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左派媒體一邊倒地宣稱,是特朗普的支持者在1月6日闖入國會,但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該事件有左翼人士參與和煽動。

影片製作人、一個名為「種族正義和警察改革團體」(Group for racial justice and police reform)組織的創始人約翰‧沙利文(John Sullivan)1月7日在YouTube上發佈了一段影片。

該影片顯示,1月6日,沙利文與一群特朗普支持者,還有其他一些可能不是特朗普支持者的人,一起闖入了華盛頓的國會大廈。在影片中能夠聽到他在鼓動其他人闖入,並說服國會警察放棄自己的崗位,讓闖入者通過幾個關口。

這段影片還進一步揭示了導致艾希莉‧巴比特(Ashley Babbitt)遭槍擊死亡過程的細節。巴比特是一名空軍老兵,在國會大廈內被便衣警察槍殺。

沙利文因為經常參加由馬克思主義者發起、組織的與「黑命貴」(Black Lives Matter,簡稱BLM)運動有關的抗議活動和騷亂,而成為知名的左翼分子。

此外,今年7月,沙利文還曾在猶他州被逮捕。罪名是參與暴亂、威脅使用暴力,以及因參與導致一名駕車者被槍殺的抗議活動而造成的犯罪。

據美國鹽湖城當地媒體「沙漠新聞」(The Deseret News)報道,當時警方在證詞中寫道:「作為一名抗議組織者,約翰‧沙利文說自己看到了槍擊,看到槍,看到煙從槍裏冒出來。但約翰沒有譴責這起未遂謀殺,也沒有試圖阻止它,也沒有協助警方進行調查。」

沙利文在12月28日的一條推文中說:「武裝革命是有效地帶來變革的唯一途徑。」

1月2日,沙利文在一條推文中寫道:「(髒話)系統——是時候徹底摧毀它了。「黑命貴」(# blm)、「安提法」(# antifa)燒燬(髒話)整個系統!廢除資本主義!廢除警察!所有警察都是(髒話)(# acab)!(髒話)特朗普!」

沙利文還在網上使用了「Jayden x」的綽號,他是「造反美國」(美國暴動)組織(Insurgence USA)的創始人。該組織自稱「是在2020年為了回應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悲劇」而成立。弗洛伊德指的是明尼蘇達州的一名非裔男子。他在死亡之前服用了可能致命劑量的芬太尼,之後在遭逮捕過程中,又被一名警官跪壓在他的脖子上。

根據該組織的YouTube頻道的描述,「造反美國」組織的目標是「增強和提升黑人和土著人的聲音」,「建立地方權力,使社區能夠干預國家和政府警員的暴力行為。」

在他的1月6日襲擊國會大廈的影片中,可以聽到沙利文在進入國會大廈之前說:「讓我們燒了這個(髒話)。」

在回應推特(Twitter)上的批評時,沙利文表示,他只是在那裏進行報道,他的行為是「融入的一部份,所以我不會被打。」

但是,影片顯示,他一直在積極地說服國會警察,以便讓闖入者通過,並鼓動闖入者繼續前進。

影片顯示,從一扇玻璃被砸碎的窗戶進入大樓後不久,沙利文沿著一條走廊走了下去,然後轉身走向靠近破碎的窗戶的一個入口。一個拿著相機的女人走進門,向他走來。當時他沒有和她說話,轉過身,再次沿著走廊走去。他稍後才和那個女人進行了交談。

國會大廈裏面似乎有數百人闖入者,他們在四處遊蕩。

在走廊的盡頭,沙利文右轉進入另一條走廊。幾名警察正從兩個方向讓人群往前移動,防止他們再次轉彎。在走廊的盡頭,有另一個入口,幾個警察正在引導人群走出國會大廈。

當沙利文走到門口時,他拒絕離開。

他對一名警官說:「我只是在記錄情況。」

警官回答說:「你們必須從外面進行(記錄)。來吧,夥計們。」

有人看到那名女子一直跟著沙利文。

他對警察說:「他們已經在裏面了,兄弟。就像,你阻止不了任何事情的發生。」

警察又成功地讓幾個人出去,之後看上去是把門鎖上了。

沙利文設法留在了大廈內,辯稱他無法從這個入口出去,因為它被堵住了。警察試圖把他和其他一小群人擋在入口附近,不讓他們進入大廈內部。但有一瞬間,人群湧向走廊,沙利文也和他們一起湧入。

之後他們重新加入大廈裏面的更多的人群,在建築中迂迴穿行,並來到了宏偉的國會大廈圓形大廳。這是一個最受歡迎的豎立著一圈雕像和繪畫的旅遊勝地。

可以聽到,沙利文對這次經歷欣喜若狂。

他對另一個男人說:「我從來沒有想到我們會到這裏。」

那名女子轉向沙利文說:「現在讓我給你一個擁抱吧。我們做到了。你是對的。我們做到了。」

他回答說:「夥計,我本來想告訴你的。但我不能說太多。」

幾秒鐘後,影片中似乎出現了一個短暫的中斷。

女人接著說:「你沒有錄音,對吧?」

他回答:「我會刪掉那段(髒話),我的意思是,我沒有錄下你。」

然後他進入另一個房間。

能聽到有人說:「不要破壞雕像。」

他說:「我可以尊重這個——好吧,人們可能會把它燒燬,我不想撒謊。所以,可能現在已經太晚了。」

不久之後,沙利文和其他一群闖入者到達了通往議長大廳的玻璃門。狹窄的入口被用傢俱從另一邊堵住了。

三個警察站在門的另一邊,守著入口。有些人對警衛大喊大叫。沙利文開始對他們進行勸說。

「我們希望你能回家。我是個記者,這裏有很多人。只是,他們會一路推到這裏。兄弟,我見過有人在外面受傷。我不想看到你受傷。我們(髒話)將會闖出一條路的……請,給我們讓一條路。讓我們開一條路。我希望你能回家去。」

然後警衛們走開了。

隨後,沙利文喊道:「走,走,我們走,搞定這個(髒話)。」

三個暴徒用腳踹、用旗桿和頭盔打破了大門的窗玻璃。

之後,沙利文突然喊道:「喲!有槍!有槍!有槍!」。他的影片顯示,一名便衣警衛在玻璃門左邊的門框旁端著手槍。他正瞄準那扇門。

另一個人也喊道:「嘿,他有槍!」

暴徒們又繼續了幾秒鐘,打碎了兩塊窗玻璃。

另一個人在現場拍攝的影片顯示,之前三名警衛離開後,在闖入者人群的一側,有另外四名戴著頭盔、端著步槍的防暴警察就站在離門幾呎遠的地方。其中一人正在和一個衣領上別著徽章的黑色西裝男子交談。

一個年輕女子試著爬進一個空的窗框,她的名字叫阿什利‧巴比特(Ashli Babbitt)。

在門的另一邊的警衛開了一槍,擊中了她的脖子。

她仰面倒下了。

其中一個戴頭盔的防暴警察立即用步槍瞄準門口。看起來,他在一開始還不能確定是誰在門的另一邊開的槍。之後他迅速地放下步槍,放鬆了射擊姿勢。看來他意識到開槍的人是同事。

警察們和其他一些人試圖幫助這位婦女。

之後混亂加劇。

沙利文重複著說道:「她死了,她死了。」

巴比特被送往醫院後,被宣告死亡。

截稿前,沙利文尚未回覆《大紀元》通過推特直接發送給他的置評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