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來到「時事縱橫」,我是扶搖。今天是12月31日,星期四,也是2020年的最後一天。

在往年的這一天,全球各地都會舉辦晚會或街頭迎新活動,人們在充滿希望的氛圍中,在漫天絢爛的煙火下一起倒數計時,歡呼著新的一年的到來。但是今年,這倒數計時恐怕要變成「寂寞倒數」了。

比如,早在9月23日,紐約時代廣場聯會(Times Square Alliance)就通知說,為了防止疫情蔓延,只有工作人員等極少數人能去時代廣場的活動現場,觀眾的參與方式全部改成線上模式。這是114年來,首次這麼做。

倫敦市長也在9月就宣佈,2021的倫敦眼跨年煙火秀被取消。

1月6日 過百共和黨議員將拒絕拜登當選?

2021就在眼前了,這距離1月6日美國國會認證總統選舉結果的日子也越來越近。12月30日,特朗普總統第三次在推特上呼籲支持者6日去華盛頓聲援。而有一位共和黨人,向外界透露了6日當天,國會內可能發生的場景。

這個人就是聯邦眾議員亞當·金辛格(Adam Kinzinger),他是為數不多的公開反對特朗普的共和黨人。金辛格在接受媒體「The Bulwark Podcast」採訪時說,他猜測,到時候不接受拜登為當選總統的共和黨議員將超過100人,也就是到時候挑戰選舉人票的有這麼多人。他還說,如果有這麼多人站出來,他「不會感到驚訝」。

目前外界知道的、要參與挑戰的是24位共和黨眾議員或當選眾議員,以及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金辛格的「超過100人」的說法,又給1月6日的國會聯席會議增加了看點。

另外一方面,總統特朗普的團隊也一直在行動。昨天,團隊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訴,要求最高法院宣佈威斯康辛州選舉違憲。

訴狀中提到,威斯康辛州的選舉「多次違反法律」,比如像使用了未經授權的非法缺席投票箱、強迫點票人員對缺席投票人的證人證件進行非法修改等等。

他們要求,最高法院宣告威州的選舉無效,並命令州議會根據美國《憲法》第1條第1.2款來重新指定選舉人。

12月31日,特朗普和第一夫人梅拉尼婭提早結束假期,拋下來參加跨年派對的貴賓們,從位於佛州的海湖莊園(Mar-a-Lago)返回白宮,但是,他們並沒有透露這麼做的具體原因。

另外,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是外界關注的又一個聚焦點。1月6日,彭斯將以參議院議長的身份主持聯席會議。特朗普總統和他的支持者都希望彭斯在當天能行使憲法賦予的「專屬權力」和「唯一自由裁量權」,拒絕認證發生選舉舞弊的搖擺州的選舉人票。

彭斯會幫特朗普奪回選舉嗎?他在多個公開場合都說過要和總統繼續戰鬥,直到剔除每張非法選票。但是,他直到現在都沒有表示,會在1月6日有甚麼特殊的行動。

這就引發了外界很多猜測,猜彭斯是不是背叛特朗普啦?最近,美國媒體還紛紛報道,說彭斯已經安排好了,在聯席會議上承認拜登勝選,然後當天直接出國,去以色列避避風頭。

12月30日,以色列英語在線報紙「以色列時報」(The Times of Israel)報道,彭斯的以色列之行已經取消了,美國大使館發言人也證實了這個消息。

圍繞1月6日聯席會議的消息,真的出了很多,但這些一點都沒有減弱懸念。那一天的劇情到底會怎麼發展呢?讓我們拭目以待。

佐州參議員對決激烈 民主黨一控永控參議院?

和1月6日的聯席會議密切相關的,就是1月5日在佐治亞州舉行的兩場聯邦參議員決選。目前,共和黨在聯邦參議院佔50個席位,民主黨佔48個,因此,最後兩個席位花落誰家,很可能決定了兩黨在參議院的控制權,也影響到6日當天國會的投票表決局面。

真的是事關重大啊,所以1月4日,也就是決選的前一天,特朗普將再次前往佐州為共和黨參議員參選人大衛‧珀杜(David Perdue)和凱莉‧洛夫勒(Kelly Loeffler)的連任助選;拜登也會在同一天趕赴佐州,為民主黨參選人喬恩‧奧索夫(Jon Ossoff)和拉斐爾‧沃諾克(Raphael Warnock)助選。

月初的時候,林伍德律師在亞特蘭大的美國地方法院提起訴訟,希望阻止佐州參議員決選。訴訟說,佐州州務卿辦公室在11月3日選舉中,處理缺席和郵寄選票的做法違反法律;該州核實(缺席)選票簽名的程序也存在缺陷。

周一(28日),法官拒絕了禁止令的要求,稱訴訟中的指控只是推測性的,法官也聲稱林伍德缺乏訴訟資格。那麼昨天呢,林伍德又向美國最高法院提交了一份緊急請願書,再次尋求阻止決選。

如果共和黨失去對參議院的控制,這將意味著甚麼呢?

胡佛研究所高級研究員、保守派學者維克多·戴維斯·漢森(Victor Davis Hanson)12月30日晚上在霍士新聞的節目上說,民主黨已經控制了眾議院,如果他們再控制參議院,那麼首先會推動的,是確立華盛頓特區和波多黎各的州地位,這會給他們帶來「巨大的紅利」,比如,先在這兩個州增加「四名民主黨參議員」。

漢森接著說,民主黨將不再對「贏得某些事」感興趣,「他們是想改變結構,改變我們治理自己的過程。如果他們得到一個超級國會,也就是控制參、眾兩院,他們會向最高法院塞進15名大法官。」

漢森還提到民主黨想做的其它一些事,包括取消各州選民身份證要求和廢除選舉人團。他說,民主黨並不是常勝將軍,所以,他們想「確保自己能獲勝」。「這是一場結構性的革命,人們必須醒悟過來。」

參議院報告:奧巴馬政府曾資助恐怖組織

這幾天,還曝出了一個對民主黨不利的消息,就是奧巴馬政府曾經資助過恐怖組織。

12月23日,參議院財政委員會主席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公佈了一份報告,報告調查了非牟利人道主義組織「世界宣明會」(World Vision)和「伊斯蘭救濟組織」(Islamic Relief Agency, ISRA)的關係。報告指出,伊斯蘭救濟組織資助過恐怖活動。

這和奧巴馬政府有甚麼關係呢?我們下面把世界宣明會簡稱為「宣明會」,伊斯蘭救濟組織簡稱為「救濟組織」,大家聽著比較方便。

宣明會是一個非牟利組織,成立於1950年,目的是向全世界脆弱地區的貧困人民提供人道主義援助。

報告說,2014年1月21日,宣明會以援助蘇丹受衝突影響的地區為由,向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申請補助,並得到了贈款。

同一年的2月1日,宣明會和救濟組織達成協議,讓救濟組織作為代表,向蘇丹青尼羅河(Blue Nile)地區提供人道主義服務。

2014年9月,宣明會的法律部門接到通知,說救濟組織可能是受制裁的實體。於是,他們停止了對救濟組織的付款,並開始調查它。

宣明會從美國財政部外國資產控制辦公室(OFAC)那裏了解到,救濟組織確實是受制裁的實體。這個辦公室還拒絕了宣明會提出的許可申請,就是向救濟組織支付欠款12.5萬美元。

但是在2015年5月4日,奧巴馬政府國務院建議這個辦公室批准申請,允許宣明會向救濟組織支付12.5萬美元,辦公室也照做了。

報告指出,「這筆資金,將不可避免地有助於他們的恐怖活動。」

習近平賀詞數「成就」 外界質疑

下面,我們來關注一下中國方面的消息。

12月31日,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也是通過央視和互聯網發表了新年賀詞。

他在一開始說,「2020年是極不平凡的一年」,然後歷數了一年來取得的所謂「成就」,我們就來看看其中的兩個「成就」。

抗疫史詩?

首先,習近平提到了中共肺炎,說「我們以人民至上、生命至上詮釋了人間大愛,用眾志成城、堅忍不拔書寫了抗疫史詩。」這到底是甚麼「抗疫史詩」呢?《紐約時報》在12月30日寫了一篇文章,題目是「改變世界的25天:新冠疫情是如何在中國失控的?」

文章說 ,中共讓「政治阻礙了科學」。他們在12月30日處罰了疫情「吹哨人」李文亮,直到25天後的1月23日才封鎖武漢,但是這對阻止該病毒傳播到世界其它地區為時已晚,這25天改變了全世界的命運。

後來,全世界被疫情肆虐,中共又是怎麼做的呢?他們到處甩鍋。

對於病毒的源頭,中國外交部曾以書面表示,中共病毒已在世界許多地方被發現,科學家應該在全球範圍內開展國際科學研究與合作。

中國著名病毒學家張永振說:「我們一直在尋找(病毒起源),但我們沒有找到。」

3月12日,中共外交部的戰狼代表人物趙立堅發推文說,可能是美軍把中共病毒帶到了武漢,還說「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趙立堅空口無憑的指控引來了一場外交戰。美國國務院隨後傳召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表達抗議。兩國還因為這件事進行了多輪外交交涉。

中共也不能接受別人對他們做錯事的指責。

3月19日,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的兒子、巴西國會參議員愛德華多·博爾索納羅(Eduardo Bolsonaro)發推文,譴責中共為了逃避批評而隱瞞重要疫情。他說,「全球新冠病毒大流行帶著一個姓名:中國共產黨。」

中共駐巴西大使楊萬明隨即在推特上連發數推表示抗議,稱「博爾索納羅家族是這個國家的『巨毒』」,還稱巴西總統父子從訪問美國回國後就感染了精神病毒,毒害了中國和巴西兩國人民的友誼。

4月12日,日本《讀賣新聞》駐中國總局局長竹內誠一郎撰文說,中共處理疫情,讓他清楚地看到中共體制「不道歉」的特質,並諷刺中共的統治是靠不會犯錯的「無謬神話」。

趙立堅還真的是秉承了中共「不道歉」的特質,立馬罵了回去,說「文章罔顧事實,惡意攻擊中國政府和中國共產黨,充斥著對中國的無知、偏見和傲慢。」

全部脫貧了?

習近平還在賀詞中說,「歷經8年,現行標準下近1億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832個貧困縣全部摘帽。」中國正「朝著共同富裕的目標穩步前行。」

但是,中國的貧困人口真的全部脫貧了嗎?

《紐約時報》12月31日的一篇文章說,他們在沒有政府監視的情況下,走訪了六個甘肅村莊,結元村是其中之一,它證明共產黨在扶貧上付出的高昂成本。這種扶貧方式依賴於大量的、可能無法持續的補貼來創造就業機會和建造條件更好的住房。

當地村幹部到處確定貧困戶,他們向貧困村民發放貸款、補貼甚至家畜,官員們每周都要拜訪居民,檢查他們的脫貧進度。

報道說,在過去五年,北京在扶貧上投入了近4.54萬億元的貸款和補貼,約佔每年經濟產出的1%。它還為農村電力升級投入了約7769億元,並派出七千多名員工參與扶貧項目。

但是,這種運動式的扶貧其實並不能解決傷害窮人的深層問題,包括醫療保健費用,和中國正在形成的社會安全網中的其它漏洞。

此外,文章指扶貧計劃中還存在漏洞,比如對大城市窮人沒甚麼幫助,扶貧的工作人員貪污款項,有些家庭利用和當地官員的關係來獲得不正常的資助,等等。

戰狼外交

在賀詞中呢,習近平還暗指,中共的外交「經歷了一年來的風雨」,說「世界各國人民要攜起手來,風雨同舟」。但實際上,我們看到的是中共要霸凌全世界人民。

大家肯定多多少少對中共的「戰狼外交」有所耳聞了,如果說中共外交經歷了風雨,那它的外交官們在「呼風喚雨」的工作中可謂是功不可沒。我們下面僅舉幾個例子。

2020年1月8日,中共駐瑞典大使桂從友在接受當地媒體採訪時說,瑞典媒體對中國缺乏人權和自由的批評,就像48公斤輕量級拳擊手,想挑釁86公斤的中國重量級拳擊手,讓瑞典少管閒事。他還用「朋友來了有好酒,豺狼來了有獵槍」來評論瑞典和中國的關係,氣得瑞典議會的三個政黨再次提出驅逐這個中共大使。

11月18日,美國、澳洲、加拿大、紐西蘭和英國,也就是五眼聯盟的外長發表聯合聲明,譴責中共當局剝奪香港4名民主派議員的議席。第二天,趙立堅在例行記者會上回應時公開動粗口,稱中共從來不怕事,「不管他們長『五隻眼』還是『十隻眼』,只要膽敢損害中國(中共)的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小心他們的眼睛被戳瞎!」

12月10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面對一家德國媒體指責中共搞「戰狼外交」,竟然公開回懟說,「就做『戰狼』又何妨?」

類似的事件還有不少,中共的戰狼們言語粗鄙,不分是非對錯,一味「出擊」,在全球真的是得罪了不少國家。也難怪去年中共的「經歷了一年來的風雨」。

好的,我們今天就先說到這裏,如果您喜歡我們的節目,歡迎點贊訂閱,感謝收看,我們明天,不見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