化。這種文化跟中國的傳統文化不一樣,跟西方的文化也不一樣,是中國所特有的一種文化現象。

目前,中國的大部份生育人口,面對的最大的負擔是房價。他們在生活上的壓力,是少生或不生育的最直接原因。圖為2010年8月在北京舉行的房地產博覽會場。(Getty Images)
目前,中國的大部份生育人口,面對的最大的負擔是房價。他們在生活上的壓力,是少生或不生育的最直接原因。圖為2010年8月在北京舉行的房地產博覽會場。(Getty Images)

3.中國百姓生活壓力太大

中國的大部份生育人口,最大的負擔是房價,造成很少有人能夠養得起二個以上的孩子。房子方面的負擔很嚴重,在大城市這個問題很突出。這要遠遠超出美國工薪階層的負擔。一般美國家庭,收入的三分之一在住房上,主要是按揭貸款和地產稅。只要有個正規的工作(學生打工不算),單身的租房,成家的買房,都不會有很大問題,生幾個孩子完全看自己的意願,經濟方面不是考慮的主要問題。

在世界上,工業化、城市化過程中,大部份人住房負擔佔收入比重的多少,通過比較看,中國大中城市居民可能是最高的。

相比較,中國大陸到美國的移民,無論是讀博士後在高技術公司,還是紐約唐人街的非法移民,生養三、四個孩子沒有看到哪個有經濟上的問題。

所以說,出生率不是政府發佈政策和命令就可以改變的。中國開放二胎政策,甚至都未能保持一胎化的出生率就是明證。至於降低房價和減少稅率,減輕年輕人的生活負擔刺激生育,這些方法和中共當局、政府的利益和權貴集團的利益是相矛盾的,因為中共的收入有相當一部份是靠房地產、出賣土地得來的。

中共把人當作物放到計劃內

現在還在對多生孩子的進行罰款和其它懲罰的,有人呼籲徹底放開,要完全沒有限制。本來開放二胎時就該這樣,雖然已經太晚,但可能作用不大,因為可能只有在邊遠地區才有多生育的現象。所以,徹底放開只會影響少數人群,對大局影響不大。

而且中共也不會全面放開,這是個控制的問題,無論朝甚麼方向,中共的計劃經濟觀念和政策不會變,計劃生育也是計劃經濟的一部份,中共宣揚唯物主義,把人當作物來做計劃的。

中共一直灌輸給我們關於人口和繁榮的關係,認為人口多是貧窮的根源,然而實際情況正好相反,人口稠密不一定會富裕,但經濟發達、生活富裕的國家人口多半比較多,或比較稠密,除了少數特例外。

觀念上,我看到有人認為,以前的中國人只知道多子多福,生活沒有意義,沒有實現自我價值。我有些不同的看法。首先,生很多孩子並不會影響自我奮鬥或努力,在社會中實現自我;其次,人類社會要維持,社會成員的繁衍後代是必要條件,生育後代本來就是人生的目的或意義之一。

如果人口中有相當比例拒絕生育,而且成為流行文化,就是自我毀滅,國家、民族、社區,直到整個人類都是如此。我擔心的是中國正在經歷這個過程,而這和後工業化國家的情況不同,那些是自然過程,而中國是由政府各項政策推動和強制執行,然後又成為流行文化的結果。

這和歷史上戰爭和瘟疫造成的人口銳減都不一樣。那時候的人沒有限制或計劃生育的概念,改朝換代以後,統治者實行休生養息的政策,人口和經濟恢復同步,很快進入繁榮。而現代人的人口減少,非常難用放寬政策的方式改變,甚至刺激都很難。清朝人口從一億增加到3億很容易,但如果中國人口降低到十億以下,只會繼續急速減少,不大可能恢復到14億,如果減少到一億,沒有多少機會重新增加到3、4億,只會繼續減少。

在西方國家,以前天主教家庭都是大家庭。我有個以色列朋友,十多年前我去以色列住他家,他們剛生第一個孩子,去年在紐約偶遇,他們已經有5個孩子了。可以感覺到以色列是一個非常年輕、有朝氣、充滿活力的國家。

中印邊境衝突中,反應出一個現象。我曾提到過,中共軍隊是世界上罕見的唯一一個主要由獨生子女組成的軍隊,所以一旦戰爭爆發,傷亡慘重,拖得時間很長,會對軍隊的士氣和全國內的民意造成多大的影響,想像不出來,沒有先例可循,這是一個非常不利的因素。而印度人口的中位數的年齡是25歲,這方面印度佔了很大的優勢。除了人口還有年齡層,中國都是不利的一方。這些不利的因素,都是中共造成的,而不是人口自然發展進程造成的。

美國德州15日發生大型斷電事故,超過400萬戶家庭瞬間失去電力。斷電的部份原因是風電機組扇葉結冰,無法運行。一場橫掃德州的冬季暴風雪暴露出綠色能源的弱點。圖為風力發電機。(公有領域)
美國德州15日發生大型斷電事故,超過400萬戶家庭瞬間失去電力。斷電的部份原因是風電機組扇葉結冰,無法運行。一場橫掃德州的冬季暴風雪暴露出綠色能源的弱點。圖為風力發電機。(公有領域)

綠色能源經受考驗

近日,一場從北到南的暴風雪席捲了德州-美國南方保守的能源州。由於地處南方,車輛、道路都不是為冬天的冰雪準備的,我們看到發生在高速公路上的包括18weeler在內的多車車禍;同時還發生大範圍的停電。

冬季暴風雪引起的停電在北方不少見,但多數是線路被倒下的樹木壓斷造成的,而德州這次有個特點,就是大批風車被冰雪凍住了,而據說德州風力發電已經佔了30%。

我一直以為德州是傳統能源州,石油和火電著名,沒想到風能也那麼發達,也許是因為地廣人稀,安裝比較方便。這就是綠色可再生能源的最大問題,不穩定,靠天吃飯,短期內難以取代傳統能源。

按照現行政策,先切斷傳統能源,然後發展極不可靠的綠色能源,那會很麻煩的。如果氣候發生變化,風力發電、太陽能設備受到影響,會給社會帶來很大的問題。所以,綠色能源應該只是對傳統能源的支持和補充,不能完全替代傳統能源。

已經有不少諷刺的事情發生了。拜登說希望學校每張書桌都能用有機玻璃隔開,有人開玩笑說,有沒有告訴他:有機玻璃是石油產品。

德州這兩天的玩笑是,用化石燃料的直升機向風車葉片噴灑石油提煉的化學藥物除冰,太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