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將於1月20日,在空前的保安措施和疫情封鎖中宣誓就職,這也是美國歷史上最不尋常的就職典禮之一。

與許多前任總統一樣,拜登要在國會山莊的台階上宣誓。然而,通常會吸引數十萬美國人的賓夕凡尼亞大道傳統遊行已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一場虛擬遊行。就職典禮的舞會也被取消。

史上規模最小就職典禮

白宮附近的觀禮台已被拆除,從實際出席人數來看,這次活動可能是史上規模最小的美國總統就職典禮。雖然預計參加人數不多,但保安和執法將異常嚴格。

政治歷史學家、作家、總統選舉史專家大衛皮特魯薩(David Pietrusza)認為,這次就職典禮有其獨特之處。

他向本報表示,人們如此緊張不安,大量軍隊和保安人員湧入華盛頓,再加上中共病毒(COVID-19)大流行的限制,「對此沒有很好的先例」。

皮特魯薩說,但歷史上發生過一些的例子,事情也沒有照計劃進行,並不那麼一帆風順。

根據這位歷史學家的說法,亞伯拉罕林肯的第一次就職,是史上最緊張的一次,空氣中更瀰漫著戰爭即將發生的氛圍。在他的就職演說六周後,奪走約2%美國人口的南北戰爭爆發了。

「當然,1861年林肯就職時,國家的狀況更糟糕,人們更緊張。這一點是無法相比的。」皮特魯薩說。

他指出,雖然內戰前的安全維護是個大問題,但今年為準備拜登就職而採取的措施,也是前所未有的。

這是第一次在實際活動前整整一周,而非幾天前,就啟動針對就職典禮的國家特別安全活動。

華盛頓特區像死城

2021年1月15日,華盛頓街道上佈置了額外的安全屏障。(Charlotte Cuthbertson/The Epoch Times)
2021年1月15日,華盛頓街道上佈置了額外的安全屏障。(Charlotte Cuthbertson/The Epoch Times)

當局已在華盛頓採取積極措施,因為越來越擔心1月6日發生的騷亂和暴力事件,可能在就職期間重演。來自所有50個州、三個地區和哥倫比亞特區總計多達2.5萬名國民警衛隊成員將駐紮在美國首都。

保安措施使城市幾乎完全癱瘓。在就職典禮前幾天,國家廣場和美國國會山莊周圍的十多個地鐵站都關閉了;華盛頓的街道上空蕩蕩的,處處透著怪異的氣氛。

巴士、街車(streetcars,又稱有軌電車)和其它形式的公共交通,甚至單車都被停運。大多數商店都關門了,許多商家更用木板封死了入口。

特朗普拒陪拜登出席典禮

美國總統特朗普早前表示,他不會出席拜登的宣誓儀式。他是在國會認證拜登為2020年大選獲勝者的一天之後公佈這個消息的。

特朗普不會陪同拜登前往國會山莊,這一點也打破了傳統。不過,這並非第一次有總統拒絕出席繼任者的就職典禮。

1801年,美國第二任總統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在湯瑪士謝佛遜(Thomas Jefferson)的就職典禮前,就離開了華盛頓。

當年的局勢非常分裂,在某些方面與2021年相似。謝佛遜的支持者把他的對手亞當斯描述為君主制的愛好者,而亞當斯的支持者則把謝佛遜描繪成激進派。有人說,亞當斯沒有參加謝佛遜的就職典禮,是為了防止活動中出現暴力事件。

1829年,美國第六任總統約翰昆西亞當斯(John Quincy Adams)也在前一天離開華盛頓,拒絕參加安德魯積遜(Andrew Jackson)的儀式。

其他沒有參與繼任者宣誓就職的總統還有馬田范布倫(Martin Van Buren,1841年)和安德魯莊遜(Andrew Johnson,1869年)。

新聞極限電視台(Newsmax)的資深白宮記者、首席政治專欄作家約翰吉茲(John Gizzi)向本報表示,特朗普沒有參加儀式是「不幸的」(unfortunate)。

「作為一名曾經的見證者,這不僅是權力交接,而且也是新任總統向卸任總統致敬的傳統,這點肯定將被錯過。」他說:「可以這麼說,你不僅錯過了交接,還錯過了這些經典的傳統。」

兩百多年來,儘管會出現零星的抗議活動,但就職典禮遊行、慶祝活動,並藉此表現愛國主義一直是美國的傳統,包括特朗普2017年的就職典禮也是如此。

「典禮盛況和慶典,是你想到最能代表美國的方式。」吉茲說。

「聽著管弦樂隊的樂音,看著總統和副總統從車上揮手,有時下車和人群一起遊行,所有這些,都極為富有美國特點,且不會隨著時間流逝而失色。」他補充說:「當這一切被去除時,將失去過渡儀式的神秘感。」

吉茲認為,今年的就職典禮,可以與富蘭克林羅斯福的第四次,也是最後一次就職典禮相提並論,1945年1月20日,羅斯福在白宮俯瞰後院的門廊上宣誓就職。

當時,由於二戰奪去了數十萬美國公民的生命,羅斯福決定舉行一個簡單的儀式。那次總統就職典禮只花了15分鐘。

吉茲說,這一次因為病毒大流行,同樣不會有很多華麗的儀式。

美國家情報總監:中共尋求干預2020美國大選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約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在一封轉交給國會的信中明確表示,基於他的評估,中共尋求干預2020年美國大選。他在信中指稱,有關中共干預選舉的情報被中情局(CIA)管理層壓制。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拉特克利夫資料照。(Andrew Harnik-Pool/Getty Images)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拉特克利夫資料照。(Andrew Harnik-Pool/Getty Images)

情報被中情局管理層壓制

拉特克利夫在信中援引情報界分析監察員巴里祖勞夫(Barry Zulauf)的報告說,一些分析師不願意將中共行動描述為干預美國選舉,因為他們不贊同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政策。

拉特克利夫表示,分析監察員發現,對於那些認為中共干預美國選舉的分析師,中情局管理層採取行動,施壓這些分析師撤回對中共干預大選看法的支持。

《華盛頓觀察家報》發表了拉特克利夫的信函以及情報分析監察員祖勞夫的報告。

本報聯繫情報總監辦公室查詢核實這些文件,但未獲回應。

拉特克利夫寫道,基於所有可用的情報來源,在排除政治考慮或不當壓力的情況下,得出的結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尋求影響2020年美國聯邦選舉。

情報分析監察員祖勞夫的報告於1月7日呈交給國會。而情報界對2020年大選干預的評估報告也於當天送交國會。

拉特克利夫在給國會的信中寫道,作為情報總監,可以接觸美國蒐集的有關中國(中共)所有最敏感情報,「我不相信情報界分析師所表達的多數觀點能夠全面、準確反映中國(中共)政府影響2020年美國聯邦選舉的程度。」

祖勞夫在他的報告中指,情報分析人員對俄羅斯和中國(中共)干預選舉的分析採用不同標準。他們將俄羅斯的活動標明為明顯選舉干預,但分析人員不願對中國(中共)做出同樣評估。

「鑒於負責分析俄羅斯和負責分析中國的分析人員對目標的審查方式存在差異,對中國(中共)進行分析的人員,對把中國(中共)行為評估為不當影響或干涉(美國選舉)有所猶豫。」祖勞夫說。

他還表示,這些分析師有不認同特朗普政府政策傾向,從而不願意突出對中國(中共)的分析。「他們(分析人員)實際上說,我不希望我們的情報被用來支持這些政策。」祖勞夫總結說。

他強調,情報分析師的這種行為違反了要求獨立於政治的分析標準。

祖勞夫的報告和拉特克利夫的信都沒有包括中共干預美國選舉的細節。

拉特克利夫表示,情報分析監察員祖勞夫的報告揭示了分析員在評估中共干預美國選舉時存在政治化問題。

中共才是美國最大威脅

拉特克利夫12月3日在《華爾街日報》發表文章,強調「中共才是美國的最大安全威脅,也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對全世界民主自由的最大威脅」,「抵制北京重塑和統治世界的企圖,是我們這一代人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