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美國白宮相繼出現了感染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人員。先是在2020年5月6日,總統特朗普的一名貼身侍從確診,該侍從來自於美國海軍精銳部隊。緊接著在5月8日,副總統彭斯的首席新聞發言人凱蒂·米勒病毒檢測成陽性,其丈夫米勒是特朗普的高級顧問,兩人剛剛於今年2月結婚。也是在同日,特朗普的大女兒、白宮非正式顧問伊萬卡的一名私人助理也確診。

更讓外界驚詫的是,負責美國總統、副總統等高官安全的特勤局中很多特勤成員也確診感染了病毒。據美國媒體透露,截至5月8日,11名特勤局成員中招,23名特勤局成員康復,60名特勤局成員隔離。

看起來白宮形勢很嚴峻,這讓正陷入內政外交困境的北京格外的高興。這幾日中共大陸媒體都在對此大炒,其幸災樂禍和掩飾不住的興奮可從字裏行間窺見。這其中尤為廣傳的是有官方背景的微信公眾號「牛彈琴」的文章:《特朗普最凶險的時刻來了》。

「牛彈琴」的創始人叫劉洪,畢業於南京大學國際商務系,長期在新華社擔任記者,現任新華社《環球》雜誌副總編輯。筆者曾看過其發佈的一些文章,基本都是時政熱點,文字還算幽默,但所有態度就是「中共做的就是對的,世界上其它國家就是違背道義的」。是以,說其在包括貿易戰等各種國際問題上為中共站台,並不為過。

在「牛彈琴」最新的這篇文章中,首先羅列了白宮出現的四個染疫的壞消息,指病毒正在攻陷白宮,其後諷刺特朗普帶頭不戴口罩以及不進行隔離。最後借美國人的擔心,希望特朗普和彭斯不要「出事」,否則就會像被確診的俄羅斯總理米舒斯京和英國首相約翰遜一樣,要將權力交給他人。「牛彈琴」還特意提醒特朗普要「小心」,因為按照美國的法律,如果總統、副總統不能行使職權,那麼將由眾議院議長接管權力,而現任議長正是特朗普的「死對頭」佩洛西。

依照「牛彈琴」的邏輯,或者說在北京中共高層來看,上述白宮與總統、副總統密切接觸之人感染上了病毒,特朗普與彭斯的感染概率大增,而一旦他們出了問題,美國極有可能出現混亂,保不準民主黨候選人還可以在11月的總統大選中獲勝,這怎能不讓焦頭爛額的中南海高層竊喜?

不過,中南海大概率會空歡喜一場。雖然病毒是讓人傳人,但也沒有研究表明與病毒感染者密切接觸就一定會染上病毒。歷史和當下都有這樣的實例。

比如元朝時,德州齊河有個叫訾汝道的人,對母親極為孝順,對兄弟十分友愛,為人也很友善。有一年,當地發生了大瘟疫, 有人因為吃瓜發汗而痊癒。訾汝道聽說後,就買了許多瓜和米,挨家挨戶送。有人勸他道「瘟疫會傳染人,你不要進到病人的屋子裏」,但他並不在意,依然到處關心貧寒人家的疾苦。如果有人過世,他還會贈送棺材讓其安葬,人們都很感謝他。讓人們驚異的是,即使如此,訾汝道也沒有染上疫病。

比如晉朝有一個叫瘐兗的人,某年,他的家鄉發生瘟疫,兩個兄長都因此病逝,二哥也病情危急。由於疫情日益嚴重,所以父母和弟弟們打算逃到外地去躲避,唯獨瘐兗不肯聽從父母之命離去,要照顧二哥。數十天後,村裏疫情漸漸消退。家人回家後,看到瘐兗二哥的病已好了大半,而他本人則好端端的,完全沒有被傳染,大家都很詫異。

比如公元541年到公元591年期間,古羅馬帝國發生了四次可怕的瘟疫,教會歷史學家伊瓦格瑞爾斯親身經歷了這四次瘟疫。他記載了瘟疫帶來的巨大災難和恐怖場景,很多人正在說話或幹活就倒下了。不過,還是有些人,瘟疫對他們卻避而遠之。

伊瓦格瑞爾斯記述道:「每個人感染疾病的途徑各不相同,根本不可能一一加以描述……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間,並且還不僅僅與被感染者,而且還與死者有所接觸,但他們完全不被感染。還有人因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親人而主動擁抱死亡,並且為了達到速死的目的而和病人緊緊靠在一起,但是,彷彿疾病不願意讓他們心想事成似的,儘管如此折騰,他們依然如故。」

而在2003年SARS肆虐中國大陸期間,也曾出現了一家人中有人感染,有人無恙的情況。再看此次席捲全球的中共病毒,類似的例子也並不鮮見。比如曾有大陸媒體報道,廣州一家十口人,住在一棟自建樓房中,只有3人沒有感染,他們是這家主人妻子的弟弟一家,而他們一直都在一起吃飯。還有此前有報道日本首相事務的記者感染,有與南韓總統一起開會的大邱市副市長秘書確診,但安倍和文在寅都安然無恙。

顯然,古今歷史上不管瘟疫怎麼厲害,總有一部份人不受其侵擾。這是因為瘟疫從來不是針對所有人的。古典小說《封神演義》中提到,呂岳與姜子牙大戰,被紫陽洞楊任所滅。姜子牙奉元始天尊敕命,封呂岳為瘟神,命他率領瘟部六位正神「凡有時症,任爾施行」(時症:感受四時不正之氣而產生的病症)。也就是說,人間的瘟疫本質上都是由神根據人間善惡來安排的。

南宋道士路時中在論述行瘟的原因時也說:「但今末世,時代澆薄,人心破壞,五情亂雜。」因此,瘟神上哪家也都是有目的的。

具體到本次疫情,大紀元特稿早已點明,此次中共病毒在全球蔓延,針對的就是與中共親近的國家、政府、組織和個人。換言之,病毒是有目的,有目標而來的,其淘汰的就是那些緊隨中共、與中共走的近的國家、政府、個人,一些死於病毒的各國名流政要其實已經證明了這一點。而那些染上病毒但症狀輕微不同的人,背後也必然都有著中共的因素,或相信其邪說,或為其欺騙,或與其有瓜葛。因為神目如電,絕不會冤枉一個人。

既然中共病毒是有特定目的和目標而來的,那麼那些拋棄中共的中國人,那些在全世界反共的、支持中國人民追求自由、民主、人權的各國各階層人士,又怎麼會感染上病毒呢?

不久前看到一個人在推特上說,他的朋友圈中沒有一個人染上病毒,而有意思的是他的這些朋友都是反共的。至於特朗普總統和彭斯副總統,對於共產主義和中共有著怎樣清晰的認識,從他們的多次講話中可以知曉,而他們針對中共越來越強硬的立場和態度,正在讓北京心驚膽顫。由此可知,如果特朗普和彭斯繼續走在既定的道路上,中共在白宮出現染疫者後所希冀的情況很難發生,而北京的歪心思只能繼續推動特朗普政府對其祭出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