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中共黨魁習近平女兒及其姐夫個人信息遭到外洩,令一群年輕人因此被抓捕重判的「惡俗維基案」受到外界關注。隨著獲刑者家長不斷為子鳴冤,讓整個案件公諸於眾。

涉案人員的家長在寫給相關部門的信件中一再表示,這些沒有閱歷的年輕人「因言」而獲罪,專案組把惡俗維基網站會員的行為定義為「惡勢力犯罪集團」過於惡劣。

惡俗維基網站被指是不涉政網站。提供真實資料的惡俗維基會員,幾乎沒人敢涉政。專案組結案時根本沒有抓到任何一名「瘋狂反華」分子,卻重懲罰惡俗維基會員。實際上,網上販賣的敏感私隱許多來源於公安的查詢系統,是公安內部的黑產。

在家長眼中,惡俗維基網站會員均是血氣方剛、充滿原始正義感的年輕人,大多是學生,將近六成是未成年人,是出於追求正義、打擊惡行、揭露真相、好奇、交友、取樂、擺脫孤獨、釋放壓力和反擊等各種原因,組成的一個自嗨自樂的小圈子。

日前,惡俗維基網站創辦人肖彥銳向《大紀元》記者介紹了習近平及其女兒戶籍信息洩露的經過,與惡俗維基會員無關。

肖彥銳強調,習近平及其家人的個人信息是發在了支納維基網站上的,惡俗維基嚴禁政治內容。就是因為惡俗維基不能有政治內容,所以才開辦了支納維基。

而習近平及其女兒的戶籍信息曝光,是中共警察內部洩露。「只是有人傳到我們網站而已,我們沒有主動去出(查詢)她的信息。」

肖彥銳介紹,中國的個人身份信息很容易獲得。「流程太簡單了,給錢給條子(警察),很便宜就出來了。應該說是條子的功勞,這個也就是為甚麼他們在案卷始終不敢提這方面信息。這個圈子很大,很多警察都參與了,警察也會用Telegram和比特幣。」

比如,有年輕的警察翻牆出來賺錢,年輕警察也是網民。會員和警察一般都是通過Telegram直接聯繫,有些人專門做這個信息買賣。

「一直都有警察被處理,一直都有警察做。交警都可以做,比如那個警務通,他們人手一個,一般15塊錢就能給出一條照片住址。不知道身份證號碼的(比如只知道名字性別生日和所在地)60元一條。」他說。

肖彥銳透露,習近平本人戶籍信息是花了6,000元。習明澤最早的那張照片來自教育局的系統,對方不知道自己出的是習近平的女兒,所以沒花甚麼錢。後來出入境的那個系統就非常貴。

他說,「習近平的信息出來的比較早,在2018年年底就已經出了。當時是幾個人委託一個警察去查的,給了他6,000塊錢,他就去辦了。人口系統查高官會跳出警報,也會給操作留下記錄,查詢人口的房間也有錄像頭,所以那名警察下場並不好。」

關於習明澤第一張照片,大約在2019年的第一個季度,最早是一個叫「蜘蛛」的網民發到推特上的,而且他打了碼和水印,後面在紅岸基金會和支納維基才出現了沒有碼的版本。

出習近平戶籍的時候就帶出了習明澤的身份證,因為是一家人,再用習明澤的身份證從教育局系統出了照片。習明澤在系統裏沒有受到保護,交警的警務通裏都能查到。

習明澤第二張照片,是出入境系統的。「對方警察應該是為了錢,很貴,特別特別貴。出入境系統很厲害,帶有人口流動信息,坐了飛機住了酒店,都有記錄。」

「我們都是留學生或者高中學生,要不是中國(中共)的警察搞這些,沒有這麼大本事。」肖彥銳說。

據介紹,惡俗維基最高的每日流量有14萬人,會員具體數目大約有一到兩千人。管理員需要主動申請,貢獻一定詞條。但惡俗維基不對貢獻進行評級,所以也沒有具有影響力的會員。

「會員貢獻詞條,我只是提供平台。」肖彥銳說,據他了解,公安是照著註冊用戶抓的,而且只抓有管理權限的。網站沒有驗證他們的真名,但是需要填寫QQ號,網警順著QQ就能抓人。

而且2019年6月份一個管理員被抓,警方拿到了帳號,進入惡俗維基的後台。

肖彥銳表示,「這些年輕人都是TG(電報)用戶,互相不知道對方名字,我也是因為這個案子,看到了案卷和判決書才知道網名背後是甚麼人。」

記者注意到,廣東茂名市茂南區法院判決書中被害人陳述部份,並沒有提到習明澤或楚晨,只有鄧某貴的陳述,「證實其在惡俗維基網站、支納維基網站上被人公佈其個人信息」。

廣東茂名市茂南區法院判決書中,有習近平的姐夫鄧家貴作為被害人的陳述。上圖為判決書截圖,下圖為現存惡俗維基收錄詞條。(合成圖片)
廣東茂名市茂南區法院判決書中,有習近平的姐夫鄧家貴作為被害人的陳述。上圖為判決書截圖,下圖為現存惡俗維基收錄詞條。(合成圖片)

肖彥銳表示,「這次案卷裏的被告人原本還有胡某,那是胡錦濤的親戚,後來判決書裏面沒有。站長顧某也沒有出現在判決書裏。顧某的背景就很厲害,他爸是上海市教育局的,他媽是螞蟻金服高管兼上海市浦東區人大代表,與上海市公安局局長龔道安有聯繫,所以他在這個案件中毫髮無傷。牛騰宇卻被誣賴為主犯,吃了大苦頭了。」

「牛騰宇在惡俗維基裏只是個提供技術支持的,對惡俗維基甚至都沒有太大興趣,而且他平時就忌諱安全問題,避開政治不談。」

肖彥銳本人也受到很大壓力,被列為在逃人員,當局一直騷擾他的母親。之前騙他回國協助調查,說不會起訴他。

習家資料上傳人發聲作證

在採訪過程中,一名要求匿名的支納維基和紅岸基金會主編聯繫到記者,聲明自己是上傳習明澤、習近平戶籍信息到支納維基的人,並且主導了對趙家人(網絡流行語,代指中共權貴)的戶籍「出道」。

所謂出道,就是公開當事人的個人信息、戶籍。

「我是最初的上傳人,但是我不是從數據庫裏挖掘他們的人。但我是讓他公開擴大影響力的那個人。」他說。

該主編介紹,惡俗維基和支納維基兩個網站有過交集,但是兩個系統。支納維基的宗旨是反共,針對網評員、趙家人、官員,不針對普通人。兩個網站形式類似,但是定位、目標完全不一樣,惡俗維基是個亞文化圈。

他說,「惡俗維基有它的缺點,確實行為不當,但這不是他們被捕被迫害的理由。之前沒有人追責,這次出了趙家人的戶籍,就慘遭迫害。之前營運過好幾年,這也反映出中共政府對人民的私隱完全不在乎,是一個非常自私自利、草菅人命的國度,不把中國人當人。」

該主編介紹,這個案子是2019年6月14日立案,在習近平生日的前一天。習明澤的戶籍被第一次在推特公開,是一個不明身份的人士發佈的,他當時開了一個公司,掛了很多趙家人的戶籍。

2018年的9月初,就有人把習明澤的身份證號給公佈了,2019年5、6月份上傳到支納維基。

「早在2019年3月份就有一位張姓人士因為給支納維基製作『乳包』的圖片被逮捕,最後被以尋釁滋事判刑10個月,一開始的罪名是煽動顛覆罪。從那之後,我們對中共更加厭惡,一開始網站出道的對象不是高官,是處級幹部,比如共青團搞輿論宣傳的、網評員,但是從那以後網站的風向改變,開始掛高級國家領導人。」該主編說。

據介紹,習明澤的信息更加全面是在2019年的6月份。有人在推特發了她的港澳通行證號碼,戶籍登記名字叫楚晨。但目前還有一個說法,就是那張照片不是本人,是拿了個別人照片在戶籍系統登記,不讓真人暴露。

「習明澤流傳在外的照片就這個最靠譜,但這個可能也不是本人。但是因為是從戶籍系統裏面出來的,是公安裏面出來的,所以更靠譜一點。」他說。

記者了解到,相關技術人員驗證習明澤戶籍信息的方法包括:1. 習明澤和習近平籍貫縣一致(陝西省富平縣)。2. 戶籍現所在地西絨線胡同號(西長安街派出所),位置相近。3. 習近平曾在浙江當官,期間習明澤也有杭州教育經歷。4. 出國去哈佛時間符合出入境記錄時間。5. 支納維基掛出習明澤之後即受到大量ddos攻擊(攻擊服務器)等等。

該主編認為,本案中牛騰宇是替罪羊。警方移花接木,因為惡俗維基和支納維基曾經有過互聯關係,所以他們就把紅岸基金和支納維基的事推到牛騰宇身上。把惡俗維基打造成一個「精日反華」網站。

「在牆內表達對共產黨不滿的,就會被定性為『精日』,凡是跟五毛吵架的,都扣上『精日』的帽子,成了他們發洩情緒的名詞,到最後變成你反黨就是反對中華民族,就是『精日』,就這麼一個邏輯,強行扣帽子。」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