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德陽市下轄的綿竹市、什邡市等地化工企業集中,耕地鎘污染嚴重,鎘超標大米銷售鏈幾乎公開化,監管多層失職,腐敗或涉其中。

據《半月談》1月28日報道,近期米價居高不下,價格低於普通大米的鎘超標米在德陽市供不應求。成品米最便宜的也得每噸4,250元(人民幣,下同),而鎘超標大米每噸只要3,600元至3,700元。

作為重金屬元素,鎘對人體危害極大,會損傷腎臟和骨骼。化工企業排污,其中的鎘順水流入附近稻田,是大米鎘超標的主要原因。德陽作為全國四大磷礦生產基地之一,耕地污染嚴重已是宿疾。

知情人士對《半月談》透露,為規避風險,通常想購進鎘超標大米的加工廠或經銷商會找一家「靠譜」的酒廠幫忙,以採購釀酒原料「打掩護」,按當地話說就是借酒廠「洗白」。

值得注意的是,德陽幾名糧販分別透露,鎘超標大米的去向以國有糧食儲備庫為主。

根據一份舉報材料,內容涉及舉報德陽某省屬糧庫負責人將鎘超標大米低價賣給某加工企業,非法撈取好處。在相關錄音中,該加工企業負責人之子張某稱:「糧庫裏不超標的大米,也可以『做』成超標的。」

「也沒有辦法,農民在污染的土地上種糧食,種出來國有糧庫就得收,否則會造成農村不穩定。」綿竹市一家地方國有糧庫負責人說。2018至2020年,德陽市對重金屬超標大米進行地方政策性收購。

不少糧販和農民都表示,收購稻穀時,並無監管部門做專業檢測。「就是靠牙咬,看看乾濕度。」

除了源自重化工業的重金屬污染源外,農業投入品濫用、外源性污染也成為造成毒大米等中國農產品重金屬污染的罪魁禍首。

對此,中共央視曾引述專家的建議稱,「不要長期食用一個地方出產的糧食,應該儘可能分散化,降低風險。」

此言一出,便招致網民的強烈抨擊。有網民表示:「央視專家不去建議如何治理消除毒大米,卻建議毒大米要常換著牌子吃,這真讓人無語。」「專家意思是讓我們嘗試各種毒米,以毒攻毒!明知是毒大米,還讓這種糧流入市場,讓老百姓吃,全國還有乾淨的糧食麼?」

2020年10月,「中國裁判文書網」發佈的消息顯示,廣東省陽江國家糧食儲備中轉庫被混入2500多噸鎘超標稻穀,時間長達兩三年。同年4月也曝出毒大米事件,涉及7家湖南省益陽市的企業。部份毒米已經製成米線流向雲南等多地,剩餘的鎘超標毒米數量大約為99.42噸。

2017年11月江西九江曝出鎘超標毒米事件後,第二年11月份當地村民被發現仍然在食用那些毒米;2013年廣東爆發鎘大米事件時,當地的中共官員稱「鎘超標大米並不是毒大米,吃一兩年沒問題。」其言論遭到輿論抨擊。

2006年北京市糧食局曾被舉報出售陳化糧,北京糧食局雖公開否認陳化糧進入市場,但北京工商局在市場上查獲2310噸可致癌的陳化毒米,證實為北京市糧食局所經銷。

陳化毒米含有大量致癌物質,包括目前發現最強的化學致癌物黃麴黴素。毒米公然進入市場波及全國,湖南、湖北、上海、北京、廣東、遼寧、四川、湖南都出現數以噸計的毒米。更有甚者毒米攙好米,百姓無從分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