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最初的減少航班、機票價格暴漲,到後來的雙陰性檢測、指定檢測點,再到「非緊急、必要情況不可旅行」;中共政府在入境上層層設障,處處設卡,輿論上引導「千里投毒」,就差直接宣佈不允許中國公民進入中國了。

那些經過重重關卡,回國的人又是怎樣的遭遇呢?大紀元記者近日採訪到一位留學德國的學生李萌(化名),她講述了自己1月25日回國的經過。

目前她依然在集中隔離期間,她無奈地表示,「突然覺得拿著中國護照,我好像哪都去不了。經歷了這些,肯定會有點心寒的。」

以下是李萌親述回國經歷:

家人病重 歸心似箭

我是在德國學習鋼琴專業的留學生,已經一年多沒有回國了。我的爺爺患上了腸癌,我大舅剛剛過世,所以我媽媽情緒也不是太好。留學生其實挺難的,在國外人家說「中國病毒」,然後回來吧,網絡上又有說「你們這些『毒瘤』,回來幹嘛」,所以一直糾結要不要回來。

很多事情,讓我的情緒也不好,想回家,但是依然猶豫要不要回國?擔心回來後會被人家說「給國家給政府增加麻煩」。我實在是到(2020年)11月、12月的時候吧,情緒崩潰,吃不下飯,失眠,需要吃那種能夠幫助睡眠的藥,輔助入睡。最後才決定回國。我1月初吧,才訂了機票回國。

機票比較貴,我買了兩張機票,就是往返機票,兩張都是一千多歐元(往返票兩千多歐元)。按照平時正常的價格,從法蘭克福飛到廈門往返機票,不超過550歐元吧,最貴也就530(歐元),有的時候四百多(歐元)。

我們要先去找能做雙陰檢測證明的機構,然後也不是所有地方都能做,就有一些機構你還得提前去預約,然後我們就得承擔坐交通工具(感染中共病毒)的風險吧。我當時是去杜塞附近一個很小的城市去做的,他們那邊也是正常捅鼻子還有嗓子,然後就(靜脈)抽血嘛,就是這三項。

做完測試之後,我們就回去等這個陰性證明。將所有檢測結果上傳給使館後,使館審核通過,才能獲得健康綠碼。

回國那天,需要提前去機場。為了保險起見,我們沒有選擇乘坐火車,選擇請人開車把我們送到機場。我住的地方比較遠,開到法蘭克福機場得三個多小時吧。然後到機場之後,就是排隊,正常地登機這些,這些倒是還好吧。

我們上飛機的時候有很多中國人,大家都帶了很多防護用具,包括穿防護服、戴護目鏡、一次性手套、還有N95口罩。之前我們都備全了,還拿了一個袋子,特意多帶了一些。我看飛機上中國人防護得特別好,所以我們開始是比較擔心外國人確診,因為覺得說中國人都比較重視防護這一塊,安全意識都比較高嘛,當時覺得應該是沒有甚麼問題。

同航班兩人確診 不幸成為密接者

落地後排隊做核酸檢測,真的就是一捅就哭出來了。對於我們這種境外回來的,他們(防疫人員)當然是會比日常的這種檢測感覺更嚴格一些吧。我們這一個航班的人,後來就分別坐幾輛大巴去到集中隔離的酒店。一直到了酒店房間,我才敢摘下口罩。

直到第二天下午,忽然間,酒店給我打電話,酒店人員特別冷靜地說,「你現在收拾一下你所有的東西,準備轉移。」我一聽說轉移,就有點懵,然後我就問,「為甚麼要轉移?」他說,「你們飛機上有兩例確診的,你是前後三排,屬於密接人員。」當時我一下就哭出來了。

特別擔心他們(防疫人員)給我家裏打電話,擔心我爸我媽知道,他們會擔心死了。然後我就趕緊給酒店的指揮部打電話,問能不能把「境內聯繫人」換成我哥,因為我入境的時候「境內聯繫人」填的是我媽媽的信息。

據我們所知,其中一個確診的,他(她)在飛機上吃飛機餐,他(她)口罩摘下來很久沒有戴回去。那兩個確診的都是中國人。我們大家自己拉了一個(微信)群,座位號一報,大概就知道誰跟誰確診了,然後其實大家都挺害怕的。因為我們知道有一個確診的,他(她)就是吃飛機餐然後很久沒有戴口罩那種,而且他(她)戴的口罩是呼吸閥門的口罩,大家真的很害怕。

其實我們密接人員從知道自己是密接人的那一刻起,大家心裏都是害怕的。

我們(2021年1月26日)連夜被救護車一個一個的拉到了另外一個給密接者集中隔離的酒店。

惡劣環境中被集中隔離 求救聲音發不出去

當時剛開始進這個酒店,覺得就是條件差點。其實衛生條件差點,我們都可以理解,大家不是不能吃苦的人,都能理解,我們是來隔離又不是來度假的。

想著說既然是密接人員嘛,對於健康這方面,他們(防疫工作組)不應該把我們放到沒有基本健康保障的環境裏,讓我們感冒生病,因為我們要是感冒、發燒,肯定首先得當作疑似病例對待嘛。

可是後來就發現不對勁了。這個(房間裏)風的聲音,我真的是能聽見風的聲音,而且我這邊還靠近馬路那條街,這個地方是在火車站附近嘛,是比較吵的。然後真的是漏風,就覺得很冷。我們有嘗試開中央冷氣機,但是他們說中央冷氣機容易病毒傳染嘛,那大家也表示理解,都不能開,那我們就不開。

第一天晚上我基本上就沒怎麼睡著吧,當然也有自己害怕這個原因在裏面,但是多數原因還是因為冷,抖的不行,我蓋了三層被子,穿了羽絨服睡的。我如果頭露外面的話,就會想咳嗽,臉生疼生疼的,然後只能把頭埋在被子裏面,時間久了又呼吸不上來。

後來,我們就要求酒店能不能給我們配備一下電熱毯,或者熱水袋,因為室內溫度大概只有10度不到。體感溫度7、8度。我加了他們的酒店指揮部微信,給他們發微信問,有沒有甚麼辦法解決,然後我跟他們說,我的手入住一天已經長凍瘡了,可是這一系列的消息沒有一條是回我的,完全不管不顧。

我們找酒店,酒店工作人員說,「那你自己想辦法」。甚麼小太陽這些電器都不讓用,就直到我隔壁的一個女生,她同時用兩個酒店的熱水壺燒熱水,她那邊直接跳閘了,然後冒火星,大家才意識到,這是電壓電路的問題,電壓電路不安全呀。而且這酒店還存在各種問題,像甚麼門窗老舊關不上漏風、廁所馬桶不沖水、飯菜有怪味道不乾淨有頭髮、洗澡水溫低等等。

跟酒店反映,酒店前台說找生活組,生活組的說找醫療組,醫療組的說找前台,反正他們三個部門就踢來踢去。

跟街道辦說,我要換酒店。他們的意思就是說,他們(和酒店)是屬於合作關係,他們街道辦好像是屬於乙方吧。街道辦讓我們問醫療組,醫療組已經跟我們說過沒辦法換酒店了。

我們在網上求助,酒店居然買「水軍」,在我們發的微博下面留言,冒充我們說甚麼,「經過協商,已經給我們換到某某酒店了」。微博下面好幾個都這麼發留言的,然後當時還有個截圖,說甚麼,「政府線上反饋啦,政府說已經轉移到某某酒店了」。

尤其網上還有人說,「你這回來不是給政府添亂嗎?你憑甚麼回來」我特別想問,我拿著中國護照,我憑甚麼不能回來?!

真的是就覺得好委屈吧,我們拿著中國護照回自己的國家,被人說,「你們這些『毒瘤』回來幹嘛?給我們增加工作負擔。」就突然覺得我拿著中國護照,我好像哪都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