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3、24日,中共大規模出動軍機騷擾台海,包括轟-6轟炸機和殲-16、殲-10戰鬥機。面對中共的有意挑釁和測試,美軍隨後也展示多個動作予以回應,美國新任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在某種程度上延續了特朗普策略。

中共在台海的挑釁近日雖有減緩,但強度比起一兩周前仍然增加,過去的一周,至少三天出動了殲-10戰鬥機。中共國防部還放大聲調,稱「台獨就意味著戰爭」,中共軍艦也高調在南海演練。

1月28日,美國國會研究服務組(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提交了《南海與東海的美中戰略競爭報告》( U.S.-China Strategic Competition in South and East China Seas: Background and Issues for Congress),再次明確了中共的軍事擴張企圖,評估了目前的態勢和衝突風險,對比了特朗普和拜登目前對抗中共的策略。

面對中共的新一輪挑釁,美軍的對抗姿態亟待強化,需要釋放更明確的信號,才可能有效遏制中共可能的鋌而走險。

美軍的連串動作回應

1月23日,中共出動轟-6K轟炸機8架次、殲-16戰鬥機4架次、運-8反潛機1架次,再度大規模騷擾台灣西南防空識別區。

當日,美軍公開宣佈,羅斯福航母(CVN71)艦隊進入南海,並演練艦載機起降。民間機構發現,美軍還派出EP-3E偵察機、U-2S「蛟龍夫人」偵察機罕見在台灣東部近海折返飛行,先靠攏羅斯福號航母,再返回日本沖繩的嘉手納基地。

1月24日,中共在台海出動殲-10戰鬥機6架次、殲-16戰鬥機4架次、Su-30戰鬥機2架次、運8反潛機 2架次、運8技偵機1架次。

同日,美國印太司令部公佈了美利堅級號兩棲攻擊艦(LHA6)內部準備炸彈的圖片。同日,美國第31海軍遠征隊在兩棲登陸艦阿什蘭號(USS Ashland)上演練。

1月25日,民間機構發現,美軍2架B-52轟炸機從本土直飛南海,繞了一大圈後,降落在關島。同日,美軍U-2偵察機再度飛臨台灣東部近海,期間還一度打開敵我識別器。美軍沒有公開證實這些信息。當日,據悉羅斯福號航母在南海臨近黃岩島25海里,美軍航母從未如此靠近南海島礁。

同日,美國新任國防部長奧斯汀與日本防衛相通話,再次確認釣魚台包括在美日安保條約之下,反對任何單方面改變東海現狀的企圖。同日,奧斯汀也與南韓國防部長通話,雙方強調保持高度戰備。

1月26日,民間機構發現,一架美軍EP-3偵察機,經台灣西南空域向中國大陸方向飛行,與中共的運-8電子干擾機平行交叉飛行。美軍沒有公開證實,但同日,美國空軍特意公佈了一張B-2隱形轟炸機的戰備圖片。美國印太司令部還公佈了駐日本的海軍陸戰隊訓練的一組圖片,並表示可以隨時部署印太地區。

 1月27日,美軍的B-52同溫層堡壘轟炸機從本土直飛中東,與沙特阿拉伯空軍的F-15SA戰鬥機一起飛行。(美國空軍)
1月27日,美軍的B-52同溫層堡壘轟炸機從本土直飛中東,與沙特阿拉伯空軍的F-15SA戰鬥機一起飛行。(美國空軍)

1月27日,美軍公佈海軍陸戰隊在夏威夷演習的一組圖片。同日,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與澳洲國防部長通話,重申堅不可摧的聯盟、以及觀點一致地應對印太地區的安全挑戰。同日,奧斯汀也與印度國防部長通話,強調了美印夥伴關係的承諾,確保印太地區自由開放。

1月28日,美國印太司令部宣佈,美國、澳洲、加拿大、印度和日本合作的「海龍2021」反潛演習在關島結束。美國印太司令部也公佈,美國新任國務卿(Antony J. Blinken)與菲律賓外長通話,重申強大的美菲同盟對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至關重要,也強調了《共同防禦條約》適用於在南中國海和太平洋地區的菲律賓武裝部隊、公共船隻或飛機可能遭受的武裝襲擊。布林肯還強調美國拒絕中共在南中國海的海事主張。

美軍的應對,基本屬於標準的、早有預案的行動,大體延續了特朗普的策略,但實際可以更強硬些。比如,可以再度派軍艦穿越台灣海峽。雖然配備F-35的美利堅號兩棲攻擊艦也部署到了東海,仍然還可以動用在日本基地的戰機,在東海或日本海進行大規模演練,還可以與日本海上自衛隊共同實施,並再次展示B-1B轟炸機、F-22、F-35戰機等。美軍甚至可以派軍艦在南海島礁12海里以內自由航行。

1月29日,中共軍網高調放出圖片,稱南部戰區海軍某護衛艦編隊赴某海域開展實戰化訓練,錘煉部隊協同作戰能力。

面對中共的試探、挑釁,美軍的動作顯得壓迫性不夠,因此,中共仍然繼續大幅度試探。

  1月29日,美國印太司令部展示美國海軍陸戰隊在夏威夷的演習圖片。(美國印太司令部推特)
1月29日,美國印太司令部展示美國海軍陸戰隊在夏威夷的演習圖片。(美國印太司令部推特)

中共並未收斂

1月28日,中共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在例行記者會上高調稱,遏制中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最終只會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他還稱,「中美兩國兩軍關係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在回答軍機騷擾台灣時,他稱這是「需要採取的必要行動」,「台獨就意味著戰爭」。

中共國防部以所謂的「台獨」為藉口,公開向美國亮出了「戰爭」信號,並認為這是中美軍事「新的歷史起點」,實際繼續向美軍公開挑釁。

在回答徵兵問題時,吳謙稱「繼續以大學生為重點徵集對像……優先批准理工類大學生和備戰打仗所需技能人才入伍」,他還借題發揮,稱「在這個風雲激盪的時代,一個更加廣闊的舞台展現在你面前」。

中共國防部發言人公開窮兵黷武,也高調要軍事爭霸,特朗普剛一卸任,中共國防部馬上判若兩人。美軍未能展現壓迫式的回應,顯然對中共的威嚇效果不明顯。

吳謙還故意透露與北韓的關係,稱「兩軍關係是中朝關係的重要組成部份」,將「開展好兩軍各層級友好交往」。這顯然也是說給美國聽。

吳謙唯一的低調,是回答有關殲-20亮相10年後的服役問題,他僅稱,「複雜航空平台研製有其客觀規律,從首飛到列裝形成作戰能力需要一個過程」,「殲-20飛機,從2011年1月11日首飛到今年已經10年,作戰能力逐步得到檢驗,並已開始列裝部隊」。

中共明知與美國的差距明顯,卻還敢叫板,中共高層對美國新政府顯然產生了極大的誤判。導致這樣的誤判,除中共的邪惡本性外,美國新政府也亟待吸取教訓,及時做出調整。

  1月28日,美國、澳洲、加拿大、印度和日本合作的「海龍2021」反潛演習在關島結束。(美國印太司令部)
1月28日,美國、澳洲、加拿大、印度和日本合作的「海龍2021」反潛演習在關島結束。(美國印太司令部)

國會最新報告對比特朗普和拜登策略

美國國會最新的《南海與東海的美中戰略競爭報告》明確了中美在南海、台海和東海的對抗態勢。報告總結了特朗普執政時的策略,至少包括:

揭露和批評中共南海的惡劣行為,反覆重申美國在南海和東海相關問題上的立場;

對參與南海活動的中共公司和官員實施經濟制裁;

美國軍艦在南海和台灣海峽自由航行;

美軍轟炸機在南海和東海上空飛越演練;

總體上加強美國在印太地區的軍事存在和行動,並發展新的美國軍事行動構想,以反擊中共在印太地區的軍事力量;

鼓勵南海地區盟友的安全合作。

報告也描述了新上任的拜登政府策略,包括:

拜登與日本首相通話重申,美國致力於捍衛日本控制的島嶼,包括釣魚台。新任國防部長也與日本防衛相確認了美日安保條約。

拜登和他的高級安全官員也確定支持南韓、台灣、菲律賓,拜登向北京發出了明確的警告,反對任何在東亞和東南亞擴張的企圖。

新任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菲律賓同行通話,拒絕了中共在南海的主張;與澳洲和泰國高級官員的會談中也強調了美國的同盟關係。

對比之下,新上任的拜登政府雖然也表示了與特朗普政府幾乎同樣的態度,但好像還不夠直接,也不夠堅決。前任美國防長曾屢次表示,隨時準備在西太平洋應對一場高烈度戰爭並取勝,並著眼於未來提出了新的作戰理念,但新任美國防長目前沒有類似的表態。

 1月27日,美軍的B-52同溫層堡壘轟炸機從本土直飛中東,與沙特阿拉伯空軍的F-15SA戰鬥機一起飛行。(美國空軍)
1月27日,美軍的B-52同溫層堡壘轟炸機從本土直飛中東,與沙特阿拉伯空軍的F-15SA戰鬥機一起飛行。(美國空軍)

1月28日,美國國防部發言人科比(John Kirby)說,「我們有義務協助台灣進行自衛,我認為你們會看到這種做法會持續。美軍在各方面都準備好履行我們對區域安全的承諾。」

比起中共國防部發言人的「台獨就意味著戰爭」,美國國防部的回應顯然不夠強烈。新任美國防長奧斯汀在中東曾有豐富的實戰經歷,2013年還曾擔任過美國中央司令部指揮官,但由於他不願公開談論軍事問題,曾被稱為「無形的將軍」。這樣的習慣需要改變,面對中共的挑釁,美國國防部長需要更公開、直接地揭露中共的惡行,不斷地強硬表態、鼓勵盟友參與合作,才可能嚇阻中共的挑釁和野心。

特朗普當政時,明顯向軍隊授權,並給予各方面支持,難以知道拜登是否也會如此,這在可能的衝突中至關重要。拜登剛剛與俄羅斯總統普京通話,主張延續《核武器削減條》約5年,此舉被認為向俄羅斯示好。

俄羅斯目前的國力和軍費水平,已經沒有能力進行軍備競賽,保持現有的核武器水平都勉為其難,美國卻主動捆綁自己,很可能令中共感到有機可乘,誤判的可能性無疑也會增加。

美軍沒有公開B-52轟炸機在西太平洋的行動,卻公開了B-52 轟炸機1月27日在中東的行動;拜登還暫停了對沙特等國的軍售,也暫停批准美國石油開採新用地,越來越表現出重返中東的跡象。美國若向中東分兵,更會助長中共的誤判。

拜登新政府和美軍目前的表現,沒能及時嚇阻中共,面對中共的不斷試探和挑釁,應對還不夠強勢,亟待迅速調整。拜登的戰略耐心,完全不適應目前中美軍事對抗升級的狀態,拜登模糊對華策略時間越長,中共的誤判會越大,挑戰的火藥味也會更濃,衝突的風險也將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