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4日,一位推友的留言引發很多人的關注,「今天香港人為世界而戰,明天世界必為香港而戰!」,這句話也許勾畫出了當今的時局。

「香港人為世界而戰!世界醒了嗎?」

推特網友鳳凰九天(phoenix9heavens) 24日發帖稱,「香港人為世界而戰!去年的抗議遊行,如果世界伸出援手,把邪惡的魔鬼消滅,怎麼會發生世界性的大屠殺!今天香港再次為全球面臨的生死存亡而戰!世界醒了嗎!」

推文上傳了為去年9月29日「全球連線 共抗極權」製作的2分鐘短片,在播放港人抗爭場面的同時,穿插了幾位名人的演講,包括美國的路德金、南非的曼德拉、捷克的哈維爾、台灣的林飛帆、南韓的金大中、英國的丘吉爾有關追求自由民主的演講。

推特下面有很多留言,有的說,「看到哭了,謝謝你們關心香港」,「非常棒的短片!精彩」,「中共不滅世界不寧……」「願榮光歸香港」,「香港,保重!香港,無限榮光!」「香港精神!」。

還有人用英文留言,「The coronavirus was a weapon developed by evil for attacking HK, and leaked to the world.」「光殺香港人不夠 中國共產黨這個魔鬼製造了個病毒 開始全世界殺人」。

還有大陸人留言,「香港人太偉大!牆內的小螞蟻很汗顏啊!」,「這世界如果經過這麼慘痛的教訓還沒清醒,真是要完了,地球只能任共產黨踐踏了。」

「世界沒醒,全在嘴炮,中共只服艦炮,它能與美國對抗的只有隱蔽戰,病毒就是戰例!第二波攻擊估計是電影(末日戒備),但結局是未知的,要看美國的反恐能力! 世界如醒悟,中共廢中英聯合聲明,美英就該聯合出兵,佔領港島,因為香港九龍是大清割讓給英國的,新界才是租的,憑啥被中共騙! 基本法系依據中英聯合聲明起草,需同時作廢!……」

署名Kevin Huang的推友留言說,「今天香港人為世界而戰,明天世界必需為香港而戰!」

越南人已經在為香港加油

第二天推友林才竣發帖稱,「越南公開支持香港人抗惡法,香港人並不孤單,全世界所有愛好自由民主的國家都在默默支持香港。」

影片播放了一群越南年輕人身穿帶有 Hong Kong 和紫荊花團的T恤,用越南語唱出的《我願榮光歸香港》,台下觀眾紛紛起立鼓掌。

 

據Pazu 薯伯伯的面書介紹,這是今年 1 月舉行的越南音樂會。唱歌之前,女主持人在台上中提到自己穿著 Free Hong Kong,為的是表達越南人民的感激之情。

她提到在 1970 年代,有超過 90 萬越南人(說到這裏她有點咽哽),要乘船尋找自由之地。這 90 萬人當中有 20 萬船民到了香港。她提到:「香港對於越南船民,從來沒有說不 SAY NO,從來沒有遣返 RETURN」。

她說,現在香港年輕的朋友,不得不像當年的越南人一樣,流血捍衛民主與自由。見到香港變得如此也很心痛,我們幫不到甚麼,只好唱出越南版本的《Glory to Hong Kong》說出越南人心聲。女主持人並特別提到這首歌實際上是香港的國歌。

越南人也曾經遭受共產黨的殘酷統治,不過近年來越南共產黨不斷改革,實施了很多民主開放政策。

港人為何是在為世界而戰

全球媒體在反送中運動中已經給出了答案:因為「香港是全球抗共的最前線!」

在這裏,中共用謊言編制出的「一國兩制」,被防暴警察的濫權惡行打得粉碎,中共的謊言與殘暴都在香港得以充份的展示,香港成了中共向國際社會展示其邪惡本質的櫥窗,香港過去和現在發生的事,都在向全球演繹著中共是如何反人類、反普世價值的。

香港局勢持續發展,港人對抗中共強權的一次次運動,提升了香港在中國、亞太地區及美中關係中的影響力。圖為2019年6與16遊行當日,有示威者高舉「暴政必亡」的展示牌。(余鋼/大紀元)
香港局勢持續發展,港人對抗中共強權的一次次運動,提升了香港在中國、亞太地區及美中關係中的影響力。圖為2019年6與16遊行當日,有示威者高舉「暴政必亡」的展示牌。(余鋼/大紀元)

《China Crisis》(《中國危機》)一書的作者、美國中國問題專家、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詹姆斯戈里(James Gorrie)2019年7月曾撰文稱,「香港已經成為全球抗共的前線,對國際社會對抗獨裁政權起著標誌性意義。

香港局勢持續發展,港人對抗中共強權的一次次運動,提升了香港在中國、亞太地區及美中關係中的影響力。

他認為,香港民眾對中共極權統治的抗爭,除了為自己的城市之外,也為澳門、中國以及世界其它地區的人民,提供了巨大的助力。作為中國大陸的「一國兩制」政策下的一個城市,這片小小的領土,向全世界展示了在面對中共獨裁統治的勇氣。在被中共金融欺凌和軍事威脅下,港人的反抗令香港成為一個嚮往自由的標誌。

艾未未:香港是世界的實驗室

大陸知名藝術家艾未未在2019年7月19日的紐約時報中文網發表文章「香港的抗爭能贏嗎?」提到,香港年輕人為甚麼要反抗,他們怎樣看待中國的今天?

「中國的政治權力運作方式很像黑社會。這個體制的優勢在於統治機器的速度和效率,腐敗是它的潤滑劑,龐大的警察體系是它的保護傘,而且沒有競爭對手。普通人?他們只是機器上的齒輪。如果人們有別的願望或者需求,比如獨立思考、自由表達或個人幸福,這些都是中共的敵人,也就是西方民主國家才會追求的。……

從小通過互聯網接收信息的香港年輕人敏銳地意識到,擺在面前的是另一種截然不同的選擇。他們習慣了自由、個人權利和獲取信息的權利。他們知道自己想要甚麼,他們在捍衛甚麼,以及面前對手的本質。他們看到香港在媒體、教育、住房、商業和其他領域的自由正在慢慢溜走,他們知道,共產黨會不惜一切代價追求自己的利益。……

香港的年輕人也意識到,他們的鬥爭不只是本地的鬥爭。他們知道,香港的公民自由習慣一方面繼承自英國的統治,另一方面又和中國的獨裁對抗,香港是世界的實驗室。希望保持自由的民眾不被專制機器吞併,這種事會發生嗎,人們能讓這種事發生嗎?這樣的先例對全世界來說都是一場噩夢。也許還是一個轉折點。

人們問香港能贏嗎?我的回答是,只要堅持,他們就不會輸。這是一場關於人的價值的抗爭,自由、正義與尊嚴,從這個層面說,香港人民已經贏了。沒錯,如果他們放棄,那麼專制機器將取而代之。但儘管殘酷的獨裁可能會擊敗他們,它卻永遠不會「贏」。心懷理想並付諸行動是人的天性。獨裁改變不了這些事實。擊敗它只是時間問題。」

明知危險 近萬市民仍然上街遊行 

很多香港年輕人明白,香港是世界的實驗室,到底自由民主能否戰勝獨裁專制,需要從他們的行動中找到答案,因此無論再難,他們也不會退縮,也一定會堅守在香港,站在世界反共的最前線,與中共較量。

5月24日周日,明知香港警隊出動了足夠的警力,來阻止民眾參與反對《國歌法》及「港區國安法」的遊行,加上香港政府的抗疫政策要求不能超過8人聚集,但依舊有近萬民眾冒著被抓的風險,出來參加銅鑼灣至灣仔一帶流水式遊行。

不久警方便施放催淚彈,拘捕多人,之後又出動裝甲車及水炮車,截至24日晚上9時半,拘捕至少180人。

不少家長帶著孩子來參加遊行,他們手無寸鐵地對抗警察的暴力,我們用智慧來抵制港府的濫捕。

一批立法會議員及區議員組成監察隊伍,觀察警方有沒有濫暴或濫捕。還有的議員手挽手,擋在警察與民眾之間,就好似1989年六四時的擋坦克。沙田區議員李志宏,中西區議員葉錦龍還遭警方無理拘捕。

另外,多個政黨到中聯辦抗議「港區國安法」,工黨、社民數人隨後亦遊行到中聯辦。

新民主同盟等多個團體和政黨,昨日到中聯辦抗議「港區國安法」。(宋碧龍/大紀元)
新民主同盟等多個團體和政黨,昨日到中聯辦抗議「港區國安法」。(宋碧龍/大紀元)

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身穿紀念六四的T恤。他表示,若實施「港區國安法」,警察就能以「國家安全」為名逮捕他。他之後帶頭高叫「沒有人民,哪有國家」、「人權高於政權」、「打倒中共專政」等口號。離開前,他們把「結束一黨專政」、「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等標語貼在中聯辦門外。

火鳳凰和港人一起「守住這要塞」

中共人大強推《香港版國安法》,這是2003年中共強推基本法23條、2019年3月借修訂《逃犯條例》、2019年10月四中全會提「維護國家安全法制」遭到港人反擊之後,中共使出的最後最毒的一招。

高壓下,有人想到移民,離開香港,有人想留下來,抗爭到底。

比如,5月21日,香港演藝界名人杜汶澤表示,他做好了被抓坐牢的準備,但「我坐完出來再開節目。不過show名可能會改為Shut Up Hong Kong,敬請原諒。」

5月22日,「香港眾志」也公開表示「不走!」近年來他們聯繫國際聲援,多番被中共批評是勾結反華勢力,「但我們都會繼續做(國際線),會在立法前爭取國際關注。」

還有人貼出去年9月8日在美國領事館前的一段抗爭影片,一位黑衣青年拿著喇叭發表演講說,「如果我們是被這個時代選中的一群,我們就要去做,不斷去做 堅持去做;如果我們是命中註定,堅守香港自由最後一條防線,我們就不可以放棄,我們一定要守護這個香港」

反送中時香港人創作了《不屈進行曲》,裏面唱到,「願萬代 仍堅守這要塞 ……將正義 歸萬眾」,很多網友留言表示,這代表了香港年輕人的心聲。

還有人談到,北京撕毀一國兩制,「這不只是香港的事,是全世界的事,是專制獨裁與自由民主兩大陣營的大戰」。

2016年有人在香港屯門附近拍攝到火鳳凰雲彩,許多香港人認為有特殊喻義。(網絡圖片)
2016年有人在香港屯門附近拍攝到火鳳凰雲彩,許多香港人認為有特殊喻義。(網絡圖片)

2016年有人在香港屯門附近拍攝到火鳳凰雲彩,很多港人說,這是天意的顯現,是在鼓勵香港人浴火重生,在經歷磨難之後,迎來全新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