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現在我們正在經歷的這場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已經幾乎是貫穿2020年,一直沒有消散,只是夏季的時候,稍微有一些減弱,但始終在持續。回顧人類歷史,任何一場大型瘟疫,轉弱之後如果再次轉強,那都是相當危險的。中世紀的歐洲黑死病,20世紀初的西班牙流感,都是如此。

【疫情轉強跡象 面對中共造假宣傳 容易忽略的兩點細節】

2020年年初疫情嚴重的時候,那個景象大家還歷歷在目,現在秋冬時節已到,疫情又有轉強的趨勢。只希望大家提前做好防護,適當儲備一些糧食和生活日用品、口罩啊,這些東西。我們誰都不希望疫情再嚴重,但是我們也必須提前做一些戒備。

大家都很清楚,中共經常做一些假數據報道出來,大家都知道它假,但是假到甚麼程度,我們大家可能不是每個人都特別清楚。

我們還舉六四的例子。1989年六四的北京城,大家全都有一個共識,就是當時在天安門地區確實有人死亡。6月6日,中共國務院發言人喬木說,初步統計,包括士兵、大學生、所謂「非法分子」以及誤殺的群眾在內,有300人死亡,另外還提到有5,000中共軍人受傷,違法暴徒和群眾在內的平民,有2,000人受傷,這是中共自己公佈的數字。但是根據解密文件和內部人士的爆料,他們公佈的人數,可能只是實際死亡人數的零頭。

根據白宮2014年的解密文件,1989年天安門約有10,454人死亡,這個數字是當年戒嚴部隊人士送出來的中南海內部文件顯示的。2017年,英國國家檔案館的解密文件顯示,天安門事件造成至少一萬名平民死亡,是一名中共國務院官員透露的。這個數字與美國白宮公佈的,就已經很接近了。

中共官方公佈死亡300人,美國、英國各公佈有10,000人。而類似的,虛假與真實數字的懸殊比例,在中國大陸的例子比比皆是。我專門做幾期節目,都講不完。小到每一次的工程事故,大到各類人口統計、各類非正常死亡人數的統計,包括那些被迫害的群體,遭遇活摘器官的真實人數,也包括2020年年初在中國大陸因為疫情死亡的人數。其官方公佈的,可能都只是零頭而已,甚至有的數據根本不說,提都不提。

大家也知道,中國1959到1961年間發生的大饑荒,中共至今還在名詞上做手腳,叫「三年困難時期」,或者「三年自然災害」,實際上就是人民公社、大躍進等政策問題造成的大饑荒。1962年,劉少奇公開在中共七千人大會上,說大饑荒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後來劉少奇在黨內被整死了,死得很慘。而他說的「三分天災」,可能都有水份,因為有專家發現啊,那三年,中國大陸根本是風調雨順,沒有甚麼大型災害,一些小型災害,可能不同地區每年都會發生一些,根本不能成為大饑荒的理據。那這三年中國餓死多少人?

中共黨史說1,000萬,但實際上原四川省政協主席廖伯康說,僅四川就死了1,000萬。直到1996年,曾任趙紫陽的幕僚,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所所長陳一諮表示,根據中共黨內文件的秘密報告,大饑荒死亡4,300萬到4,600萬;而另外一份僅給中共中央內部看的數據則顯示,死亡人數達到四五千萬,這一數據,在《餓鬼:毛時代大饑荒揭秘》一書中的第272頁也提到了,書中說餓死四五千萬人這個數字,天安門六四前得到過趙紫陽等中共高層的確認。

我剛才說這些,大家可能會覺得在回顧歷史,可能跟今天我們要說的內容關係不大。其實關係很大,我是想讓大家清楚兩件事。

第一,中共的假新聞、假數據,大家都知道它可能造假,小粉紅可能都不敢否認,但是假到甚麼程度,這個謊它敢撒到多大?作為有底線的正常人,可能是難以想像的,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我們剛才說的大饑荒的例子,如果作為政府來講,不去統計和公佈正確的數字,普通老百姓是無法知道和體會的。假如說,我們生活在只是一個方圓不過十里,家庭不過百戶的小山村,那麼這個村長很難造假,因為誰家發生甚麼事,可能馬上傳遍,他比你村長知道得都快。可是,中國太大了,光省級行政單位就有幾十個,人數十幾億,每天的正常死亡人數,數字都不小。

如果發生任何事件,死了很多人。那麼玩謊言造假宣傳將近上百年的中共政權,通過層層加工和掩蓋,威脅知情人,以及社會上已經形成的人人不敢講真話的紅色恐怖氛圍,想把真實數字掩蓋,其實並不是一件難事。

大饑荒死了幾千萬,涉及到中國無數家庭,雖然,過去幾十年,但其實離我們並不遠,中國年輕人的爺爺奶奶,甚至爸爸媽媽都趕上了,但是作為老百姓你有感覺嗎?其實你也沒甚麼感覺,我今天說出來,對一些人來說,可能只是一個數字而已。

我說這麼多,就是想說,中國這場瘟疫,中共政府也掩蓋了巨大的遇難者人數,2020年年初,在武漢,在各地,死了很多人,但事情一過,很多人也是,沒甚麼感覺了,中央電視台宣傳說政府多麼了不起,有的人就相信,但實際上,那個真實情況,根本不報道。就像北韓金正恩,在過去這個周末,慶祝北韓勞動黨成立75週年,他們也是共產政權,金正恩可以堂而皇之宣佈,北韓至今沒有人感染病毒,雖然多方消息顯示,北韓的疫情一度相當嚴重,那你信不信金正恩說的呢?說北韓這是舉一個旁例,我還是在講中共。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個月還說,中國是全世界受疫情影響死亡人數最多、損失最嚴重的國家。美國的情報部門可是很厲害的,他們要想查甚麼,那可以掌握很多信息,美國總統在他那樣一個位置上,這話可不是隨隨便便講出來。所以一些人不要以為,你看,我們中國多好啊,十一放假還能到各省去旅遊。

我說你不要高興得太早,就算有事,那也是出了事後,你自己才知道,當局對死亡人數進行掩蓋這只是其中之一,對疫情本身,其實一直也是遮遮掩掩。生活在大陸,命是自己的,出門要注意安全。越不相信政府,你越安全!這是在中共治下生活的殘酷現實。

【青島爆疫情 6人確診排查950萬人 447萬遊客過境】

山東青島,是中國知名的旅遊城市之一。中共每年10月1日,都要慶祝建立政權週年,會全國放幾天假,在大陸被稱為「十一假期」。2020年的十一,受疫情影響,還是有部份中國人不敢隨便外出旅遊,但是也有很多人,覺得沒甚麼事,就出來到處走。結果有447萬遊客,去了山東青島,其中濟南、濰坊、煙台這三個山東城市,去青島是最多的,外省去青島旅遊人數最多的城市,是山西太原。

結果,十一假期剛結束不久。10月10日,青島就公佈了3宗無症感染者,都與當地青島胸科醫院有關,其中一人是住院患者,另兩人是夫婦,屬於患者的陪護人員。隨後,377名與這三個人密切接觸的人受到排查,有9人排查後結果顯示陽性。分別是8名胸科醫院住院患者以及陪護人員,還有1人是無症患者的家屬。這9個人後來有4個人確診,其他5人屬於無症。而10日的3名無症患者,2人轉為確診。所以,截至10月11日,按照大陸官方的說法,青島市有6名確診患者,6名無症感染者。

11日當天,青島市就啟動了全市核酸檢測,一項比較新的數據是說,要針對950萬人進行排查,預計5天內完成。

有消息說,青島第三人民醫院已經不對外接診,留著用於防備疫情。

有的與疫情相關的小區,也出現封路的情況,比如青島「康居公寓」。

【青島疫情波及半個中國 當地取消新聞會 全國多地通報病例】

由於十一期間各地遊客去青島旅遊等原因,青島疫情燃起後,大陸多個地方也緊張起來。山東的濟南、煙台、菏澤,遼寧的大連、丹東,河南的鄭州、湖北全省、江西的贛州,湖南的長沙、湘潭、岳陽等至少20個省或市,紛紛下發通知,要麼警告大家近期不要去青島,要麼要求近期跟青島或來自青島的人,有過密切接觸的人員,儘快上報自己的情況。這個範圍,其實至少波及了半個中國。

其中,山東濟南和煙台的通知,將上報日期一直提前到9月23日,比遼寧大連疾控中心的通知,時間還要提前4天。這說明,青島很可能最早在9月23日,就出現了病毒疫情的相關跡象,這個時間,正好是十一假期之前的一個禮拜。

因此,有網友質疑,山東省內排查日期從9月23日就開始算,可能十一之前就知道有病例,但是為了保證旅遊收入,一直隱瞞到假期結束。這是網友的質疑。當然有的朋友可能會說,這一時間,也可能是根據感染者的潛伏期倒推出來的。

不過10月12日,青島市又發生一件引起爭議的事件。就是當天原天原定的新聞發佈會被取消,官方給的理由是,因為當前大規模排查範圍廣,考慮到篩查中一些數據不準確可能導致失實,所以取消當天的新聞發佈會,這是對社會負責。喲,這中共甚麼時候開始注意起消息的真實性呢?很多人在議論,覺得青島市取消疫情新聞會,怕數據失實是假,情勢不容樂觀,還沒有「製造」出新的數據和藉口是真。

除了山東青島,10月12日中共衛健委,又通報了大陸新增的一共21例確診,包括上海有5例、遼寧4例、廣東3例、河北和山西各2例等。

根據中共的官方數據,十一假期,中國各省市共接待國內遊客6.18億人次,佔全國總人口的45%,旅遊收入達到四千多億元。這個數據還報說,在中國很多城市的酒吧、餐廳,再次出新人滿為患的景象。真不知道,這是不是一件真的值得慶祝的事情。

【張文宏和世衛專家反對繼續封鎖防疫 稱帶來不良結局】

目前,大陸的醫學專家張文宏,提出一個觀點,就是不贊成封鎖防疫。他表示,世界經受病毒大流行9個月了,經過9個月的全球性關閉與部份停擺,也只是換來目前的局面,長期的停擺,必定會帶來衛生健康和經濟政治等方面的「不良結局」,繼續封鎖會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全球必須接受病毒大流行的現實,要提供最低成本的群體免疫,作為最優選項,其中,要劃定重點保護人群,並降低群體免疫閾值,是不得不接受的選項。以上這是張文宏的觀點。但是此前也有研究表明,當前這種病毒,已經有感染後痊癒的人,又出現復發或再感染,「群體免疫」的想法,也不排除會有一定風險。

有趣的是,10月8日,英國媒體《旁觀者》公佈了對世界衛生組織的Covid-19病毒,也稱為「中共病毒」的特使David Nabarro的專訪,這名世界衛生組織的專家,也提出了反對封鎖防疫的觀點,他向全球領導人呼籲,停止使用封鎖作為主要控制辦法,封鎖只有一個後果,就是窮人更窮,兒童營養不良的人,也會因此更多。

目前,各國在想一個辦法,就是開發疫苗。中美兩國政府,都各自宣佈,目前有相應疫苗的一些成果。

【你打疫苗政府報銷?中共以「太貴」拒絕 美國將推免費疫苗】

在中國大陸,一名人大代表提議,把接種病毒疫苗作為醫保項目全額報銷,結果中共國家醫療保障局說,以中國接種疫苗人太多,花費總額過高,沒能力支付為由拒絕。

而早在2020年9月份,美國政府已經提出一項全面計劃,希望為所有美國人免費提供病毒疫苗,計劃是2020年晚些時候開始施行。

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近日的演說中表示,美國在2020年年底前會有疫苗推出。

10月10日,美國白宮醫生康利發表聲明,總統特朗普已經符合了美國疾控的出院標準,療程全部結束,並說特朗普身上已經不再攜帶病毒,也不會傳播病毒,也具有了免疫力。

特朗普也在當天發推特說,自己已經對中共病毒免疫,不會再得病,也不會傳染。雖然這確實如白宮醫生所言,但是這條推文仍被推特打上了違反規定的標籤,稱這篇推文違反了推特規矩,傳播誤導性資訊,但是出於公眾利益,推特保持其顯示。

推特對特朗普推文進行刪貼或貼標籤的行動已經不是第一次,特朗普也曾對此大動肝火。在特朗普支持者的視點來看,這屬於美國左派的有意的敵對行為,而推特早已因為它對美國保守派和一些反共人士的言論進行不同程度限制,而受到非議。

目前,距離美國大選只有差不多三周的時間,美國左右兩派的任何一個小動作,都十分引人注目。

【白宮籲恢復二辯 大法官巴蕾特提名10月15日第一次投票】

上周,總統辯論委員會取消了原定10月15日的第二場總統電視辯論。但是白宮再次發聲爭取,恢復第二場總統辯論,因為白宮的理由是,總統特朗普已經康復,不存在因病毒傳播為理由的風險。

特朗普是希望在大選前,在電視辯論中亮相的。因為前兩場辯論,包括其中的一場副總統辯論,他和副總統彭斯,都被認為是佔了上風。更多的辯論,也許會增加他們在大選中獲勝的把握。但截至發稿,辯論委員會還沒有說要恢復這場辯論。

而在前兩場電視辯論中,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是辯論的核心議題之一。10月12日,特朗普提名的新大法官巴蕾特首詞出現在參議院司法委員會的提名聽證會上,接受兩黨議員質詢。在10月12日的聽證上,巴蕾特表示,自己會嚴格依據美國憲法的原文進行工作,堅持公平,並且提出最高法院不應該「制定政策」。言外之意,其實是說最高法院的判決,不應該對白宮的具體政策,干預過多。

在司法委員會內舉行的參議院對巴蕾特的第一場投票,定在10月15日進行,通過後,巴蕾特將接受參議院全體表決,她有很大機率獲得表決通過,隨後就可以進駐最高法院了。

在美國大選前的緊張之時,中共官場也不輕鬆。

【五中全會前 官媒高調批任志強 董宏老王老李都入習「法眼」?】

10月11日,《北京日報》的客戶端,打破沉默,高調公佈對任志強的判罪以及判刑細節。稱任之前在華遠集團「一人獨大」,在一把手位置上坐了近20年,利用職務便利貪污、受賄、挪用公款、濫用職權等,涉案總金額超過2.2億元。但事實上,已經有不少人指出,任志強退休前接受了當局的審計,審計結果合格。現在又說任志強是巨貪,是自我打臉的行為。

但是公眾普遍不把當局所指的任志強經濟問題作為他攤上大事的重點,重點是任志強不滿習近平當局並發聲諷刺的「政治問題」。

中共喉舌、大五毛胡錫進10月12日也發微博公開評論任志強案,除了提到經濟問題外,還說任志強從事「政治對抗」,並且說要想玩政治對抗,「就需要自己有能夠支援這種對抗的真實的道德操守」。此言一出,被認為實際上是點到了任志強被判刑的真實原因,根本在於「政治」二字。也不知道胡編是高級黑還是知道太多說漏了嘴。反正他的這篇博文,已經被微博關閉了評論功能,禁止評論,網友無法發表意見。

大家記得,我們前段時間還報道過,有關任志強,中共當局嚴控言論,百度搜索根本就很難搜到任志強被判刑的消息。但是如今,中共當局突然高調批判任志強,公開他的所謂犯案細節,這是為甚麼呢?我們接下去說。

最近還有一個消息,就是曾經長期跟隨王岐山的中央巡視組前副部級巡視專員董宏,也傳出落馬。10月12日,中共的中紀委網站公佈,董宏因為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在接受調查。這個消息到底有多重要,後來有了答案。

推特網友韓連潮10月8日轉發了一則消息,顯示董宏在中共官場的份量超過三個孫力軍,他是中紀委北京幫的大哥,雖然是副部,但是比正部更重要的人物,其政治資源,橫跨中共的老中壯三代,與江派薄熙來家庭關係密切,還說董宏的小弟都包括甘肅省委書記林鐸這種實權派。認為抓董宏,是一件中共黨內的大事。

也有消息說,董宏落馬比抓任志強份量更大,民間不怎麼關注,是因為對董宏背景不夠了解。

綜上所述,任志強是紅二代,董宏是目前中共官場裏的重要人物,很可能和江派有關。這兩件事說明,習在10月下旬的五中全會前,很可能在醞釀大動作,敲山震虎,一方面是對反對他的紅二代群體,進行震懾,另一方面,則是對董宏為代表的一些中共高層的「問題人士」,進行打擊。

因為董宏跟王岐山有過交集,所以有人認為抓董宏是衝著王岐山,至少,董宏在內部調查中,如果釋放出一些對王岐山不利的資訊,這也是中共內部權鬥的重要砝碼。之前蔡霞就說過一個觀點,習近平對王岐山的態度比較複雜,既用他,也在防著他。

另外,大家可能還記得這樣一個消息,10月7日,中共總理李克強被上海浦東新區的56名失地農民,告上了北京市中級法院,要求李克強作出賠償。大家知道,通常想告中共高官,可能沒等你的訴狀交上去,你這個人就已經有麻煩了。但是這麼多人告李克強,卻可以成功把案子上告到北京中級法院,被人們認為背景不單純。所有這一切,都在可能涉及習近平連任問題的19屆5中全會前集中出現,很容易令人聯想到中共內部的權鬥。

【習近平南巡深圳「左轉彎」挨批 廣東「護駕」如臨大敵】

而習近平本人,將出席10月15日在深圳舉辦的,慶祝深圳特區成立40週年的儀式。廣東的潮州、深圳等地,為習的到來進行嚴密準備,當地如臨大敵。

深圳地標蓮花山已經封閉,洲際酒店在10日到14日期間,停止對外營業。

廣東多地下達禁飛令,禁止在深圳等城市使用無人機,禁令時間是10月11日到17日。

習近平抵達廣東,在去深圳前,第一站先到潮州,時間是10月2日,當地人上傳圖像顯示,潮州的馬路上空空盪盪,已經被淨空,顯然是為了迎接「大人物」的到來所做的治安準備。

而習近平則在嚴密保安措施下,在潮州街頭與「群眾」見面,但是網友普遍認為,這些「群眾」,其實也都是臨時演員。

這一次習近平廣東南巡,外界預計,習近平是為了自行矛盾的「雙循環」中的「外循環」,就是堅持開放,但很可能以此契機,進一步抬高深圳在粵港澳大灣區的地位,貶抑香港和澳門。此舉與中共黨內一些自由派的觀點,也是牴觸的。

早在9月21日,年事已經82歲的前深圳市委書記厲有為發文質問習當局,「路在何方?」在文中一連問了十三次。

文中他警告說,在中美對抗下,中美關係陷入四十多年來最低谷,歐盟和東盟都加入美國對抗中共,中共陷入全球圍剿。

厲有為說,美國期待中共在外部壓力下犯錯垮台,但是在強大外部壓力下,最容易犯的就是「左傾」的錯誤,在民心不穩,民企沒有安全感,公私合營輿論再起的情況下,左的錯誤對中國發展危害最大。

但是當前,中共是內政外交全部左轉。厲有為重點強調了,要保護民營經濟,暗示習近平糾正左轉錯誤。而具有江派背景的《南華早報》採訪專家分析說,厲有為的觀點,代表了黨內其他一部份人的想法。

習近平南巡,與鄧小平當年的南巡相比,不僅內容差異很大,連儀式上都差異很大,習人還沒受到深圳的紅毯歡迎,先是踩到了黨內的「釘子」。中共內部局勢,並不比外部輕鬆。

好,如果您有爆料信息,可以給我們發郵件,我們的節目電郵是:xwpajq@gmail.com。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在訂閱的時候,不要忘了點擊訂閱按鈕旁的小鈴鐺圖案,在第一時間收到我們新節目上傳的通知。也歡迎您加入我們的會員。這期節目就到這裏,感謝您的收看,下期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