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家長聯名不斷喊冤,惡俗維基案引起海外輿論關注。因受到茂名市政法委和佛山司法局的壓力,該案「主犯」牛騰宇的代理律師田海波準備退出代理。消息指此案受到上級關注,所有的代理律師幾乎全部被約談。

惡俗維基案的家長2月19日告訴大紀元記者,因為茂名的政法委介入,今天下午,佛山的司法局約談了田海波律師,說他手續不全、沒有報備,這是個涉惡涉黑案件等。

家長引述律師的話表示,茂名的政法委打電話給佛山司法局,司法局稱田海波主要有兩個問題。一是這個案件應該報備,沒有報備;二是做無罪辯護應該請示,沒有請示。像這種敏感案件,不能改變案件定性,要講究政治立場。

家長認為,說這些問題目的是為了給田海波律師施加壓力,讓他考慮要不要繼續代理下去。如果繼續代理的話,因為已經被指違規了,田律師很可能面臨被處理、吊銷執照。

日前,牛騰宇案的關係人肖彥銳向記者提供了一段其與律師的對話,田海波律師確認,茂名的司法系統介入了佛山司法局的約談,稱受理黑惡案件必須要報備律協或司法局。這個案件現在影響比較大,上級比較關注。

通話中,田海波強調,「個人覺得還不致於到政治案件(的高度),這個案件裏面也沒有涉及到政治上的內容,因為國外媒體報道了很多內容,肯定造成了影響力,國內也聽到一些信息,也影響到國內了。」

「我把這個案子想成普通的刑事案子,為甚麼現在搞得這麼敏感,這麼大呢?不僅僅是我,凡是代理這個案子的律師都全部被約談啊,被怎麼樣啊。從這個角度講的話,確實有關部門在重視這個案子。」

「我執業這麼多年了,從來沒碰到這種情況。」田律師表示他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會和家屬商量一下,即使退出也會與新的代理律師溝通。這個案子到這個階段還不知道開不開庭,如果書面審理的話,繼續代理所起的作用也是非常有限的。

肖彥銳認為,這是第一次證實這純粹是一個政治案件。「之前的跡象也表明,這應該是個政治案件,因為它處理的方式是政治案件的處理方式,迫害啊,但是現在非常實際地證明了,因為他們親口說出來這是個政治案件。」

「說政治立場不對,完全暴露了茂名政法委和當地公檢法勾結在一塊,欺騙上級的做法肯定是有的。」他說,「說手續不全肯定是借口,哪來的涉黑涉惡?都是無辜的人。無罪辯護本來就是合理的,也沒必要去通知茂名的政法委。」

肖彥銳介紹,最早的代理律師退出此案時,曾告訴家長一個實情,去年11月2日一審開庭前一天,他們(21名代理律師)被拉到茂名司法局,被警告不准發聲。司法局官員稱案件牽涉中共高層領導人。

「開庭的那一天,確實有很多律師也不敢開口。田海波律師做了無罪辯護,當時沒找他麻煩,現在突然開始找他麻煩。因為海外媒體一直在報道此案。」肖彥銳說。

此外,牛騰宇的代理律師黃漢中,日前也被北京朝陽區司法局約談,要求他退出此案代理,並要求他不得為此案接受任何境外媒體採訪。

北京黃漢中律師被約談,近期曾代理牛騰宇案。(知情人提供)
北京黃漢中律師被約談,近期曾代理牛騰宇案。(知情人提供)

牛騰宇的母親也受到壓力,上周有人去她家拆鎖、搖門把恐嚇。還有內部消息說茂名警方那邊有人要「把她給滅了,不讓她說話」。

肖彥銳還透露,牛騰宇被關押在佛山看守所期間,警察曾拿電腦讓他打字確認案情,在這個過程中他恢復了內部文件,看到報告案情的兩個版本。證實2019年10月內部就已定下牛騰宇是「主犯」。

「1104專案情況(報廳長).docx」中顧楊陽是首犯,「1104專案情況(報公安部十一局).docx」中沒有顧楊陽。而顧楊陽是「惡俗維基」網「站長」,曾短暫被捕,獲釋後被家人立即送往境外,其父親為上海教育局官員,母親為阿里集團螞蟻金服高管。

大紀元記者還獲悉,牛騰宇三個字已經成為豆瓣網(一家中國社交網站)敏感詞了,而這個名字也無法在微博上搜索到任何信息。

因習近平女兒習明澤和姐夫鄧家貴個資外洩,被掛在海外「支納維基」網站,茂名警方疑似抓捕「惡俗維基」網站的國內會員頂罪。數百人受到各地警方騷擾,24名年輕人於去年年底被重判,網站運維技術人員牛騰宇被定為「主犯」,重判14年,並遭受酷刑逼供。

2月16日,維權網刊登一封「惡俗維基網案」24名同案孩子中10名孩子家長的公開信,指該案漏洞百出,是一起典型冤案。並表示將聯繫更多家長聯合鳴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