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霍士新聞頻道的政治評論員塔克·卡爾森(Tucker Carlson)和肖恩·漢尼提(Sean Hannity),正遭受猛烈攻擊。許多人甚至呼籲,要將他們從電台踢出去。

長久以來,人們對這樣的「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並不陌生。這種運動,一直在試圖噤聲和懲罰那些仍然保留著傳統價值觀的人。顯而易見,(對卡爾森和漢尼提的攻擊)正是「取消文化」越演越烈的自然結果。但該做法所帶來的言論審查,卻已經跨越了人們的道德底線。

在北美新聞界,像卡爾森和漢尼提這樣的媒體人,已經碩果僅存。他們敢於發表不同的觀點,報道事實,公然地挑戰所謂進步主義思潮。他們也維護和尊重唐納德·特朗普總統。相反地,大部份主流媒體無止盡地對特朗普進行攻擊和抹黑宣傳,完全違背了公平、公正報道的傳統理念。

有消息稱,卡爾森和漢尼提被指散佈「有害宣傳和假消息」。

這根本就是在賊喊抓賊!想想主流媒體,它們在過去幾年內都幹了甚麼。還有一點我們必須明確:卡爾森和漢尼提,並沒有把自己假裝成沃爾特·克朗凱特(Walter Cronkite)或萊斯特·霍爾特(Lester Holt)那樣的客觀新聞播報員。他們是時政評論員,完全可以陳述自己的觀點,就像當年大受讚譽的威廉·巴克利(William F. Buckley)一樣。

但現在的問題是,大眾已經無法再從傳統媒體中(像是《紐約時報》)得到純粹的事實報道了。那些媒體,已經被平權運動、政治正確和反特朗普宣傳所充斥。為了喘口氣,人們才轉向了卡爾森、漢尼提,還有勞拉·英格拉漢姆(Laura Ingraham)這樣的政治評論員。

我本人,並不和卡爾森、漢尼提相熟,也沒同他們有過金錢往來。我甚至都沒和他們說過話。我是加拿大人,一個獨立作家、半退休的記者和編輯。我在媒體界,已經有超過40年的經歷了,曾經做過戰地記者,在加拿大的大型日報(Winnipeg Free Press,《溫尼泊自由報》)和小型周刊都任過職。上了62歲這樣的年紀,我倒也不擔心,自己會因為幫美國同僚說幾句公道話,就被人噤聲或報復。

我這大半輩子,都在努力探尋和報道真相。儘管有時候,也不可避免地出現過失誤,但是我的大部份工作和五本書,都獲得了大量獎項。最近,康拉德·布萊克(Conrad Black)的著作和專欄文章,給我帶來了很大的啟發。我決定,不再沉默,要為傳統價值、自由理念及其擁護者們發聲。

這也是看在我已故的父親克萊頓·伯德(Clayton Bird)和他戰友的份上。我的父親,曾在二戰中擔任轟炸機飛行員,為打敗法西斯主義、保衛自由而戰鬥。

多元思想帶來繁榮

就像自然界一樣,民主社會的繁榮,也同樣仰賴多元化。正如單一的植被,會損害土壤和作物;社會中單一的聲音,也必然造成思想的貧瘠和腐爛。我們需要各種各樣的觀點,就像原野上必須有草、灌木和野花,才能共生共榮。我們需要進步的聲音,來推動社會變革;但同時,我們也需要保守的聲音,來承繼前人的智慧。

中國的古老哲學中提到,陰陽相生,才能保持平衡與和睦;同樣,一個健康的民主社會,也需要不同的思潮,才能檢驗和淘汰不合適或錯誤的觀點,同時,保留那些通過理論和實踐檢驗的觀點。

真理,不會只有一個來源。這一點,我們可以從歷史中得到借鑑,比如在蘇聯的《真理報》宣傳,和中共極權統治下的審查制度。相反地,不同的觀點互相交融碰撞,只有這樣,真理才會最終佔據上風。

當然,你不必完全贊同卡爾森和漢尼提說的話。我沒有,而且這也不是他們的本意。重要的是,他們給數百萬美國人,帶去了與主流媒體不同的聲音;他們提出了保守的觀點,來平衡和質疑進步主義。而當下,對進步主義的狂熱信仰,已經統治了我們的議員辦公室、學術殿堂、法律機構、公校和大眾文藝圈。

對言論自由的攻擊

自1776年開始,245年來,美國一直享有言論自由,可謂全世界的自由堡壘。不論你是哪國人,應該都聽說過美國人權法案的第一修正案。它保護言論和媒體自由,其中包括了電視新聞和評論。

在美國近代史中,唯一可與當今情形相比擬的,對言論自由的扼制,發生在二戰之後的麥卡錫時代。從20世紀40年代末至50年代初,在這期間,如果有人被懷疑抱著傾向共產主義的思想,這人就會丟掉工作。這些人中,包括了威廉·希爾(William L. Shirer)。他曾是戰時廣播電台記者,暢銷書《第三帝國的興衰》(一本記述希特拉毀滅性制度的書籍)的作者,非常受人尊重。

如今,整個情形反過來了。進步主義人士(他們中部份人,對安提法之類的民主黨激進邊緣組織,有明顯好感)成了迫害者,而且有恃無恐。

2020年夏天,我們親眼目睹了安提法和相關組織的暴行。他們推倒了歷史雕像,打傷了數百名警務人員,燒燬了郵輪和私人企業。

不僅如此,他們還在大城市中(例如西雅圖)圈踞地盤,成立無政府區,這種情形持續了數周。

然而,他們這種明顯違反法律的暴行,卻得到了縱容。主流媒體,更硬是將這些暴亂,稱為「和平示威」。幸虧有卡爾森和漢尼提,我們才能從這些瘋狂的事件中,理出一點頭緒。

祖·拜登(Joe Biden)總統,在其就職演講中這麼說道:「實現美國故事,靠的不是我們中的某一個人……而是我們所有人。」這話說得沒錯。既然是所有人,就包括了所有你們的聲音、我們的聲音,那這當中,自然也包括了塔克·卡爾森和肖恩·漢尼提的。拜登的話沒錯。所以,不能審查他們,相反地,應該幫助他們及其他所有人,讓他們能繼續做好自己的工作。#

原文On the Efforts to Silence Tucker Carlson, Sean Hannit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布拉德·伯德(Brad Bird),是一位加拿大籍的獲獎記者和社論作家,擁有政治學碩士學位。他的著作《我和我的獨木舟》(Me and My Canoe)(Pemmican Publications出版社),講述了他沿著密西西比河,漂流至新奧爾良的奇妙旅程。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