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4日,香港中聯辦主任王志民被免職,當天北京方面同時宣佈,剛剛退居二線的前山西省委書記駱惠寧接任香港中聯辦主任。時事評論員江峰在他的網上節目《江峰時刻》分析指出,這次中共在2020年第三天即把王志民免職是與新年遊行警方的處理有關係,並預計香港在短期內會朝緩和的方向走,在合適的條件下會整肅香港警察。

江峰指出,中央政治局民主會議剛開完,習近平的人民領袖的位置已經確定了。

在中美衝突上和香港問題上直接涉及各個權貴家族的經濟利益了,習近平遇到的阻力很大,特別是香港。江派從鄧小平手裡接過香港這個盤,積累很多,從最基層的建制派議員,到整個香港的精英官僚團隊,再到香港的複雜的商業圈、黑社會。

習近平要想要從江派勢力將香港的管治權拿過來很不容易,所以這次民主會統一思想,確定了習近平對香港的最終話事權決策權,所以就必須儘快的中斷原來的政策,執行新政。

王志民被免職與新年遊行有關

江峰表示,這次中共在2020年第三天即把王志民免職是與新年遊行警方的處理有關係。他指出,習近平原來說是「止暴制亂」,即支持香港政府。不過,習在元旦講話中,語調變成了「希望香港好……希望香港同胞好」。

江峰認為,這是非常重大的政策轉向:「止暴制亂變成了和諧穩定繁榮,也就是說,中央政策的著力點不著力於對香港政府和暴力機器,對香港警察的依賴上,而是『和諧』了,和諧的潛台詞就不是讓你拿警棍打人,和諧的潛台詞就是要再次發動香港各界團結到中共那邊去,而駱惠寧是擅長跟各界打交道。」

不過,香港警察的粗暴打亂了習的算盤。元旦集會遊行當天,警方亂捉幾百人,並再次上演警察扮演暴徒,製造暴力的老一套手法。中央看在眼裏,會認為王志民沒跟隨中央新政策,不理解習近平的新年講話。江峰認為,這是王志民迅速被拿下來的原因。他預計,香港在短期內會朝緩和的方向走,並在在合適的條件下會整肅香港警察。

王志民下任工作或被派閒職

江峰預計,王志民出任某個省份當個封疆大吏的可能性很小,估計最後會在中央政策研究室這一類的機構裡安排如高級研究員的閒職。

江峰估計,王志民下台後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去北京交代。他要把過去半年多時間香港發生的事交代清楚,港澳辦、中聯辦系統究竟怎樣工作的,聽誰的指示,怎樣彙總情報等。

他認為,王志民若不能交代清楚這些,可能不再會擔任中共官僚體系中的任何職務了。不過,即便是查出王志民有重大的工作失職,中共也不能宣佈處罰,因為宣佈他有錯就等於承認中共前期的香港政策錯誤了。

駱惠寧背景複雜

江峰提到,駱惠寧背景非常複雜,中共各派系跟他都有關係。他是從來沒有任何國務院的外交經驗,或者是黨的系統的聯絡工作經驗,也從來沒有涉足港澳工作,對原來外交系統港澳系統來說就是一個外人。

江峰從駱惠寧的工作經歷,去梳理駱惠寧會在這樣極其複雜敏感時期,上任香港中聯辦主任這樣關鍵崗位的原因。

駱惠寧早年是在安徽做幹部,長期擔任省政府祕書的相關工作。當時安徽省委書記是回良玉,後來就提拔駱惠寧,他後來步步高昇。回良玉後來離開安徽去了中央。回良玉是典型的江澤民人馬。六四以後江澤民肯定要物色跟他一樣支持鎮壓政策的幹部,回良玉就屬於這樣的幹部。

江澤民就把回良玉送進了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負責中共高層的戰略設計。回良玉正好還很懂農業,後來就被下放到了農業大省安徽當了一把手。回良玉離開安徽進中央當了國務院副總理,臨走的時候把駱惠寧提幹,先當安徽省的這個組織部部長,後來進入了青海省委。駱惠寧在青海工作了13年,除了做副書記之外,還當了3年省長,3年書記。

邊疆省份在中共官僚體系起到的作用

江峰也分析了像青海這種邊疆省份在中共的官僚體系中起到的作用。中共的邊疆官員必須要面對更加複雜的政治局面,承擔的壓力是遠高於內地官員,故在中共的幹部體系當中,邊疆是個幹部鍍金提拔的好地方,例如胡錦濤是西藏出來的,現副總理胡春華是內蒙出來的。

在這些邊疆大省當中,青海雖然沒有說像新疆、西藏等地的民族宗教矛盾那麼大,但是它是藏回蒙少數民族交匯之地,其實關係更加複雜。對中共地方官對局勢的把控和引導的能力,要求就更強。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當年做西北工作的時候,就曾經在青海留過一段長時間,他跟十世班禪喇嘛的友誼就在青海建立。

江峰也指出,中共不善於處理民族族群信仰的矛盾,但駱惠寧在青海的長期工作卻在這方面建立了很強的綜合協調能力,善於跟不同的人打交道。這比起純粹內地成長的那些只需要跟上級領導搞好關係、別站錯隊的那些主流的中共幹部,駱有了很大優勢。所以駱惠寧離開青海之後,他又調任了山西省黨委書記,當了3年。

駱惠寧這一番歷練,在青海和山西打下了當中國的幹部很好的基礎。青海、山西都是資源大省,特別在山西,要處理好地方跟中央的利益關係。山西的官通天,是來自北京的一群官二代、紅二代到那邊開發資源,開發石油和煤來圈錢,山西的官要和他們搞好關係。

駱惠寧選擇的派系

江峰表示,駱惠寧雖然在安徽的老闆回良玉,是江澤民派系的人馬,駱和李克強是安徽人,又跟時任安徽省副省長的汪洋有工作上的交集。李克強和汪洋現在是政治局裡的大員,又是胡錦濤的團派大將。那麼駱惠寧在青海擔任副書記期間,時任青海書記是趙樂際,所以他們倆人又搭檔了4年,而趙樂際是習近平派系的。

表面上看,駱惠寧對港澳系統來說是個外人,實際上他不是。他同時擁有了主導控制港澳系統的江派人馬的出身,又有了多名團派的現任政治局常委的支持,還可以向習近平親信人馬靠攏,對於中共的體系來說「得天獨厚」。

江峰分析說,駱惠寧對於港澳系統來說是真正的「家裡人」。因為港澳工作不是看在港澳的時間有多長;有沒有港澳工作經驗;認識幾個香港富商,而是對於控制著系統後面的老闆熟不熟。幾乎所有的權貴家族都在香港有自己的生意與政治代言人。駱惠寧又經歷過最複雜的邊疆民族地區的鍛鍊,再加上各個派別給他的支持。

江峰點出,當下香港亂局,不管黨媒造多少謠,其實明白人都知道香港實際上是中共被自己搞亂的,根源在中南海。他預測駱惠寧會「玲瓏八面」,因為他知道真正的根源在中南海,能把北京的關係給理順了,香港他就能理順了,所以他比港澳系統自己培養出來的王志民更加能夠施展手腳。

清算從王志民開始

至於習近平為甚麼派一個和香港的各派別、政治精英和他們後面的中共權貴集團全無關係的人來當主任?

江峰認為,這意味著習要停止這些既得利益者:「我們還不清楚中共的新政是甚麼,但是就像當年許家屯一樣,駱惠寧的手裏也有一張名單,不同的是,當年許家屯時代,他的名單好多都是地下黨,還有好多是對中共抱有幻想的自家人,所謂同路朋友。但今天的香港,在這半年多抗爭者的博弈中,在20多年的所謂一國兩制的打造中,中共的資源,枱面上的,枱下的,還有深藏地下的,都用盡了,所以他要把現在香港的局面反過來,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駱惠寧手中的那張名單,這個名單上是那些中共準備丟棄的人,那些曾經為北京主子賣命的人,清算就在1月4日,由中聯辦主任(被免職)這天開始!」

駱惠寧像當年許家屯

江峰指出,作為中共的地方大員來擔任中聯辦主任歷史上只有一次,那就是中聯辦的前身新華社香港分社的社長許家屯。許家屯原是江蘇省委書記,任職背景是中英香港問題談判進入實質階段。

1984年,鄧小平提出了一國兩制,否定了英國人說主權換治權的這個方案,在這個關鍵點上許家屯當上了香港新華社主任。當時正是中共對港政策發生重大轉變,進入重大戰略佈局的時刻,中共需要一個在中共的內部有資格、有背景,也符合中共當時主要思想潮流的一位高級幹部來香港主持工作。當時是趙紫陽主政,觀念開放務實。許家屯也屬一個務實派,也很得鄧小平的賞識。

江峰表示,駱惠寧以山西省委書記這樣同樣的地方大員身份再次出現,有著同樣的意義,那就是中共對香港要有大的戰略佈局、大的動作了,所需得變化也要盡快出現。

駱惠寧作為黨的書記,要到國務院系統的中聯辦是不對接的,因此他象徵性的在人大財經委當了幾天副主任;換一下身份就來中聯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