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哈爾濱市近期發生了1人傳染了78人的集體感染事件,其中有一家11人進行了核酸檢測,有5人確診,1人待確診,目前2人在深切治療部進行搶救。

在中共黑龍江衛健委2020年4月22日的通報中,新增1例哈爾濱無症狀感染者,為陳某君(男,87歲)在哈醫大一院住院期間同樓層同病區的患者(21日新增確診病例)陪護。至此,以陳某君為中心,導致哈醫大一院、哈爾濱市第二醫院兩家醫院發生大規模感染的聚集性病例,累計已感染了78人。其中確診病例55人(哈爾濱53人,遼寧1人,內蒙古1人),無症狀感染者23人。

一場家庭聚餐 致5人確診1人待查

大紀元記者4月22日了解到,在陳某君的傳染鏈裏,有一家11人進行了核酸檢測,有5人確診,1人雖因無試劑未確診,但是CT結果肺部癥狀與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完全相同,目前有2人在哈爾濱醫大附屬醫院深切治療部進行搶救。

一名家屬向記者講述了他們家庭群聚感染的經過。

林軍(化名)在南方工作,過年期間他的母親王紅(化名)從黑龍江到他那裏過年,4月9日王紅回到哈爾濱,照顧剛剛從醫院出院的母親劉丹(化名)。

林軍表示,母親回哈爾濱後,4月9日進行了家庭聚會,當時並不知道姥姥劉丹會是中共肺炎的感染者,因此所有家人並沒有做任何防範。

4月10日陳某君被確診。由於劉丹與陳某君曾經在同一病區住過院,成為被排查對象,核酸檢測結果為陽性。之後劉丹的丈夫、女兒王紅相繼被確診。

「確診三個人之後,家裏邊所有人全部核酸檢測,全部是陰性。」林軍說。

但是,事情並沒有到此結束。由於個體情況不同,王紅娘家那邊的家人分三批被查出感染。林軍說,「第二次核酸檢測的時候,我小舅(王紅的弟弟)是陽性,我小舅的孩子(王紅的侄子)第一次就進了,我小舅和我姥爺(劉丹的丈夫)是第二次進的。第三波就是我老姨(王紅的妹妹),我老姨因為缺少試紙(沒檢測),但是拍CT(的結果)和發燒症狀百分之九十是新冠肺炎(中共肺炎)。」

林軍表示,他小姨已經在打激素,「打激素已經是(病情)很嚴重了」。

目前,林軍一家共11人接受檢測,5人(劉丹、劉丹的丈夫、王紅、王紅的弟弟、王紅的侄子)已確診,雖然小姨(王紅的妹妹)因沒有試紙無法做核酸檢測,但基本可以肯定是感染了。在這些人中,最年長的姥姥(劉丹)82歲,最年幼的表弟(王紅的侄子)僅12歲。

據林軍介紹,由於病情嚴重,姥姥劉丹和母親王紅已從香坊區的醫院轉入哈醫大附屬醫院深切治療部。他說,他母親從上周二、三開始打激素,現在是護士在照顧,母親鼻子插了管,缺氧指數在96%。

據悉,劉丹與王紅的病情更加嚴重了,但具體情況林軍不得而知,「具體情況我也不清楚,去了醫大之後他們沒收了手機,也不太清楚,也不能打電話。」目前哈爾濱醫大醫院深切治療部進行全封閉式管理,家屬與患者無法聯繫。

林軍說,醫生告知目前正在使用第C套方案救治。他急切地向社會求助,希望B型血、有抗體的人(感染過且痊癒的人)可以為他母親提供血清。他說,「只要能治好,哪怕有後遺症,能治好活五六年也值,就怕治不好。」

哈爾濱市防控升級 全市核酸排查被指走形式

哈爾濱目前成為疫情重災區,1人傳78人事件發生以後,哈爾濱更是變得草木皆兵。

市民李女士向大紀元記者透露,現在哈爾濱當局規劃所有復工、復課的企業工人與學校學生進行核酸檢測,學生家長是自願檢測。

「如果想復工,復課,不論是單位還是學校,全員做核酸檢測。有的人說做也沒用,做出來是陽性還行,你要是陰性的話,是證明你以前是健康,不能保證你以後健康,都說不應該做。」她說。

李女士表示,高三學生是分學校、按班級、分時段到學校檢測,家長是到指定醫院去檢測。她認為這是政府走的一種形式,「但是全部都是強制性,如果你不做核酸檢測,將來復課就不讓你上學,到時必須得自費去做。」「必須得做,強制性的,沒有話語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