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16日,澳洲聯邦參議員安蒂克(Alex Antic)在接受《大紀元時報》專訪時表示,極權體制下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為全球衛生安全和經濟帶來了一場巨大的人為災難,「從根本上來講,這場災難是中共製造的。」

安蒂克現任澳洲聯邦參議院出版聯合委員會主席兼出版常務委員會主席。4月初,他曾公開聲明,中共應為在當前危機中扮演的角色受到追責,並對國際社會做出賠償。

16日,安蒂克對大紀元說,中共缺乏責任追究制度的體制讓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變得一發不可收拾。「可以想見,只有像中共這樣的政權才會抱有這種看法,儘管它知道一旦人們清楚其掩蓋真相,將激起強烈抗議,但它還是會採取這種手段,緊鎖門窗以確保世界各國不會發現(疫情爆發),這對獨裁政權來說是非常普遍的。」

「這就有點像故作聰明的小孩打碎了家裏的玻璃,往往這個小孩的第一反應是掩蓋損失從而逃避責任,我想中共正是做了同樣的反應。」

儘管可能要經過數年,人們才能量化疫情帶來的真正損失,但安蒂克重申自己的立場,「不管怎樣,中共本能夠避免這場災難,因而我的觀點是,澳洲等國應要求其做出統一賠償。」

失去時間等於失去生命和金錢 中共難推責

16日,安蒂克對大紀元說,中共缺乏追責的體制讓中共病毒變得一發不可收拾。(影片截圖/大紀元)
16日,安蒂克對大紀元說,中共缺乏追責的體制讓中共病毒變得一發不可收拾。(影片截圖/大紀元)

「我們現在獲知,中共第一次知道COVID 19(中共病毒)是在2019年11月;直到2020年1月20日、近2個月後,它才承認這種病毒(人傳人)。」安蒂克表示,「中共明知海鮮市場存在的風險,卻未採取行動。」「中共在過去就做過這種事。」

「1997年,香港爆發了一場所謂的『禽流感』,它來自中國大陸的家禽;2003年,非典病毒在中國廣東爆發,全球共有8,098人染病,774人死亡,中共在幾個月內未能向公眾發出警告,讓攜帶SARS病毒的人隨意流動。」

安蒂克認為,中共為隱瞞疫情進行了「系統性的、非常不應該的掩蓋」,在中共的體制下人們很難了解實情。「為了隱瞞瘟疫蔓延,他們甚至還逮捕並懲罰了一些人,」「直到現在,中共仍不想給出病毒樣本,讓美國及世界的專家去研究它的源頭。」

安蒂克用「荒謬」一詞形容中共為了維穩向他國甩鍋的說辭,「在一段時間過後,人們終將清楚地知道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是從何處、並且是如何從武漢爆發的。」

「中國(中共)未能及時報告疫情,沒有給西方國家額外的時間來作出反應。失去了幾周時間等於失去金錢,更重要的是失去生命。」他說,「這不僅僅關乎錢財,不僅僅關於西方國家千萬億的損失,同時還有責任問題。」

英國修咸頓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 Hampton)3月發表研究報告表示,如果中共當局提早三個星期採取行動,將大幅降低這個病毒的全球擴散,病例數會減少95%。

「中國(共)的掩蓋行為可能意味其違反國際法和2005年《國際衛生條例》。」安蒂克說。

中國(中共)是2005年《國際衛生條例》194個締約國之一,因此該條例對中共政府具有法律約束力。《國際衛生條例》第六條要求各國迅速、及時、準確地向世衛組織提供有關潛在公共衛生緊急情況的充份詳細信息,以便採取預防世界大流行病的措施。

依法提出賠償要求或將成為澳洲政府面臨的一項艱巨且複雜的任務,但安蒂克認為,「在美國、英國、加拿大和西歐國家等盟國的支持下,(澳洲)必須對中共施壓。」

澳洲應與中共脫鉤 維護本國利益

安蒂克表示,中共病毒危機應該使人們清醒地認識到,澳洲應與中共脫鉤,保護本國資產及國家在未來的利益。

儘管此類決策將面臨長期討論,他認為「澳洲需要考慮將製造業遷回本國,在關鍵供應鏈方面減少對中國的依賴。(政府)需要更加注重澳洲本國利益,這將帶來一線希望。」

中共實施疫情外交的負面新聞屢遭曝光,安蒂克認為這具有「諷刺」意味。「中共一方面利用所謂的『口罩外交』,向世界各地遭受影響的國家派送個人防護裝備,如意大利、土耳其、西班牙,然而其中多達30%無法使用。」「在同一時間,與中共有關的公司卻將大量醫療物資從澳洲運往中國大陸。」

「如果我們依賴那些削弱民主價值的國家所提供的供應鏈,這將是一件令我擔心的事情。」 安蒂克希望聯邦政府能夠採取具體行動。

早先,據彭博社報道,日本政府計劃為將生產線遷回日本的公司提供2,200億日圓(約20億美元),向將生產從中國轉移到其它國家的公司提供235億日圓(約2億美元)。安蒂克認為澳洲也應該採取類似政策。

此外,他認為無論是澳洲政府,還是包括中國人在內的各國人民,與中共劃清界限「非常、非常重要」。「中國人是優秀、勤奮、注重禮儀的人民,我們需要明確區分中國人民和中共獨裁政權。」

「他們(中國人)和任何人一樣,都是政權的受害者,或者更加深受其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