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武漢抗疫醫生艾芬此前在愛爾眼科總院接受治療後,右眼近乎失明。事件持續發酵,艾芬周二(2月9日)上午在其微博發文稱,已於本月2日向武漢市衛健委醫證醫管部門遞交實名舉報信,詳列該院在診治過程中的違法違規問題。

艾芬在微博中表示,2月8日武漢市衛健委工作人員電話告知,愛爾眼科醫院只提供了她要求中的3張公示的照片和收費明細。

聽新聞:

艾芬透露,曾要求提供6月3日覆查的檢查報告,院方直接回覆沒有,「看來是鐵了心要隱匿病歷資料、否認事實」。艾芬指:「作為愛爾眼科醫院的直接領導上級主管部門——武漢市衛健委難道都管不了愛爾眼科醫院的違法行為嗎?」

艾芬在文中表示會耐心等待武漢市衛健委對舉報信的處理結果。

2020年5月經熟人介紹,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在武漢愛爾眼科醫院接受右眼白內障手術,花費2.9萬元植入人工晶體。到2020年10月份,右眼視網膜脫落,而今幾乎失明。

2020年12月31日,艾芬在微博平台發佈影片,認為這是由於愛爾眼科醫院不恰當診療引起的。

此後艾芬持續發聲,控訴愛爾眼科白內障手術致自己視網膜脫落右眼近乎失明,引發熱議。

據報道,眼睛問題讓艾芬的生活亂了套,她只能小心翼翼,避免一切激烈或大幅度動作,甚至不能抱自己的孩子,「作為一個母親不能抱孩子,太難受了」。

2021年1月9日,艾芬再次發聲,要求愛爾眼科醫院必須對所有公眾公開承認錯誤。

據南都全媒體報道,艾芬表示,術後她找過主刀醫生、武漢愛爾眼科醫院副院長王勇通電話,王勇承認「只檢查了眼底中央,沒有檢查眼底周邊……這屬於檢查不夠徹底,對此深表遺憾,願意道歉。」

艾芬1月13日在微博公佈了上述電話錄音,並表示:「感覺愛爾眼科醫院就像一個已經漏洞百出卻死不認錯的跳樑小丑。」

同時,艾芬堅持認為:如果檢查徹底,就會發現眼底變性,治療會很便宜,後續的白內障手術可能根本不會發生。因此有理由認為,愛爾眼科這種檢查「不徹底」的根源是為了逐利。

據此前報道,艾芬曾指,愛爾眼科是「莆田系」醫療架構。他們透過虛假廣告騙人,並回聘公立醫院醫師,再用巨資賄賂官員。

「莆田系」醫院一度掌握中國約80%的民營醫療市場,但其中多數醫院以回聘或挖角部份公立醫院退休醫師為掩護,以巨大資金進行廣告宣傳,藉此推銷其慢性病及偏方藥劑。在醫療過程中,則常坐地喊價、加價,並捆綁推銷高價醫療器材。這類行徑,近年來已被不少中國民眾給予負評。

艾芬和李文亮醫生是武漢最先揭露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的兩名「吹哨人」。

艾芬於2019年12月30日在科室微信群組發出一份檢測報告,顯示一名病人對SARS冠狀病毒等檢驗出高度陽性指標。當天下午,這份檢測報告被李文亮轉發到同學微信群組裏,隨後被大量轉發。之後李文亮在內的8名醫生被訓誡。

李文亮因染疫,於2020年2月7日去世,而艾芬則持續受當局打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