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俗維基案」因為中共黨魁習近平女兒及其姐夫個人資料遭到外洩,以及一群年輕人因此被抓捕重判而受到外界關注。隨著獲刑者家長不斷為子鳴冤,讓整個案件公諸於眾。

1月6日,大紀元發表了一篇《投書》指,2020年12月30日,中共對24名惡俗維基網站的會員及管理員判重刑,最高刑期14年。這些會員中有9名是未成年人。據知情人稱,這些正值青春年華的孩子,蒙受了前所未有的冤屈,呼籲外界關注。

記者注意到,這是有人首次向外界曝光惡俗維基案,也是疑似涉案孩子的家長們首次向外界呼籲關注。

知情人指,中共國安部接到舉報稱,有人在海外某網站貼了某中央領導人家人的信息。為了抓捕這些涉案者,中共中央成立了「1902136」專案組,由中共國安部督辦廣東省茂名市公檢法司承辦。從抓捕到拘留再到批捕、關密室到開庭直至宣判,整個過程都是秘密進行,家長都不准到庭。

從「6·14」到「7·20」大抓捕,這批被抓捕的孩子被扣上「精日分子」與「反華勢力勾結」的帽子,使案件進一步升級。茂名警方對他們殘酷迫害,刑訊逼供……「十一」前後,承辦方得到了中共中央的表彰。

從全國性的抓捕到「替罪羊」

長期關注此案的中國民主黨成員陳闖創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他在三四年前的時候,就在網上看到小朋友在網上吵來吵去的,互相爆料,當時他在網上圍觀,覺得就是小孩子那種互相攀比。

陳闖創介紹,這不是以前網上那種簡單的人肉,網上發現一個人大家不爽群起攻之,而是利用了身份證系統。整個身份證系統建立起來、全部信息實名制以後,他們就直接找公安去買,辦法很簡單。

「我個人認為這樣一個網上互相曝光對方身份證號、個人私隱的方式不是一個好事情。但是現在當局對這個事件的反應,那絕對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他說。

據陳闖創觀察,「惡俗圈」被當局注意到是2019年7月,之前當局沒有採取任何措施,好幾年間根本就不管。當時是第一次把惡俗、精日聯繫到一塊,顯示出一個打擊的跡象。

2019年7月,中共警方以抓捕「精日」辱華分子的旗號,抓捕大批惡俗維基網站的會員、管理員。遼寧大連、安徽淮南等六地警方分別發佈通報稱,抓獲9名「精日」分子以及為其群體提供服務、出售個人資料的人員,多人被判刑。

陳闖創說,當時引起大家注意的是一個漫畫師安徽女孩張冬寧(橘豚),她把中國社會發生的醜惡現象用漫畫的方式表現出來,形式都是豬頭人身,由日本華人盧世寧(戰豚)在網上推廣。而另外發佈的「惡俗圈」人士基本沒有引起外界注意,並沒有想像到的這是一個全國性的大的鎮壓。

「到了2019年下半年的時候,這些經常在網上發個人資料的好像銷聲匿跡了,很少了。一個美國的留學生找到我,我才知道他是這個圈子裏面的人,也算是小有名氣,比較愛玩網絡科技,相當於網絡黑客一樣的。」

「2019年下半年我是第一次知道了,這些人在網上發佈個人資料,最終被列為一個大案子正被追查。而且不只是公安部在查,因為涉及到在美國和其它國外的人,國安部也在介入這個案子。」

據介紹,當時全國抓捕了幾百人,全國範圍內進入刑事程序的應該是88人,最終判刑的是24人。這些小孩子年紀都非常小,十幾歲的、最大的二十來歲的大學生或高中生。第一次抓捕是2019年6月份,然後8月份一次,10月份一次,整個涉案規模應該是幾百人。凡是網站註冊的用戶、國內的幾乎都全部騷擾了一遍。

2019年7月份公佈的案例中就包括提供公民身份證信息的幾個警察。之前也有警察因此而被判刑。

「這些事情他們圈內人知道,但是這些孩子和家長都受到了共產黨欺騙。他們被騙不要發聲,自己操作,私下裏花點錢,不要炒作。為甚麼之前那麼長時間他們都沒說話,就是這個原因。」陳闖創說。

他表示,他對此案關注度比較高,除了此案的特殊性外,是因為建立這樣一個信息集權,中共把所有人信息都壟斷了,其實它自己照樣是不安全的。現在這樣的酷刑、不能保障正當權利的刑事司法體系也對所有人都不安全,包括中共自己對付黨內的高官,他們也沒有享受到正當的權利保護。這是最重要的兩點。

他說,習近平的身份證和戶籍其實早幾年就公佈了,大家早就知道,沒有人注意。還有中國很多大人物信息都發出來了,像馬雲、馬化騰,然後還有政界一些高官的,但是那個時候照樣沒有引起當局激烈的反應,這個事情到了習明澤的時候才變得非常敏感。

「在我來看它主要就是一個政治性的案件。採取這麼大的動作,然後又用酷刑的方式,最近剛知道涉及到性侵的(有個跨性別人士,性傾向是女孩子,在上海被抓時被迫停藥了,受到猥褻,扔在男性監犯裏任人侮辱),這個就是更加醜惡的。」

陳闖創指出,「他們辦案一開始就想抓到這個敢於曝光習家信息的人,實際上他們最終也沒抓到,真正曝光的這些人都在海外,他們照樣繼續在發佈這個共產黨高官的戶籍信息,新建的網站出道(公開高官的個人資料、戶籍)做得更猛了。」

「現在把中共國安部的、公安部的、中共中央統戰部的正副部長信息都給曝光了。所以他們辦的這個冤案根本就沒有達到目標,反而把這些年輕人逼上了一個政治上更加對抗的路徑。」

「惡俗維基」創始人:中共把我們推向對立面

留學日本的惡俗維基網站創辦人肖彥銳向大紀元記者介紹,創辦惡俗維基最初是為了把一些惡俗、搞笑影片,qq群裏的很多黑話,把這些事情記錄下來。惡俗維基網站開辦出來,是掛一些不太好的、有問題的人,但是跟政治本身是無關的。

他說,「我們主要是為了紀實,因為國內有很多不公道的一些事情,比如發生過一些對於幼女的侵犯,或者對人攻擊或者惡意欠款之類的行為,中國互聯網上東西消失得很快,不如創辦自己的維基Wikipedia,把它記錄下來。」

但是習近平執政時期,對政治不滿的人越來越多,之前沒有出現過像香港和新疆這麼殘酷的事情。有些想討論政治就湧入到惡俗維基裏來,他們就很想去掛這個官員(的個人資料),也屬於掛人。

所以後來他創辦了支納維基把他們分流出去,就是大家談政治不要到惡俗維基來,就是為了惡俗維基不被政治化,因為惡俗維基有很多人在國內。習近平及其女兒的個人資料是掛在支納維基上,但是警方還是抓了惡俗維基的人。

肖彥銳指出,惡俗維基從2013年到2019年,直到最後被迫關閉之前,其實中國(中共)根本就沒有在乎過上面被曝光的個人資料,他們從來就沒有同情過受害者。直到支納維基和紅岸基金會惹到了習近平之後,他們才動作這麼大一些,這麼不合理。

2019年6月份當局開始抓人,第一個被抓進去的是一個年紀比較小的一個小孩,供出了不少人,後面就是大抓捕,8月份比較多,10月份抓得更多,基本上就是一直抓到12月,持續了整整半年時間。

肖彥銳說,「對於我來說,我覺得我沒有做錯任何事情。因為創辦網站只是一個平台而已,上面的人怎麼發言,說到底我們管理一下就可以,不代表本人意見。就相當於你在百度貼吧裏面發帖,你不可能把李彥宏抓起來吧。」

「惡俗維基最早的時候服務器是在美國,我也是把它當作一個美國網站來看待。我非常尊重言論自由,大家來發言,那我是不能刪除,我不能說去捍衛任何一方,這樣子不合理。」

肖彥銳在海外為被判刑14年的牛騰宇公開鳴冤。他說,「牛騰宇在惡俗維基裏只是個提供技術支持的,對惡俗維基甚至都沒有太大興趣,而且他平時就忌諱安全問題,避開政治不談。」

目前,牛騰宇的處境非常不好。在辦案階段,他在佛山被關押了半年,警方又是打又是吊,潑冷水,用各種方法去折磨他。其他人情況也不好,因為判決太重了,很多的家長聯合起來想要上訴。

「因為這件事情他們本來就是無辜的,中國(中共)這樣對待這樣的未成年人,把所有人搞得跟你敵對,大家都覺得都是原來你還這麼邪惡,根本就沒有一點改進。」

肖彥銳認為,這個事情自始至終就是個政治事件。「它這樣做的時候反而把我們推向對立面,對它徹底失望,因為本來我對中共印象就不是很好,他這樣弄的話我實在覺得就已經非常非常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