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翻版阿嬌」之稱的香港藝人陳意嵐,在「反送中」抗議運動中成為眾多前線記者中的一員,自去年9月份開始多次受到威脅和跟蹤,被迫高調聲明「不會自殺」。最近她在尖東南洋中心經營巿集,有意延續至黃曆新年「和你宵」。她在近日接受本報「珍言真語」專訪時,敞開心扉講述這兩年來的心理路程。

「全能藝人」並非徒有虛名

陳意嵐(Tarah)是中英混血兒,有四分之一的英國血統,外表靚麗,是一名模特,也是化妝師,曾經是杜汶澤、鍾舒漫的化妝師。後來得到杜汶澤的太太田蕊妮推薦,2016年開始加入影壇,也參加過舞台劇、網絡劇集等演出,工作表現獲得多方面的讚賞。由於外貌與Twins成員鍾欣潼有幾分相似,被傳媒封為「翻版阿嬌」。

陳意嵐從經常參加社運,從2014年就意識到急救工作在社運中的重要性,因為救護站離抗爭現場很遠,受傷的人有時很難自己走到救護站,她就想自己可以出力,當一個運輸隊員,因此開始在社運中擔當義務急救員。

陳意嵐說,在2014年,那時警方對待抗議者還沒有現在這麼的暴力,受傷的人基本上是眼睛被噴到了胡椒粉,通常她會把人攙扶到安全地帶,為他們清洗眼睛。因為她的個子高,所以她可以幫助個子高的男記者,所以就經常跟著男記者們跑在最前線。 那些小身材的就留給個子小一點的急救員去救,所以後來與她關係較好的記者都是很高大的男性記者。

「反送中」抗議運動中,警方對待抗議者的暴力升級,不少記者不僅僅是眼睛被噴到胡椒粉,甚至有的人受傷後倒下不能行走,這個時候她就會把記者抬到安全地帶,幫他們清洗眼睛或者簡單包紮,或者幫忙呼叫救護車。後來看到很多前線記者受傷,自己就頂替上去,也成為了眾多前線記者中的一員,在催淚彈和煙霧中一直衝在最前線。

中共病毒疫情襲擊香港以後,演藝工作受影響,陳意嵐也開始做口罩賣口罩,也參加美食節目。後來看到很多黃絲商店(支持反送中的小商店)被人趕走,租不到場地營業,近期她又開始經營市集,讓很多黃絲小店能夠在一起出售有意義的紀念品,同時得以維生。

聽到這裏,記者梁珍不禁說,啊,你真是一位「全能藝人」。

前線記者危險大且無收入

陳意嵐說她是理科專業畢業,但怎麼會突然從藝人變成了前線記者呢?她說,近一年多的抗議運動中,幫助了很多受傷的記者。比如有一位記者叫Alex,Alex說陳意嵐救了他很多次,但是陳意嵐說自己一點也想不起來。

她記得有一天,她和其他義務急救員為記者至少呼叫了9輛救護車,更多時候,即使呼叫救護車也等不到救護車,因為救護車也忙不過來。這時就地安撫他們,因為等不到救護車,受傷的人會很急躁和害怕,情緒上不穩定也會令傷勢更嚴重。

她說,可能大家不知道,很多前線記者其實是沒有收入的,他們不是義工記者,很多都是專業記者,但是可能連車馬費都沒有。而且警方不停的噴催淚水、催淚彈和打水炮,攝影和錄音器材不是被打壞,就是被泡在水裏浸壞。這次的運動持續了一年多,時間很長,記者們還得自己掏錢維修或購買新的器材,很多用心做事的記者都花了很多錢,真的是出心出力。出於尊嚴的問題,記者也不會開口叫外人捐錢,一直這麼做下來,有的連器材都維持不下。真的令人佩服。

陳意嵐說,她一直都有經營網絡銷售。她在去年底發現,抗議運動雖然平靜下來一段時間了,但是還有不少人繼續在做與反送中運動有關的文宣作品,大家都想把這種精神延續下來,堅持下來,所以做了很多產品。比如說黃色的口罩,大家都戴著黃色口罩,偶然碰面時,相視一笑,彼此立刻可以感受到溫暖。還有很多記者在抗議運動中拍攝了很多紀實照片,記錄了那一段歷史,也想印出來與大家分享,有人還堅持只送不賣。但是因為疫情的影響,加上打壓的很嚴重,租地方不容易,租金也很貴,所以她才想到租下一個地方,給大家一起來共同經營,也可以謀生。

她在尖沙嘴南洋中心租的店面,有10家店一起買東西,大家都非常友善,經常互相幫忙照顧攤位。而她自己也在繼續以前就在做的網絡銷售。同時,這個店面也可以提供給一些年輕的手足到這裏來工作,學習,希望他們不要與社會脫節。

年輕的手足當中有的是被家長趕出了家門,以為所有的大人都是藍絲而難過。這個店面提供了一個場所讓年輕人來這裏坐一坐,聊一聊,與大家分享自己的經歷。大家也可以開導手足們不要灰心,運動只是暫停而已,還沒有結束,不是失敗,因為全世界都看到了香港年輕人的那種不向獨裁統治屈服的精神,所以不應該灰心喪志,不要消沉,不要放棄,更不要走極端,或者覺得這個世界很差,沒有大人理解他們等等。

有的手足也願意參與一些排版和製作的工作,既可以學習到一些技術,做好就業的準備,也可以學習在工作中如何與人相處等等。特別是還可以遇到很多年長的顧客,每當看到這些年輕手足時,公公婆婆就會表示對他們的鼓勵和支持,說特別感謝年輕人為了香港而付出和奮鬥。其實大人和家長們雖然沒有出來跟他們一起抗爭,但是他們對年輕人是心存感激的。希望他們加油。

陳意嵐含著眼淚說,這裏發生過很多溫暖的感人的故事,大家有時會因為感動而忍不住落淚。

呼籲關心手足被綁架失蹤

陳意嵐的面書,最近多次呼籲家長們要保護好自己的孩子。比如,1月22的面書上,她叮囑年輕手足的父母們千萬不可讓子女獨自去警署簽到和踢保(「簽到」即保釋期每周或每天要到警署報到;「踢保」即到警署簽到的保釋期人員突然被警察拘留),即使被警察拘留,進出的時候父母也要去接送,至少要有報平安習慣。

她在面書上說,自去年12月起,醫護團隊已接獲超過10個年輕手足被打傷被失蹤的事件,都是去簽到/踢保後在街上出事的。年輕的手足說自己正在街上行走,突然就被挾持上車,然後昏迷不醒,等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大街上,但是全身受傷,還有的送醫院多日後才醒過來。這些年輕人通常都是在自家附近遇襲。陳意嵐懇求家長們多多關心自己的子女,也呼籲社會大眾多多注意街上那些單身隻影的年輕人。

發表不自殺聲明

陳意嵐的藝人背景,令她當急救員和前線記者備受外界關注。也因為她從不掩飾自己支持反送中運動的態度,雖然她很喜歡演戲,但目前她的演藝圈的工作基本停下來。她說可能有的經理人覺得她是出名的「黃絲」,不容易給她找工作,這一點她很明白。

去年因為疫情和實施「港版國安法」,整個抗爭運動平靜下來不少,陳意嵐就開始關心和保護那些年輕的手足。但是,她從去年9月份經常被跟蹤和多次騷擾,連幫助她的朋友也接二連三的出事,上個月底有的朋友被躲在暗處的黑手推下樓梯受重傷入院;有幫她換輪胎的朋友被一群速龍隊(香港警方特別戰術小隊)暴打,錢包被偷,信用卡被盜用。近期還發生朋友接送她後,朋友的汽車被人淋了油漆。

危險時時威脅著陳意嵐,於是她在上月底,發表了一份聲明不自殺的影片,聲明中說自己絕對沒有自殺的念頭,身上也沒有淤傷,也沒有玩命的機會,更不會回大陸。

雖然現實如此險惡,但她說害怕和擔心也沒有用,危險不會因為你害怕就消失。雖然身邊的朋友都擔心她,但是她說對照那些勇敢的十幾歲的年輕手足,她和那些身穿反光背心的急救員和前線記者都覺得稱不上勇敢,都自認是懦夫。

中共實施港版國安法以後,作為土生土長的香港人,陳意嵐沒有打算和其他人那樣,拿著BNO離開香港。因為她放不下那些年輕的手足,他們當中很多人因為家庭條件有限,沒有能力離開,如果大家都走了,把他們放棄在香港,他們的將來會怎麼樣?陳意嵐說都是很好的年輕人,在示威運動中,他們真的是不要命的去跟暴政做抗爭,只要你關心他們,給他們一份工作,他們就能很好的努力完成。為甚麼要放棄他們呢?香港人是很聰明的,做事動作很快,有骨氣的,有獅子山精神,只要大家一條心,向前努力,香港可以變得比以前更加溫暖。

而且,中共制定港版國安法全球通用,不管人到哪裏中共都可以抓人,而且是先抓人,再來查你有沒有犯罪,完全沒有公平和底線,無法無天了。大家想奉公守法都不行,是否離開香港都沒有區別,因為它全球通用,除非你飛到地球以外。

新年的心願:健康平安不要灰心

新年馬上要到了,陳意嵐希望大家健康平安,有了健康和平安,就可以擁有很多機會,也許目前有些人正在面臨一些難關,也不要用晦暗的心態去對待。比如有的手足可能很快就要面臨判刑了,他們內心很苦,也不知道應該怎麼樣面對,有很多事情不懂,感受不到溫暖。陳意嵐建議手足可以來尖沙咀尖東的南洋中心跟大家見見面,聊一聊,需要甚麼幫助也可以講出來。其實還有很多人很樂意提供幫助,只不過不知道到哪裏去幫忙,歡迎這樣的市民也可以來這裏。雖然離14號還有一周左右,但是大家的關心不會停止,支援也不會停止的。歡迎大家來尖沙咀尖東的南洋中心,UG9-11號。@

觀看採訪影片請點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BdZnxptNfI&feature=emb_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