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東時間12月30日晚上8點,橫河老師將現場直播。

聽新聞:

(聽更多新聞請至「聽紀元」平台)

焦點話題:2020年以李文亮吹哨始,以張展被判刑止,兩事件異同及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的象徵意義。疫情是否改變了美國大選結果從而也改變了世界?面對中國多地再次封城和全球新病毒株出現,除了病毒,人類還能指望甚麼?

2020年過去了,這是我橫河觀點頻道今年最後一個節目,先預祝大家新年好。

2020年一年,從一開始就有跡象表明這會是非常不尋常的一年,這可以從此前兩年的中美貿易戰和香港反送中抗爭看到一些端倪,但沒有人會想到這樣的驚濤駭浪。

疫情,2019年今天,李文亮醫生在微信上提醒同行醫生說是出現了SARS病例,要注意防護和安全,成為中共病毒肆虐全球的第一個警告。一年以後的12月28日,上海公民記者張展因為向公眾和世界披露武漢肺炎真相而被判刑4年。

李文亮作為吹哨人是無意識的,而張展的揭露真相是有意識的,這是一大進步。在這期間,還有一些同樣值得關注的人,如「老子到處說」的艾芬、同樣是公民記者的陳實秋、李澤華和方斌,這裏我特別想強調一下方斌,方斌是公民記者中唯一一個被中共當局帶走後仍然下落不明的,也是公民記者中唯一一個直指中共邪惡本質是此次武漢疫情的根本原因的。我們在回憶李文亮和支持張展的同時,特別不能忘記方斌和他指出的疫情實質。

中共當局訓誡李文亮,還可以說成是武漢地方當局為維穩而採取的條件反射性反應,但一年後判刑張展,是在全球追責,中共甩鍋,疫情全球性惡化開始之際,徹頭徹尾是蓄意行動。

李文亮事件,標誌一個人類從未經歷過的流行性瘟疫的開始,而張展事件則標誌著疫情很可能到了一個轉折點。

這幾天英國、南非、中國大陸,現在美國等地都發現了新的更具傳染性的突變病毒株,中國大陸多個城市再次封城。這個當口上判張展,是為了封殺疫情信息傳播嗎?如果是,那真不是好消息,如果不是疫情非常嚴重,還會是甚麼理由呢?想到以前看到一篇文章,說看到瘟神離開中國到其它國家去,說我還會回來的。

講到疫情轉折點,就要講講這次疫情的不尋常之處。首先,是沒有明顯的高峰和低谷,雖然早期在武漢和湖北疫情相當凶險,但擴散到全世界後,在第一波高峰過去後,就一直維持在一個水平,直到這次的所謂突變株出現。拖的時間很長。

比較一下100年前的西班牙流感, 雖說是持續三年,就是從1918到1920,但從1918年春天開始的第一波和一般的流感沒有太大的不同,但真正的死亡率高的是1918年秋季開始的第二波,兩波直接有明顯的低谷,而且不是人為治療或預防措施造成的。由於第三波要小很多,可以看到真正的危害可以侷限在一年之內。

而這次中共病毒,一年過去了,對於疫情的走向似乎沒有人有預測,跟不要說告一段落了。人們還在滿懷希望的等著疫苗呢。前景不明是一大特點。

第二個特點就是對全球政治經濟衝擊力巨大。在我的印象中,人類進入現代社會後,還沒有世界性的封閉國界和經濟的先例,即使是兩次世界大戰,不直接參戰的國家經濟都沒有停頓,直接參戰的但戰爭不在本土打的,如美國、加拿大、澳洲等,日常經濟還是繼續,而1918大流感也沒有聽說過封城的。局部的封鎖只發生在邊遠地區,而不是人口密集的大城市。

誰能想像紐約被封城,商店關門大半年?發達國家服務業所佔比例很大,而這次對服務業和一般中小企業的打擊力特別大。

對醫學科學研究倫理的衝擊和反思。雖然還沒有提到議事日程上,很多人保持了對疫情起源的懷疑態度,以及醫學科學研究對人類形成威脅的功能增強性實驗。

謝謝支持,歡迎您收看訂閱並請幫助轉發我的頻道: https://www.youtube.com/c/橫河觀點