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曆新年是中國重要的傳統節日,每年新年來臨,人們都千里迢迢回家過年,家家貼福字貼對聯張燈結綵,放鞭炮迎財神,孩子們拿著壓歲錢,高興的追逐著,其樂融融。然而今年的新年,由於疫情中共政府提倡就地過年,很多外地打工仔不能回家,只能凄涼的一個人異地過年,有許多老人將一個人吃年夜飯,即使兒女就住在附近也不能團圓。

家住黑龍江哈爾濱市的林先生向大紀元記者介紹,哈爾濱一切正常,有個別地方是封的,我這邊出入正常,就是理髮店,服務行業,飯店,浴室都關了。今年被疫情鬧得一會這封城一會那封城的,眼瞅著要過年了,想理個髮,洗個澡都辦不到,都一個月沒理髮了,頭髮都長了,這年過的窩囊。

大年三十家裏想吃個團圓飯都凑不齊,林先生表示,我跟兒子同住一個區,我幾次問他們過年回來一起吃頓飯,到現在都沒給我答覆。我一個快70歲的人了,長這麼大還是頭一次一個人過年,想起來都叫人寒心。現在被疫情鬧得親情都淡薄了,人老了都盼著,兒女繞膝子孫滿堂,安享天倫,我可倒好,老了老了一個人過年,還不如在養老院呢有人說話嘮嗑的,這可倒好天天就一個人,這個年過得可有成就感了。

林先生認爲,去年呢,被武漢疫情閙的沒過好年,一年沒消停,結果過年了疫情又來了,這啥時候是個頭啊。你說人還有幾個年過呀?我現在都快70歲了,唉!因為這疫情,我都沒看見我孫子的成長過程,我孫子快三嵗了,我都沒見著幾次面,就住在同一個區,離得也不遠,就是見不到,你說我這爺爺當的也太那甚麼啦,虧心啊。我一想都覺得憋得慌,偶爾兒子會把孫子的照片發給我,我一看孫子都長這麼大了,真是遺憾!

要過年了,我父母的墳墓都在呼蘭區,我想去給父母掃墓都沒被允許。要過年了,想給老人墳頭燒點紙送點錢,這最簡單的願望都實現不了。我這個做兒女的有這個心,但是願望難以實現。呼蘭這個小地方讓疫情給閙出名了。林先生說。

林先生還表示,被疫情鬧得這一年也沒緩過來勁,反反覆覆做核酸檢測,這一次說是做肛檢,好多人都抵觸。現在做甚麼事都一刀切,也沒檢測出來有陽性患者,(除非官方隱瞞數據)就開始跟著封小區封城的,據説,有的小區要封閉到2月底。等小區解封了,起碼得產生一批憂鬱症患者,尤其封閉時間長管控嚴的地方,隔離居民心態要是擺不好,就容易憂鬱成疾。

就地過年讓外地打工仔苦惱,有網民表示:「不回去過年老人會傷心,畢竟平時陪老人的時間越來越少,特別是過團圓年,中國老人很講究的。」

「在中國人心目中,家是永遠的港灣,回家成了過年必需品。」

也有網民遺憾的表示,「看了新聞說有的省份已經通知了,建議不要回家過年,可等來等去等了一年,也就盼著這麼幾天呢,可突然⋯⋯難道真的不能回家過年了嗎?」

「票買了退,退了買,現在不知道如何是好。」

還有網民感慨道,「潛移默化中,我們在改變並適應。也許有一天,我們會懷念逢年回家的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