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有關15美元聯邦最低工資對托兒成本影響的新研究報告的作者表示,雖然此舉將提高一些低工資工人的收入,但將使全國各地的托兒成本在一些州增加43%之多。

美國傳統基金會保守派智囊的經濟、預算和權益研究員雷切爾·格雷斯勒(Rachel Greszler)在接受新唐人電視台採訪時表示,雖然聯邦最低工資的提高會讓一些人受益,但「它實際上會回過頭來,最終傷害到這些立法者最想幫助的群體」。

「我估計,在全美範圍內,(托兒)費用不得不平均增加21%。這對一個有兩個孩子的家庭來說,將帶來額外增加3,728美元的成本。」格雷斯勒說。

「但成本增加會更高,」她補充道,「有10個州的成本會增加30%或更多,僅密西西比州的成本就會增加43%,愛荷華州和印第安納州等幾個州的兩個孩子的托兒費用會增加6,000多美元。」她說。

格雷斯勒撰寫的這份研究報告提供了15美元最低工資對所有州的托兒成本每年所帶來的影響。影響最小的是華盛頓州(+1,131美元)、馬薩諸塞州(+1,608美元)和佛蒙特州(+1,269美元)。而在一些州兩個孩子的家庭的費用將增加5,000美元以上, 堪沙士州(+5,636美元)、路易斯安那州(+5,487美元)、俄克拉荷馬州(+5,602美元)、威斯康辛州(+5,227美元)、佐治亞州(+5,222美元)和內華達州(+5,019美元)。

除了對育兒成本的影響外,格雷斯勒表示,聯邦最低工資上漲的另一個影響是,它將使一些人完全失業。

「對他們來說,這是一個相當黯淡的前景,」她說,「現實情況是,以每小時15美元計算,這相當於僱主每年36,000美元的成本。有很多人,特別是當他們剛開始進入勞動力市場時,他們無法產生那麼多的價值,至少現在還不能。他們需要一些經驗和額外的教育。而我們在這裏所做的事情,基本上是把某些人從勞動力市場上排除出去。」

她引用了國會預算辦公室的預測,估計如果聯邦最低工資提高到每小時15美元,可能會有100萬到300萬人失業。

「在短期內,他們會失業並尋找工作。從長期來看,他們會退出勞動力隊伍,其中一些人可能會求助於殘疾保險計劃。其中一些人可能不得不搬到朋友或家人那裏去住,因為他們沒有任何選擇。」格雷斯勒說。

她在報告中說,有比聯邦最低工資規定更好的方法來幫助工人實現更高的收入,同時又不會給其他人帶來意想不到的後果,包括增加教育機會,減少企業投資工人的障礙。她還主張放寬對托兒所的規定,讓父母在如何使用現有的公共托兒資金方面有更大的靈活性。

這份研究報告出爐之際正值眾議院教育和勞工委員會周三(2月10日)批准在五年內將聯邦最低工資提高到每小時15美元。該措施將出現在眾議院轉交給參議院審議的疫情紓困法案中。

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在被問及眾議院法案是否會包括提高最低工資時告訴記者,「是的,它會。我們對此感到非常自豪。」

不過,該措施在立場較為溫和的參議院中能否通過仍然面臨挑戰。

提高最低工資面臨共和黨人的反對,一些民主黨人也對此持謹慎態度,認為這會傷害到小企業,尤其是在病毒大流行期間。

聯邦民主黨參議員喬·曼欽(Joe Manchin)在2月初接受《國會山報》採訪時,被問及是否會支持15美元最低工資時,他說:「不,我不支持,我支持一些負責任且合理的措施。」

共和黨參議員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上個月表示,拜登的15美元最低時薪將會凍結本已在掙扎線上的小企業的招聘和擴張計劃,最壞的情況是,將完全「毀掉那些奄奄一息的小企業」。

經濟學家們多年來一直在熱議提高最低工資標準的問題,支持者認為提高工資可以提高購買力,增加的支出可以提振經濟,而反對者則認為這會傷害企業,導致失業率上升。#

(英文大紀元記者Tom Ozimek對此文有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