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自解》

房傳往世為禪客,

王道前生應畫師。

我亦定中觀宿命,

多生債負是歌詩。 

不然何故狂吟詠,

病後多於未病時。 

作者在六十八歲時,中風而導致一肢不靈,曾一度臥病在床,其間寫下「病中詩十五首」,此詩為其中之一(《全唐詩》卷458)。

房:指房棺,是唐玄宗、肅宗兩朝宰相,死後贈太尉稱號。

王:指大詩人王維。

畫師:畫家,以繪畫為職業者。

定:指禪定的狀態。

宿命:往世的命運。

債負:人在業力輪報中應償還的業債,這裏指因業力而起的業緣。

吟詠:本指吟誦、詠唱詩歌,這裏代指詩歌創作。

據說房棺上一世是參禪的和尚,王維自稱他前生應該是個畫師。

我也在禪定中觀察往世的命運,發現我與詩歌的緣份不止一世。

不然我為甚麼要發狂似地吟詠,而且生病以後要多於未病之時。 

作者初臥病時,還喝些「松花酒」,膝部發冷時還用「桂布裘」增進局部的血循環,同時結合針灸中的艾灸治療。但作者畢竟是真正的佛家修道人,知道萬病皆因業緣而起,因此認為一肢病廢,多半是自己「從前爛漫遊」,享受遊覽之樂太多了。既然是因業力而來的病,醫藥就沒有必要了。作者因此停止使用針灸等醫療方法,不再請醫生了,「身作醫王心是藥」,要用治心的方法來治身。想通了法理,心裏就沒有憂慮了,「樂天知命了無憂」。同時,足不能行就多坐禪、內觀,借修煉的力量來消病業。不僅如此,他還在臥病時賣掉了自己過去遊歷時騎的駱馬,決計不再遊覽;又將多年來伺候自己的兩個貼身小妾「放歸」了,這無疑是一種剜心的捨棄,但同時也必然積了不小的德。說來也奇,年高患者,又斷了醫療,他居然又恢復了下肢的功能。

很可能就是因為此次臥病而斷念坐禪,作者才出了宿命通功能。在想到房棺和王維的前世時,自己也試著用宿命通觀察自己的往世,居然看到了自己詩歌天賦後面隱藏著的多世詩歌之緣!

~轉自【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