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兵們把她稱為「上帝派來的天使」,甚至在南丁格爾等人提著燈夜巡房時,有傷兵不顧自己的傷勢下床,曲膝跪在地上親吻著她的影子。

今天說說白衣天使——南丁格爾的故事。

南丁格爾。(公有領域)
南丁格爾。(公有領域)

1842年夏天,英國發生了歷史性的大饑荒。城市和村莊一片貧瘠荒涼,到處充斥著飢餓和髒亂,又臭又髒的空氣瀰漫在倫敦城。有不少人為了能活下去,故意去襲擊警察,這樣就可到監獄去吃牢飯。貧民收容所、醫院和監牢之中,擠滿了人群,不幸和淒涼,流蕩於每一個角落。

這天,南丁格爾的媽媽范尼告訴她,她的一個朋友去世了,只剩下一個可憐的嬰兒:「哦,她真可憐,像一隻粉色小老鼠。」

「我想去照顧她,媽媽。」

「甚麼?不不不,孩子,你還要去倫敦。秋天快到了,那是美麗的少女參加社交活動的好季節,你會認識很多體面人。」

「可是媽媽,你不是覺得那個嬰兒很可憐麼?」

「是的,但是,但是,我們是貴族。」范尼說完這句話,不自覺的把蕾絲鑲邊的裙擺揚了起來,「貴族是不會去做照料人這樣的低賤工作的。」

南丁格爾的爸爸威廉和媽媽范尼,是在意大利的文化城市佛羅倫薩的旅居生活中生下南丁格爾的。為了紀念這段生活,范尼決定給孩子起名佛羅倫薩‧南丁格爾。在英文中,佛羅倫薩意思是花城,家族的姓南丁格爾,是夜鶯的意思,是一種會唱歌的鳥。花與鳥,是多麼優雅美好的名字。南丁格爾的爸爸來自劍橋大學,繼承了祖上的一些年金,日子過得優雅輕鬆;媽媽的家庭條件更好,雖然充滿了上流社會的虛榮,卻也是個有愛心的虔誠基督徒。

「媽媽」,南丁格爾說:「我一想到人們的苦痛,就感到萬分的難過。我又聽到上帝的召喚了。」

「嘿,芙洛,你又談你的夢了。好吧好吧,你不要去做一個淑女,你卻要去做一個下人,這是你的選擇,你去照顧他們吧。」

在南丁格爾的那個時代,沒有「護士」這個職業。護理,是一個低下的社會工作,是南丁格爾這樣的上流社會家庭不屑去做的。但是范尼知道,每次南丁格爾都會被這來自她能聽見的聲音召喚。如果不答應她,就會換來南丁格爾和家人同樣的精神痛苦。

南丁格爾。(Wellcome V0004316//Wikimedia Commons)
南丁格爾。(Wellcome V0004316//Wikimedia Commons)

其實早在17歲的時候,南丁格爾第一次明確的感知到,她聽見了上帝的召喚。大人們對她說:那就是夢幻。可是她卻是那麼清晰的聽到那溫暖磁性的聲音。上帝需要她去服侍人群,就像她用心服侍上帝一樣。

1844年,貴族小姐南丁格爾宣佈她將從事護士職業,這一個決定讓家人,特別是她的母親大為震怒。但是南丁格爾用她的畢生追求、用她的虔誠的信仰精神,改變了整個社會對護士職業的負面看法。

1854年,克里米亞戰爭爆發。在這次戰爭中,戰地新聞第一次出現了,人們可以直接及時了解戰場的情況。

10月,英國《泰晤士報》的4萬名讀者打開報紙,看到一個不好的消息:前方醫院糟透了,嚴重缺乏救護人員,大量的傷員因為缺乏及時救護而死亡。

當時在一家醫院做主管的南丁格爾看到這個新聞後,找到了戰爭部長,主動組織了一批有護理經驗的天主教修女,和一些下層社會婦女,前往前線。

英國軍隊醫院衛生條件極差。人們行走在充滿污水和淤泥的房間中,通風極差。死神就像驅趕不走的影子,跟在每個住進醫院的傷病員身後。士兵們不僅深受傷痛的折磨,也深受絕望的煎熬。南丁格爾到達之後,護士們都問她:「怎麼辦?」南丁格爾的命令很簡單:「洗!」她採用一種過去前所未見的制度化管理,請了土耳其洗衣工,用肥皂清洗病房,重建廚房,用鍋爐煮飲用水,她在前線醫院健全管理制度,提高護理質量,僅用了半年的時間,傷病員的死亡率由原來的42%,降到了2.2%。在這裏,士兵們親切地稱她為「提燈女神」。因為每到夜晚,南丁格爾就提著一盞小小的油燈,沿著崎嶇的小路來到營區,查看傷員們的情況。溫暖的橘色的光,雖然只能照亮巨大黑暗中的一小塊區域,但那是痛苦中的人們絕望的心田。

天使來了,死神走了。傷兵們把她稱為「上帝派來的天使」,甚至在南丁格爾等人提著燈夜巡房時,有傷兵不顧自己的傷勢下床,曲膝跪在地上親吻著她的影子。

戰爭結束後,南丁格爾在1860年成立了世界上第一個非修道院形式的護士學校,奠定了基礎護理學專業。她的生日(5月12日) 被定為國際護士節。

兩百年前,護理並不是一個專門的職業,照顧病人的工作只有女囚犯和社會地位極低的貧窮婦女才去做的。一個貴族家庭的小姐,精通拉丁文、希臘文、法語、德語和數學,在那個時代很少見的知識女性南丁格爾為甚麼不顧社會的歧視和家人的反對,選擇這樣的職業?當她面對戰爭時期那些跋扈的軍官、高傲的醫療管理官員,她是怎樣委曲求全,卻又能堅持把自己的護理理念變成現實的?「長官,這些繃帶必須焚燒。」「不,南丁格爾,你只負責把傷員的身體擦乾淨,別讓那些該死的泥巴和血塊弄髒了床單!至於繃帶怎麼著,窗戶要不要開,這些都不是你的事情。」你不能爭吵,因為戰場上那些軍官可以讓你「滾回英國」。她得需要多大的智慧和耐心去完成這一切呢?

南丁格爾晚年的時候,有一封給護士的公開信,我覺得這封信可以很好的解答剛才的這些問題,信中寫道:

護理不只是一種技術,而是生命。你是怎樣的人,就會把工作做成怎樣。選擇護理是來自上帝的呼召,值得一個人一生的投入。護理人員如果沒有信仰,每天為固定的工作事項匆忙、焦慮,會逐漸失去那起初的目的。

為甚麼有些人的生命充滿祝福,有些人卻是一無是處?在於一個人要認清生命裏的黑夜面:自私、欺騙、偏執、自傲而不與他人配合。人必須先認識自己,才能管理自己,管理好自己才能管理別人。

其實妳怎麼想、我怎麼想都不重要,神怎麼想才重要。當我們經常心念神的法則,祂就會教導我們。護理是合乎神的法則,一種有智慧的管理病人之道。

1910年8月13日,佛羅倫薩‧南丁格爾去世,享壽九十。在倫敦滑鐵盧廣場,為南丁格爾鑄造了提燈女神的銅像。

南丁格爾——她對神的正信與生命中所洋溢的平安,是世上的邪惡所無法戰勝的。◇ 

請點擊觀看 更多精彩文章
請點擊觀看 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