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澳洲西澳大學珀斯美國亞洲中心(Perth USAsia Centre)的研究部主任威爾遜(Jeffrey Wilson)博士在澳媒刊文稱, 中國(中共)貿易制裁澳洲背後存在一定的政治邏輯,即中國(中共)希望通過刁難澳洲產品進入其龐大的國內市場,以阻嚇外國政府不要批評其在國內外的行為。

去年4月底,澳洲發起全球獨立調查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源頭的呼籲。由此,中共對澳洲的貿易制裁不斷升級。目前,澳洲出口到中國的一系列產品正遭到中共的經濟報復。

威爾遜在《坎培拉時報》發表的題為「中國(中共)貿易制裁澳洲的邏輯是甚麼?」一文中說,許多評論人士把中國(中共)貿易制裁的責任推到了澳洲政府的身上, 認為澳洲政府無論是在外國干預、瘟疫大流行、香港等許多問題上,澳洲政府都以一種「不尊重」中國(中共)政府的方式表達了關切。這些批評者認為,解決問題的方法是澳洲政府採取更「細緻」的方法,用更尊重的語言來表達關切,這樣澳洲就可以避免被中國(中共)貿易懲罰。

然而,威爾遜認為,這些批評者將貿易爭端簡單地看作是語言或尊重的問題,沒有認識到中國(中共)制裁背後的蓄意政治邏輯。

他表示:「中國(中共)在利用貿易制裁作為外交懲罰方面有著長期而廣泛的記錄。通過威脅(它國)進入其龐大的國內市場,中國(中共)試圖勸阻外國政府不要在國內外批評其行為」。

威爾遜舉例說,在過去十年中,還有七個國家——日本、挪威、菲律賓、蒙古、台灣、南韓和加拿大都遭受了制裁。挪威是因為諾貝爾委員會、一個完全獨立於挪威政府機構的決定而受到懲罰(指挪威諾貝爾委員會將2010年和平獎授予著名的中國政治異見人士劉曉波);就台灣而言,其唯一的「罪行」是在2016年民主選舉出蔡英文為總統。

威爾遜認為中國(中共)貿易制裁澳洲有兩個意圖,一是讓被懲罰的目標企業感到痛苦,以便這些企業去游說政府軟化對華外交政策;二是期望高度依靠中國市場的企業比如大麥和葡萄酒出口商大聲抱怨澳洲政府。

中國(中共)貿易制裁的政治邏輯也向第三方傳遞了一個信息,即批評中國(中共)的行為將受到貿易懲罰。

中共威脅招數不靈 澳洲獲盟友支持

去年11月,中共向澳洲開出了14項不滿清單。威爾遜認為這也是給其它國家的一個警告清單。「如果你做了其中一件事,你很快就會發現自己處於澳洲的境地。那些依賴對華經濟出口的國家,在香港或南海等問題上的立場會三思而後行」。

但威爾遜認為中共的這一招,效果適得其反。自清單公佈後,不僅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回應 ,澳方將永遠堅持以自身利益和價值觀行事,而且歐盟、美國、英國和日本等國紛紛聲援澳洲的立場。

威爾遜表示,從根本上說,中國(中共)政府不滿的是澳洲在說甚麼,而不是怎麼說。現在,澳洲最好的前景是爭取志同道合的盟友支持,在世貿組織的法庭上爭取與強大的盟友一起挑戰中國(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