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美國大選已經從選舉戰演變成法律之戰 、正邪之戰,這場「大戰」不僅發生在美國社會的各個角落,在美國的鄰居加拿大同樣燃起了「戰火」。大選在加拿大華人社區引起了持續的高度關注。

美國《獨立宣言》之父傑弗遜曾經說過:「假如讓我決定我們應該有一個無報紙的政府,還是有一個無政府的報紙,我會毫不猶豫地寧可選擇後者。」媒體可以是普世價值的捍衛者,也可能是邪惡的協從者。

新聞很難讓人了解真相 

幼年隨父母移民加拿大的林小姐說,最近經常會跟先生討論美國大選的事,她發現一些西方大媒體報道很多關於特朗普的假新聞。 

「這個選舉其實很多的票不是由政府收回的,有一些公司幫助政府去蒐集這些票,所以我先生覺得這根本就是不公平的。我工作的地方也有很多同事討論大選這個事情,但是我發現他們好像都不大了解美國的情況,會很支持左派的東西。因為加拿大的新聞也很難讓人了解真相,很多是偏左的,可能都受到美國左派媒體的影響。我先生常常都會讀一下英文《大紀元》的文章,了解選舉的真相。」 

聽聞作弊感震驚 

從事會計工作的謝女士上世紀90年代初從台灣移民加拿大。她先生是美國人,擁有美、加兩國身份。 

謝女士說,現在打開電視有很多關於大選的新聞,她主要是看台灣的新聞,她先生雖然不懂中文也喜歡台灣新聞,謝女士就幫先生當翻譯。不過台灣東森、台視、中視、三立等電視媒體的新聞主要來源是美國主流媒體,由於這次美國主流媒體片面地報道美國大選,因此當她聽到美國大選發生的嚴重舞弊情況及無所不用其極的作弊手法時,感到十分震驚。 

「根本想不到這次美國大選就像一場戲那樣,會有人號召為了選票而搬家,這就是投機取巧、是作弊。美國應該有這樣一個流程來處理這些事情,有自動修復的功能。」 

謝女士認為:「真正民主的國家是應該有公平的選舉的, 例如台灣就有民主的選舉。所有國家的合資格公民都應該有選舉權,可以根據自己的意願去選擇領導人。」 

主流媒體不報道舞弊 

移民加拿大10多年的Barey說自己主要是通過CNN了解美國大選的,「我看的都是CNN。我有一個推特帳號, 它每天會給我發英文新聞,新聞蹦出來的時候我就看一下。」 

Barey表示,她從CNN了解的信息中沒有看到大選舞弊問題。「我覺得在任何一個社會裏面, 選舉首先是有規則的。如果有人舞弊的話,那就違背了大家開始時設定好的遊戲規則。但是怎麼能夠舞弊呢?我現在不太明白這個。如果在這兩個總統候選人中出現舞弊的話,我感覺在CNN和推特等上面就可以看出。我聽說有很多人圍困白宮,特朗普要動用軍隊去鎮壓……那個報道好像說要上法庭, 他不想交接。」 

Barey表示沒有太關注拜登,也沒有在CNN新聞裏聽說過有關拜登兒子的「電腦門」事件。 

當被問及如果媒體因為傾向性而沒有報道真相或者沒有報道全部事實,會不會影響你的判斷和決定時,Barey表示:「這個是肯定的, 對任何人來說理論上都是成立的。其實看甚麼新聞很重要的,媒體的公正性也是很重要的。因為每個人都是基於所見所聞來表達自己的,除非你就在他左右,你看到了,否則大部份都是聽別人說的。我們不是美國人,我們只是看新聞,別人給你灌的甚麼東西對你都會有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