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時間1月4日,中共官媒推出的一則新聞稱,習近平簽署了中央軍委2021年1號命令,向全軍發佈開訓動員令,內中指示全軍要以習思想為指導,貫徹其思想,加強黨的領導,「聚焦備戰打仗」,「全面提高訓練實戰化水平和打贏能力」,軍隊要「從實戰實訓、聯戰聯訓、科技強訓、依法治訓四個方面推進演習」,要求「確保全時待戰、隨時能戰」,等等。

如果結合2020年12月通過並於2021年1月1日正式生效的《軍隊後勤條例》和新修訂的國防法,尤其是後者增列了「發展利益遭受威脅」為動員開戰條件的內容看,中共似乎在做戰爭的準備。在美國特朗普政府的連番打擊下,中共意圖通過在南海開戰或攻打台灣或攻擊美軍目標,轉移國內矛盾,並非沒有可能。當然,前提是中共足夠瘋狂。

不知是否是巧合,在習發佈備戰動員令後,美國時間1月4日,美國國務院網站刊發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與軍控問題特使比林斯利亞(Marshall Billingslea)聯合撰寫的文章《中國(共)的核瘋狂》,美國駐華大使館隨即轉發了該文,文章內容包括:

一、由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傳播世界,可知中共的謊言可能會造成巨大而可怕的後果,因此呼籲中共增加對病毒的透明度,同時「敦促北京對另一種危險進行清理:中國的不透明和威脅性的核武器堆積」。

二、美國了解中共的核武器發展狀況,並感到中共正蠢蠢欲動。文章指中國是聯合國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中在核武庫方面透明度最低的,儘管北京拒絕透露其擁有多少核武器,計劃開發多少核武器或計劃如何使用核武器等,但美國知曉中共利用美軍所受的束縛,正在發展陸、海、空三位一體的核打擊力量,而且它的能力正迅速增長和現代化。

核三位一體指一個國家同時擁有陸上洲際彈道導彈、潛射彈道導彈和戰略轟炸機三種核子武器打擊方式的能力。這等同於擁有全面性的核子武器威懾能力。支持這一會合的習近平為此還成立了專門的火箭軍,而美國的衛星捕捉到了火箭軍在這方面的進展,比如中共在2019年「十一」的閱兵式上展示了可攜帶核彈頭的導彈和東風41導彈,而前者是十年前同一段時間的10倍。

此外,中共在其海岸附近部署了1000多枚戰區彈道導彈,這些導彈均可以配備核彈頭和常規彈頭,其目的是針對東亞的美國部隊,並威嚇和脅迫美國的盟友。2020年,中國試射了220多枚彈道導彈,超過了前兩年的總和。商業衛星圖像揭示了中國核武器試驗場羅布泊全年的活動。

通過觀察中共的所為,文章認為「北京的核態勢正變得更具侵略性,甚至威脅到無核鄰國,並破壞了人們對其所謂的『不首先使用』政策的信心」,而且美國國防部的報告還顯示,有證據表明中共軍方正在採取「預警發射」態勢。

三、呼籲中共負責任的向其他擁核國家一樣保持核武透明度,與美國和莫斯科一道制定一項包含所有核武器的新軍控協議。美國正在與許多盟友和合作夥伴(其中包括北約盟國中的一半以上)一起,敦促北京參加談判,敦促中共履行《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第六條規定的義務。過去的四年裏特朗普政府已經喚醒了世界對中共挑戰的認識,美國絕不能讓中共核武威脅美國本土、美國在印度太平洋的戰略地位以及美國的盟友和夥伴。

在筆者看來,美國國務院重磅推出此文,實質一方面是在警告中共莫要跨越紅線,動用核武,而是坐下來參與軍控談判,另一方面在暗示美國掌握中共發展核武的動向,美國絕不會坐視其對美國本土、盟友和夥伴的威脅,一旦面臨威脅,美國和其盟國一定會反擊。

中共的核武究竟發展到了何種水平?能否趕上美俄?或許2019年12月出訪美國的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透露的信息可以看出端倪。當時,拉夫羅夫在與蓬佩奧舉行的聯合記者招待會上透露,他們曾採用瑞典斯德哥爾摩和平研究所的數據做了比較,發現中共的軍備數據與美俄兩國相比有巨大差距,中共無論是在(武器)數量還是核武庫的結構上,與俄羅斯、美國都不是一個等量級的玩家。對此,蓬佩奧也予以證實。

核武庫的結構指的是戰略運載工具數量和戰略核彈頭數量各自所佔比例。根據美俄2010年達成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美俄各自實戰部署的核彈頭應削減到1550枚以下,實戰部署的戰略運載工具削減到700件以下。該條約簽署後,美俄雙方基本履行了規定。此外,由於《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將在2021年到期,俄羅斯同意了美國提出的讓中共參加軍控談判的設想,但北京迄今仍拒絕參加。

美俄外長同時證實中共的武器數量與核武庫結構與美俄不在一個等量級上,其實就是在告訴北京,中共幾斤幾兩,美俄心中都有數。這也意味著,面對著美俄的威懾,中共要掂量掂量自己是否能承受後果。因為一旦中共率先使用核武,很可能尚未對美國等造成打擊,反而殃及自身,遭到加倍的打擊,而且對中共政權一定是毀滅性的打擊。

對於中共的野心,美國心中有數。2019年4月,在美國智囊布魯金斯學會的演講中,美國國防部副次長特拉赫滕貝格表示,核威懾是所有外交活動的保障,阻遏對手使用核武器進行脅迫的念頭,包括戰術核武器。他還稱,美國國防部已採取行動,通過加強核威懾向盟國及合作夥伴證明承諾,如2020年國防預算的申請中有250億美元,用於實現核三位一體現代化,與北約夥伴共享核戰略及核部署能力,並向歐洲推進美國核武器。

在演講的最後,特拉滕貝格說,在整個印度洋-太平洋地區,中共越來越好戰,美國與受到北京威脅的盟友及夥伴密切合作。顯然,美國對於好戰的中共早已提高了警惕,並隨時警戒。特朗普上台後美國國防戰略的調整也是為了因應中共的野心。美國將中共視為頭號「敵人」,其國防經費也增加到7160億美元,以加強美軍在各個領域的實力。

或許中共到底有幾斤幾兩,中共內心門清。中共滿嘴跑火車的將軍張召忠曾在一次上節目時說了大實話:「美國軍力原地不動,我們20年也追不上。」而且更為重要的是,決定一個國家在一場全面戰爭中的綜合戰鬥能力的因素,有四個方面,即國家綜合科技水平、工業水平以及綜合國力;武器裝備;軍人質素,包括戰鬥經驗、文化水平、科學知識、軍事訓練水平等;軍隊以及全民的戰鬥意志。

在上述四個方面,中國均落後於美國,尤其在美國一系列針對中共公司制裁後,中共的發展能力直線下降,加上中共的倒行逆施,軍隊亦暗流湧動。不過,現實雖然如此,但架不住有人發狂,選擇孤注一擲。只是備戰中的中共軍隊,切莫忘了2020年11月,美國代理國防部長米勒對中共發出的最為直接的嚴厲警告:美軍隨時能夠在72小時內,對中共展開毀滅性軍事打擊行動。中南海對此信不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