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西方政要人士越來越傾向於追究中共引發大瘟疫的責任,美國企業、組織和民眾在多州起訴中共,並要求中共賠償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流行帶來的巨額損失。

美國參議員也提出立法,幫助美國人向中共提起訴訟,並制裁參與掩蓋疫情的中共官員。英國智囊團以及德國報紙也呼籲向中共索賠。

中共隱瞞疫情 在美國多州被起訴索賠

成千上萬的美國人在美國佛羅里達州簽署了一項集體訴訟,該訴訟要求中共政府賠償瘟疫所帶來的損失。根據位於邁阿密的伯曼律師事務所的一份聲明,該訴訟「尋求數十億美元的賠償金,以補償那些因中共政府失職,未能控制中共病毒大流行而遭受人身傷害、不法死亡、財產損失和其它損失的人們」。

該律師事務所表示,「我們期待著為佛羅里達州和美國其它地區民眾和企業的權利而努力工作。那些被代表的民眾現在被病毒感染而生著病,或正在照顧被感染的親人。同時,他們還需應對財政上的危機,生活在這個充滿著恐慌、彼此疏遠或孤獨的新世界中。」

代表五家拉斯維加斯企業的另一項集體訴訟正在尋求數十億美元的賠償。該訴訟聲稱中共政府當初應該共享有關該病毒的更多信息,相反中共在默許病毒到處傳播的同時,嚇阻了醫生、科學家、新聞工作者和律師對疫情真相的報道和揭露。

在另一起訴訟中,美國保守派律師拉里·克萊曼(Larry Klayman)及其位於華盛頓特區的「自由觀察」(Freedom Watch)在德克沙士州提起訴訟,要求中共賠償20萬億美元,理由是中共「無情、魯莽冷漠和惡意行為」。

2020年4月8日,加利福尼亞一群小企業對中國(中共)、武漢市和中共衛生委員會提起訴訟。訴訟聲稱中共早在11月中旬就知道它們正在處理一種新的致命病毒,但選擇將其保密,後來試圖掩蓋病毒發展的軌跡。

4月20日,美國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在接受霍士新聞的「美國新聞編輯室」採訪時說,他正在制定一項立法,「將向所有感染病毒受害者開放美國法院,以便他們可以起訴中國(中共)官員。我們可以對參與這次掩蓋的中國人(中共官員)施加制裁。」

一些中國專家說,中共政府對媒體報道的嚴格管控和官僚體制的障礙以及官員向上級官員隱瞞壞消息的習慣,致使早期的疫情預警變得失靈。

中共當局在2020年1月2日的全國電視轉播中羞辱了八名武漢醫生「散佈謠言」。

美聯社上周發佈一項調查顯示,中共國家衛生委員會負責人馬曉偉在1月份與省級衛生官員舉行的秘密電話會議中,描述了一種和2003年SARS病毒相比更「嚴重而複雜」的病毒及其傳染特性。

然而,直到1月20日,中共高層才警告公眾可能會有大瘟疫流行。

英國智囊團以及德國報紙呼籲向中共所賠

英國保守派智囊團亨利·傑克遜研究會(Henry Jackson Society)本月初發表一份報告認為,七國集團(G7)可能起訴中共政府,索賠金額為3.2萬億英鎊(6.3萬億美元)。

報告中說澳洲可能要求賠償超過580億澳元。

英國情報機構MI6的前任高管約翰·薩維爾斯(John Sawers)還表示,中共政府應該為其早期對這場大瘟疫極力的掩蓋負責。

薩沃斯對英國廣播公司說:「美國人對於中共給他們所帶來的災難非常憤怒。而中共卻要想逃避洩露病毒的責任,以及對控制瘟疫流行失敗的責任。

「在去年12月至今年1月的短暫期間,中共政府確實向西方國家隱瞞了這一疫情。」他說。

在歐洲最受歡迎的報紙《德國圖片報》(Bild)出版了一張「發票」,該發票要求中共政府賠償在3月和4月損失240億歐元(410億美元)的旅遊收入,小企業損失的500億歐元(860億美元)。德國的GDP預期在2020年下降4.2%,因此德國應該額外索賠1,490億歐元(2550億美元)。

該報在致習近平的「公開信」中寫道:「你的政府和你的科學家們很早以前就已經知道中共病毒具有很高的傳染性,但你卻讓全世界都蒙在了鼓裏」。

「西方研究人員要求知道在武漢到底發生了甚麼,而你(習近平)的顧問專家沒有採取任何行動。」

西方政府要求中共政府承擔責任

西方政府越來越傾向於要求中共政府方面承擔責任,呼籲它進行經濟補償。

澳洲外交部長馬里斯·佩恩(Marise Payne)上周末表示支持調查中共病毒的起源,並呼籲中共在調查過程中保持透明。內政部長彼得·達頓(Peter Dutton)之前也曾表示,他認為「世界與中共政府的互動方式應該被重新制定」。

他說:「我們確實希望(中共)提高透明度。」

特朗普總統也一直在加緊對中國的批評,他說,如果中共政府對瘟疫大流行真的負有責任,那它必須承擔後果。

特朗普在4月18日白宮每日簡報會上說:「瘟疫可能在中國開始爆發之前就已經被遏制了,但事實結果卻正相反,整個世界正因此而遭受痛苦。」

特朗普政府和澳洲高級官員也公開批評世衛組織對瘟疫危機的處理。

特朗普上周表示,美國暫停向世衛組織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